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又一个岔路口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任南等人提着刀随后跟了上来,在杨羽身旁看着前方地面上的林哥,说道:“羽哥,他怎么样?会不会死了?”

    话音未落,那辆轿车车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跳下车来,随即慌里慌张地跑到车前,弯腰去查看林哥的伤势,一边问道:“你……你怎么样?”

    杨羽看到这一幕,说道:“你们在这儿看着,我上去看看。”说完就要往林哥走去。

    忽然,那开车的眼镜男子惨叫一声,仰面就倒,眼镜滚落在地面上,林哥一个翻身爬起来,一脚将眼镜踏碎,就往车子跑去。

    杨羽没料到林哥突然爬起来,登时一慌,随即反应过来,急忙刀指林哥喊道:“别跑!”喊着的时候拔腿往车子冲去。

    林哥对杨羽的喊声丝毫不予理睬,一个箭步冲到车门旁,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杨羽紧跟着冲到车前,刀指车中的林哥,厉喝道:“下车,给老子下车!”

    任南等人随后从侧面冲向车子,打算从侧面打开车门,将林哥拖下车来。

    林哥眼中爆射厉芒,脚下猛踩油门,霎时之间,只听得轰油门的声音疯狂响起,车轮飞转,径直往杨羽冲去。

    任南等人眼见林哥的车子速度非常快,不敢上前,纷纷往边上退开。

    杨羽眼见车子往自己撞来,也慌忙往边上跳开。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林哥开的那辆车子几下颠簸,从那眼镜男子的大腿上碾压过去,眼见那眼镜男子的两条腿是不保了。

    “吱!”

    杨羽只觉车子从身边冲过去之后,又是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传来,当即侧头看向林哥的车子,只见林哥的头探出车窗外,往自己看了一眼,跟着排气管直冒青烟,车子又往自己飞撞而来。

    那车子速度来势极快,只眨眼间就到了近前,杨羽惊觉过来,再往边上跳开。

    “砰!”

    那轿车的尾部撞在边上桥的石墩上,只差没把石墩撞断,冲下河去。

    杨羽眼见林哥的车子在自己侧面,当机立断,急忙抢上前,跳上车头,一刀就对着驾驶位的林哥插下去,口中厉喝道:“给老子下车……”

    “唔……”

    嗡鸣声响起,汽车梦往前冲,杨羽一个立足不稳,失去重心栽倒。

    “砰!”

    杨羽栽倒在车头上,只感到眼前景象翻滚,已是顺着车子的挡风玻璃,滚上车顶,又滚落下车去。

    “扑通!”

    杨羽只感到背心传来一阵剧痛,跟着眼前景象又是几个翻滚,已是往后滚了出去。

    杨羽落地之后,林哥驾驶车子没有再往后撞,而是往前冲了出去。

    任南等人赶上前来,喘着粗气伸手拉起杨羽,说道:“羽哥,他跑了,咱们要不要再追上去?”

    杨羽看了看林哥车子的逃逸的方向,只见他的车子正飞快地消失在前方街道弯道处,眼见是追不上了,便拍了拍身上灰尘,说道:“他走远了,咱们追不上了,算了。”说完又扫视了四周,林哥带来的几个小弟的情形,却见周围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有林哥小弟的影子?

    当下指了指藏车的那个胡同,说道:“咱们回去吧。”往藏车子的那个胡同走去。

    “哎哟,哎哟!”

    走不了几步,就听几声惨哼声传来,杨羽循声望去,只见那眼镜男子揉着自己的大腿在那惨哼,表情十分痛苦,当下又吩咐任南帮那个眼镜男子打电话叫救护车。

    任南一边跟杨羽往那个胡同走,一边帮那眼镜男子打电话叫救护车,到胡同外面的时候,电话已打完了。他挂断电话,想起刚才差点就抓到林哥,恨恨地道:“羽哥,刚才只差一点就抓到林哥了,真是可惜。”

    杨羽走进胡同,摘下口罩,哼了一声,说道:“这次算他走远,下次他就没那么好运了。”

    任南道:“其实我们刚才应该多叫几个人来,从四面堵截他,保证他插翅难飞。”

    杨羽摇了摇头,眉头随即皱了起来,似乎有什么很棘手的事情。跟着又点着一支烟,慢慢地抽着,愁眉不展。

    任南看杨羽的表情很奇怪,忙问道:“羽哥,怎么了?”

    杨羽抬眼看了一眼任南,正要说话,滴滴滴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当下掏出手机查看来电显示,在见到来电显示之后,眼中立时闪现惊诧的光芒,原来打电话来的竟然是张大炳。

    任南见到杨羽看到来电显示的表情更是好奇,急声问道:“羽哥,谁打来的的电话?”

    杨羽当即说道:“张大炳打来的,可能他脱险了。”说完之后按下接听键,将电话放到耳边。

    “喂,大炳啊,我是杨羽,你刚才电话怎么打不通?”

    “别提了,我今天被人卖了!”

    张大炳气愤的声音就传来,杨羽听他的话没头没脑,当即说道:“你先别生气,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刚刚在林哥的夜总会对面监视林哥,藏得很隐秘,在二楼的一套房间里,并安排了人在楼梯口放风,哪知道突然来了一帮人,将我那放风的小弟放倒,然后直接冲到我们在的房间里来抓人。羽哥,你说奇怪不奇怪?刚才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带人往外突围。”

    杨羽听到张大炳的话,登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原来刚才只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一打不通张大炳的电话,联想到林哥的吩咐,就以为林哥发现了张大炳的身份,派了大脑壳去砍张大炳,张大炳这枚棋子要弃掉了。

    但据现在看来,张大炳能在林哥的地盘,还是在大脑壳亲自带队包围的情况下逃掉,显然是林哥的人放了水,这也只是为了使这一场戏演得更加逼真一点,而制造的烟雾弹。

    现在张大炳是没事,但杨羽自己就惨了。

    刚才林哥逃走后,杨羽就已经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任南在刚才的行动中曾经叫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林哥逃走了,等待自己的要么是林哥的疯狂报复,要么就是社团的处罚,这两种无论哪一种都非常糟糕。

    “羽哥,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

    张大炳的声音又传来,杨羽从思虑中回过神来,说道:“我在听你说,你是说你今晚过来搞林哥根本就是他们故意安排的一个幌子?”

    “应该是这样,否则那些人怎么一上来直冲我们的房间?而且,今天晚上的突围很诡异,他们明明人数多过我们好几倍,可是偏偏又让我们成功突围。”

    杨羽道:“恩,我知道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羽哥再见!”

    杨羽挂断电话,只感到形势前所未有的严峻,现在砍林哥的事情穿帮了,就算能干得过林哥,社团也绝不可能再容得下自己,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本来还想着收集林哥的证据,将他赶下堂主的位置由自己坐上去,岂知一个判断失误,竟然陷入了绝境。

    他抽了一口手中快要燃尽的香烟,随手指了指前方车子,说道:“都别打扰我,让我安静一下。”

    任南等人均觉得诧异无比,杨羽今天太反常了,到底有什么事情?很想问杨羽,但杨羽吩咐过也不好问出口,只走到杨羽身边,安静地等待杨羽下命令。

    这个时候,在杨羽面前的是另外一个岔路口,要么脱离鹞子社,和林哥明刀明枪的硬干,同时也要与整个鹞子社为敌,要么乖乖接受社团的制裁,这结果也非常残酷,这次砍林哥的罪名实在太大,最少也得废掉一只手,再驱逐出帮派。

    “到死胡同了?我到底该怎么办?”

    杨羽看着这阴森的胡同,忍不住升起这样的疑惑,同时又想大声嘶吼,这两条路我都不想选,有没有第三条可以选?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