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舌战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和杰哥走到总堂大门口,正要转进大门去见六哥们,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杰哥回过头说道:“你的电话还没有打完?要不要先接电话?”

    杨羽心想这个时候多半是张大炳打电话过来,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能接电话?当下掏出手机,挂断了电话,笑了笑,说道:“是一个无聊的人打来的骚扰电话,接不接也无所谓。”

    杰哥笑道:“什么人这么大胆,连你的骚扰电话也敢打。”转头跨过门槛,进了堂屋。

    杨羽随即跟着杰哥进了堂屋,一进堂屋就听六哥等人的声音从侧屋传来,知道六哥们在侧屋等自己,当下转身往侧屋走去。

    跨进侧屋,先是打量了一眼屋里的情形,果然不出所料,鹞子社天地风雷火电六堂的堂主都已经到了,林哥坐在正对面的一张椅子上,现在的林哥和刚才在鞍山见到的时候来了一个大变样,左手吊着绷带,脸上有好几条伤痕,有些狼狈。

    “哼!”

    杨羽一走进来,林哥就冷哼了一声,冷冷盯着杨羽,似乎恨不得将杨羽吃了。

    雄哥之前好几次被杨羽弄得没有面子,最乐意看到杨羽吃瘪,今天见到林哥和杨羽闹翻,自然非常高兴,少不了幸灾乐祸,林哥的冷哼声还没有落下,他就拖长了音调大声道:“哟!这不是咱们羽哥吗?今天怎么垂头丧气的,没以前有精神了?”

    杨羽看了雄哥一眼,恨不得一巴掌将他嘴巴给打烂了,让他永远说不出话来。心知这时候不好再和雄哥争吵,径直向六哥、威哥、显哥等人打了招呼,但没有向雄哥和林哥打招呼。

    六哥等杨羽和众人打完招呼,说道:“杨羽,今天晚上叫你过来,是有事要问你。”

    杨羽心中一凛,暗叫来了,面上淡淡一笑,说道:“六哥请问。”

    六哥嗯了一声,看向林哥,说道:“林哥刚才跟我说,你带人去砍他,让我帮他做主,你现在来回答我有没有这件事情?”

    杨羽心知今天晚上任南叫自己的名字,不止是林哥一个人听到,想要抵赖不大可能,当下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

    六哥脸色略沉,打断杨羽的话,说道:“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就好。你知不知道咱们社团的规矩?”

    杨羽咬了咬牙,说道:“知道。”

    六哥又道:“那你又知不知道咱们社团首要强调什么?”

    杨羽道:“团结社团里的兄弟,一致对抗新和社。六哥,我……”

    六哥再次打断杨羽的话,说道:“既然知道你还带人去砍林哥,你们之间有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有什么纠纷和矛盾就不能和平解决?”

    杨羽听六哥越问自己越是被动,暗一鼓气,决定指控林哥,转被动为主动,望着林哥说道:“六哥,我和他虽然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但这个人勾结新和社的人,想要谋夺我的财产,难道我就不该反抗?”

    “胡说!”

    林哥没有吊绷带的右手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跟着手指杨羽,道:“杨羽,你他么的不要含血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和新和社的人勾结?不就是因为那五十万吗?我只不过是不能按时还你钱,又不是不还你,你至于集合小弟来砍我?”

    杨羽冷笑道:“林哥,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是不是心底有鬼?”

    林哥冷笑道:“我心底有什么鬼?你小子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已经跟南门混了,我要跟屯门山的人,还需要等到今天,笑话!”

    杨羽听林哥的话,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出来,说道:“那可说不准,说不定以前没有跟屯门山,只是因为价钱不到位,现在价钱到位了,自然……”

    林哥怒道:“自然什么?你他么的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少他么的信口雌黄!”

    杨羽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人炒股输了钱,没有办法,所以就和新和社的人勾搭上了。”斜睨林哥,说道:“林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林哥脸色一变,随即迅速恢复正常,冷笑一声,说道:“杨羽,你他么说那么多,还不是凭空猜测?这样的话,老子也会啊,我还可以说你和赵万有一腿呢。”

    杨羽听他倒打一耙,反指自己和赵万勾结,怒道:“我怎么可能和赵万有一腿?纯粹胡说八道。”

    林哥冷笑道:“你也知道是胡说八道?你说我和新和社勾结就不是胡说八道?”说到这忽然嘿嘿地冷笑几声,续道:“我明白了,你兜来兜去就是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杨羽,你他么真是狡诈啊,大家都差点被你骗了。”

    杨羽道:“我骗大家什么了?”

    林哥道:“你骗大家什么难道你不清楚?今天本来是请大家来评判你以下犯上,带人砍我的事情,现在竟然扯到我身上了,你小子这本领厉害啊。”

    杨羽心中一凛,随即挺胸说道:“今天难得大家都在,正好把所有的话都放开了说,有什么不对的?”

    林哥正要说话,六哥干咳一声,说道:“你们两个都住口,照你们这样吵下去,就是再吵个三天三夜也未必有结果,还是我来问吧。”说完转头望向杨羽,说道:“杨羽,你说林哥和新和社勾结有没有证据?”

    杨羽刚才没有接张大炳的电话,不能确定张大炳有没有将货给任南,更不能确定栽赃嫁祸的计划是否顺利,当下一怔,随即略一权衡,说道:“我只是猜的。”

    六哥皱眉道:“没有证据?那就是不能肯定了?不能肯定的话可不能随便乱说,知道不?”

    杨羽见六哥这么说,只能附和道:“是,六哥。”

    六哥又转头看向林哥,问道:“你说他和赵万有一腿,又有什么证据?”

    林哥看了杨羽一眼,悻悻然道:“没有,我只是举个例子。六哥,今天晚上是说他砍我的事情,社团如果不能主持公道的话,那我们就只有私下解决了。”

    六哥面上略有不悦之色,林哥的话有些挑战他老大的威严,随即敛去,点头说道:“我正要处理,今天社团里的老大都在现场作见证,保证谁也不会吃亏。”说到这,低头沉吟起来。

    杨羽看六哥的表情,心中非常紧张,生怕六哥再抬头说话的时候,宣布将自己革除鹞子社,并以家法严厉处分自己。

    六哥淡淡道:“你们两个是因为借钱的事情起的纠纷是不是?”

    “是,是因为欠钱的事情。我的股票亏了,今天晚上打电话约他出来,就是想商谈延迟还款的事情,谁知道他表面答应得很好,说可以让我延后几天还款,我也当了真,没有什么防备。谁知道一走出酒楼,就遇到他带人来砍我,还戴口罩、帽子假冒无良的人。哼!要不是我林哥理智,不然早就学某人带人过去砍人了。”

    六哥的话才一说完,林哥就一口气将一大段话说了出来。

    他这段话说得非常狡猾,将他自己说得好像是一个弱者,欠了杨羽的钱还不起,就被杨羽带人砍了,加上其是杨羽老大的身份,虽然没有装可怜的表情,却让人油然升起同情心,是啊,一个老大沦落到向小弟借钱已经很不堪了,还因为无法及时还钱被小弟砍,那是何等的可怜?

    杨羽听到林哥的话,肺都快要气炸了,他说过延迟几天还款?自己答应他了?吗的,这狗日的血口喷人的功夫简直到家了,说得一板一眼,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杨羽,林哥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六哥看向杨羽问道。

    杨羽强压心中怒火,尽量以平和的语气说道:“他纯粹在胡说八道,他今晚找我是谈那笔钱的事情,不过却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延迟几天还我钱,而是硬要拿他ktv的股份抵债。”说到这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张大炳说徐华和吴鸿文关系很好,那么可不可以从林哥和徐华合作的事情来侧面证明林哥和新和社勾结?

    想到这儿,心中一喜,急忙说道:“六哥,还有件事可以证明他和新和社的人勾结。他那ktv是和煤炭工业局局长的儿子徐华合伙开的,据我所知,那个徐华和吴鸿文走得很近,所以……”手往林哥一指,续道:“所以他根本早就和吴鸿文勾结了!”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