第四百二十九章 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随即按下接听键,将手机放到耳边,挤出笑容,说道:“是林哥啊,吃过晚饭没有?”

    “吃过了。杨羽,我有事情要和你谈,你能出来不?”

    “现在?”

    杨羽感到有些诧异,林哥客套话也不扯,就要自己出去谈事情,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名堂。

    “恩,我在富春来酒楼等你。”

    杨羽知道这富春来酒楼就在去矿一中和卫校的岔路口,在鞍山区域内,在自己势力范围内,也不怕他搞什么名堂,当下答应道:“好,我马上到。”挂断电话对苗姐道:“苗姐,林哥找我有事,我出去一趟。”

    苗姐迟疑道:“林哥?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杨羽道:“地点是在富春来酒楼,是我看的场子,应该没什么事。”

    苗姐还是不放心,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最好还是叫几个人和你过去比较好。要不我和你去?”

    苗姐以前是混社会的,对于打打杀杀的事情也不怎么害怕。

    杨羽心想苗姐的话也有道理,当下笑道:“不用,我打电话让任南过来一趟,你早点休息吧,晚上不用等我。”

    苗姐道:“你出去会林哥,我睡不着,我看电视等你,你赶紧回来。”

    杨羽看了看苗姐,点头道:“恩,我尽量。”转身上楼换了一件体恤,一条牛仔裤,蹬着一双运动鞋便转下楼来,与苗姐打了声招呼,出了屋步行前往鸿发烙锅店开车。

    出屋后就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任南的电话,说道:“阿南,我要到富春来酒楼办点事情,你带几个人过来和我会合。”

    “羽哥,现在吗?”

    “对,就是现在,你快点过来,能叫多少人是多少人。”

    “恩,那要不要带家伙。”

    杨羽想了想,说道:“为了以防万一,都带上家伙来。”

    “恩,我马上叫人,先挂了。”

    杨羽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这时杨羽已经到了下面马路上,他将手机揣进裤包中,往前看去,只见前方的小吃街上灯光昏暗,街上行人很少,周围却黑暗沉沉的,莫名地有一种诡异的气息。

    出于混社会以来,长期形成的对危险的警惕心,杨羽本能地提高警惕,暗想:“莫非今天晚上真的有事发生?”

    可又觉得不像,据张大炳说,徐华要张大炳去伏击林哥,林哥却又突然打电话给自己,约自己出来谈事情,这是怎么一回事?张大炳到底伏击了林哥没有?

    想到这儿,已经到了鸿发烙锅店外面,当下走进烙锅店,向鸿发打了声招呼,径直去把车子开了出来,随即又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张大炳。

    “嘟……嘟……嘟……”

    电话叫了足足二十五秒,终于通了,张大炳低沉的声音传来:“喂,羽哥,我这儿接电话很不方便,请问有什么事?”

    杨羽感觉很奇怪,他接电话不方便,那他现在在哪儿?当下问道:“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问问,你刚才说要去伏击林哥,现在怎么样了?”

    “我还在他夜总会对面等呢,没见到林哥的人。”

    “你还在林哥夜总会对面?”

    “是啊,怎么了?”

    杨羽本想说林哥现在在富春来酒楼,让他不用等了,又想自己还没见过,林哥到底和自己谈什么事情也不清楚,而且张大炳也并不是自己人,也不用管他是不是白等,当下说道:“没,没什么!我只是问一下你那边的情况。”

    “奇了怪了,林哥怎么还没有到夜总会来?”

    “你再等等,说不定他就来了。好,就这样吧,一有消息打电话给我。”

    杨羽说完挂断电话,暗暗皱起眉头来,林哥忽然和徐华突然闹翻,张大炳受徐华所托,去砍林哥,林哥却又跑来找自己谈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思索间,速度丝毫不慢,车子飞快地在马路上飞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富春来酒楼外面。

    将车一停住,就见任南带着五个人从前面停放在桥上的摩托车上跳下来,跟着往这边走来,当下打开车门,走下车,往任南等人走了过去,说道:“你们到了多久了?”

    任南道:“我们刚刚到,羽哥要办什么事情?”

    杨羽回头望向富春来酒楼,说道:“林哥约了我在这儿谈事情,你们陪我进去一趟。东西都带了没有?”

    任南等人纷纷扯开外衣,露出里面家伙的刀柄给杨羽看,说道:“都带好了。”

    杨羽点了点头,道:“跟我进去吧。”带着任南等六人往富春来酒楼走去。

    这富春来酒楼现在也是杨羽的人在负责看场子,他们一走进富春来酒楼,看场子的几个小弟看到一行人走进来,忙迎上来打招呼道:“羽哥,南哥。”

    杨羽点了点头,看向酒楼大厅,说道:“林哥在哪儿?我约了林哥吃饭。”说话间,只见酒楼一楼大厅中只有三桌有客人,都是一家人的样子,不像是林哥的人。

    那几个看场小弟的领头人道:“林哥在二楼,羽哥,我带你们上去。”

    杨羽说了一声好。

    那小弟便在前面引路,引杨羽到了二楼,在一间包房外面敲了敲门,向里面大声喊道:“林哥,羽哥来了。”

    “快请他进来!”

    里面传来林哥的声音,跟着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杨羽推开门,就见林哥快步迎来,当下笑道:“林哥,我来了,没让你久等吧。”

    林哥看了看杨羽身后,笑道:“没,没有等多久!我也刚刚到,快过来坐!”说完亲热地拉起杨羽就往回走,将杨羽安排在他自己旁边的座位上,随即抬头对任南等人道:“几个兄弟自己找位置坐,恕林哥不能一一招待你们了。”

    任南等人微笑道:“林哥太客气了。”各自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林哥随即拿起桌上的一瓶茅台酒,倒了两小杯,递了一杯给杨羽,说道:“来,杨羽咱们两兄弟先干一杯。”

    杨羽看了看桌上的茅台酒,暗道:“他今天到舍得下本钱,连茅台都舍得叫了。”面上淡淡一笑,接过酒杯与林哥碰了一下,将酒喝了。

    林哥放下酒杯,又对任南等人道:“几位小兄弟自己随意,我就不一一找了。”

    任南等人又客气地应付了几句。

    杨羽看向林哥,说道:“林哥,你叫我来说有事情要谈,到底是什么事情?”

    杨羽的话一说完,林哥就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一下杨羽的肩膀,说道:“兄弟,是林哥对不起你。”

    杨羽看他这么惺惺作态,心中暗叫:“不好,这老小子又要装腔作势,多半是看还款期限将近,又要拖延时间了。”面上不露声色,笑着说道:“林哥,千万别这么说,我可承受不起。”

    林哥道:“杨羽,林哥现在是悔不当初,好后悔当初赢得钱,没有将你的钱先还了,以至于弄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杨羽心中更加肯定,他是要拖延借款的事情,恨得只想生啖其肉喝其血,面上依旧是一副平淡的表情说道:“林哥为什么这么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林哥哎地叹了一声,说道:“别提了,都怪我利欲熏心,只想着将所有钱拿去炒股,狠狠赚一大笔,哪知道股市无情,今天股市动荡,我买的那支股票一下子跌到了谷底,我现在是倾家荡产,身无分文了!”

    杨羽听他竟然说他身无分文,想起他之前口口声声保证一定准时唤还钱的承诺,一股火直冲头顶,差点当场爆发出来。

    他心底长呼一口气,极力强忍,就在这时,又听林哥唉声叹气地道:“人家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果然不错,我今天的股票才跌了下去,徐公子就找上门来,让我抓紧时间把承诺的钱全部凑到位,否则就要一拍两散,我们当场大吵了一架,最后不欢而散。我还听说,徐公子找了新和社的人准备砍我,人现在就在我的夜总会对面。杨羽,你可要再救林哥一次啊!”

    杨羽听到他最后一句,眼睛忍不住瞪圆了开来,人可以无耻,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他还来跟自己借钱?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