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家法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奋斗了这么久才混到如今的地步,若只是被打一顿还能忍,但要是被驱逐出去的话,鞍山话事人的位置也将不保,届时不但保护费不能收,夜总会和马场也要完了,等于断了一切的财路,算是彻底废了,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当下忍不住叫道:“真正该被驱逐出鹞子社的人是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当初故意放消息给老子,骗老子去抓春江路抓张大炳,要不是老子命大,差点就死在那里!”

    “胡说!杨羽,你他么的少在这儿胡说八道,别又想玩转移视线的这套把戏。我要是真的出卖过你一次,你怎么还会借钱给我?分明就是想诬陷我!”林哥跟着叫道。

    杨羽火气爆发,指着林哥道:“我诬陷你,你他么的敢不敢对天发誓,你没出卖过我?别以为老子不知道,ktv根本就是一个陷阱,你和新和社的人处心积虑想要我陷进去,老子要是傻到接收你那个ktv才叫完了。”

    他火气上来,一直隐藏在心底的秘密忍不住抖露了出来。

    林哥听到杨羽的话眼神闪烁,口中叫道:“杨羽,你他么的为了脱罪,什么话说不出来?别把在座的人当成傻子,没人会信你的。”

    “住口!”

    六哥爆喝一声,砰地一声,猛拍桌子站了起来。

    杨羽和林哥慑于六哥龙头老大的身份和威严,均闭了口。

    六哥怒喝道:“你看看你们两个成什么样子?一个鞍山话事人,一个电堂堂主,像疯狗一样吵架,让新和社的人看到会怎么笑话我们?”

    杨羽和林哥都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六哥继续道:“我是老大还是你们是老大?我的处罚你们不服,是不是要出去各自叫人对干?”

    杨羽咬了咬牙,道:“六哥,我服从你的处罚决定。”

    林哥冷哼了一声,别开头去。

    六哥看向林哥,说道:“林哥,你是不是不服?”

    林哥道:“六哥这么大的威严,不敢!”

    六哥也不细细计较林哥的态度,说道:“都服了是吧,那开始执行。”

    马哥和几个六哥直系小弟拿着麻布口袋和几根木棍上来。

    杨羽知道这是鹞子社处置社团内的人的规矩,用麻布口袋将人套住,被打的人就看不到是谁打的他,以后也就无法寻仇。

    他看到麻布口袋,不禁恨得牙齿痒,从加入鹞子社以来,还从来没有被家法处置过,这次算是破处了。

    想象到以后社团里的兄弟对自己指指点点,说自己被处以家法的丑事的情形,杨羽就觉得颜面无光。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现在先忍下来,回头就实施陷害林哥的计划,让他加倍奉还。吗的,不但那五十万要讨回来,就是他林哥堂主的位置,所有的一切都要赔给老子!”

    他心中这么想着,咬了咬牙,说道:“马哥,来吧。”说完闭上双眼,等待马哥的麻布口袋罩下来。

    谁知口罩还没罩下来,反而听马哥的声音道:“杨羽,先把你的手机和物品交给我帮你保管,省得待会儿打烂了。”知道马哥是好意,当下睁开眼,说道:“好。”伸手摸起了身上带的钱包和手机。

    “草!人和人的待遇就是不一样,上次被打的那小子损失了一部手机,冤死了!”雄哥在边上冷嘲热讽道。

    杨羽看了一眼雄哥,却没搭理他,将手机和钱包摸出来,一一交给马哥。

    马哥接过杨羽的钱包和手机后,一挥手,说道:“套上,将口袋口扎好。”

    两个小弟提着麻布口袋从杨羽头顶往下罩下去,杨羽只觉眼前一黑,已是被那两小弟用口袋罩住,跟着听到有人说道:“羽哥,麻烦你坐下去,我们要扎口袋口。”当下依照那小弟的话坐在了地上。

    杨羽坐下后,脚底部位的口袋被人勒紧,空气变得沉闷起来,眼前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想到即将面临的棒责,本能地生出害怕的心理。

    六哥看杨羽被捆住了,一挥手道:“堂主以下的人全部退出去。”

    马哥当下将杨羽的手机和钱包交给六哥。

    六哥接过手机和钱包,点了点头,又向门口努了努嘴,示意马哥出去,手机交给自己就行了。

    马哥、杰哥以及其他小弟纷纷退了出去,并带上了房门。

    雄哥当先走到杨羽边上,拾起一根木棒,大声道:“吗的,别人怕你杨羽记仇,老子不怕,老子等这个机会很久了,杨羽,你他么的好好记住老子!”说完咳地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双手扬起木棒,就往杨羽砸下去。

    “砰!”

    杨羽背上传来一阵剧痛,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我也不怕你杨羽记仇,要报仇可以找我,我是林哥!”

    林哥跟着走过去也拾了一根木棒,走到杨羽边上,盯着麻布口袋看了片刻,狠狠地就是一棒打下去。

    “嗡!”

    杨羽只觉脑内一声巨响,脑袋中了一下,差点当场昏倒过去。

    雄哥大声笑道:“林哥,你下手真狠啊,是想要这小子的命?也算上我!”扬起棒子就要往杨羽头部砸下。

    六哥看二人都挑头部打,五十棒下来,杨羽绝不可能还有命,急忙喝止道:“住手!”

    雄哥和林哥这时都扬起了棒子,听到六哥的话,棒子僵在半空,回头看向六哥。雄哥不满道:“六哥,你又有什么话要说?”

    六哥道:“咱们打棍子只是为了惩戒,你们照脑袋打,不是想要他的命吗?”

    林哥不满道:“这又是哪门子的规矩?从南门到鹞子社,还从来没听说过打棍子还需要限定部位的。六哥你这不是摆明了偏袒他?”

    六哥不好再解释,当下向威哥打了个眼色。

    威哥会意,当下说道:“林哥,他终究是咱们社团里的兄弟,总不能下狠手吧。”

    显哥和鹏哥对杨羽也算有好感,而且六哥发了话,便也表示赞同。

    林哥不爽地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子,这次算你走运!”往手上吐了一口口水,握起木棒往杨羽小腿部位敲下去。

    “喀喇!”

    林哥这下用了全身的力气,处心要把杨羽的腿打断,那木棒虽然约有小碗粗细,但还是被一下子打断了,前面一截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后落下地面。

    “哎哟!”

    杨羽在里面听到外面是自己的两个死敌亲自执行,心知二人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心念一转,便有了一个主意,哎哟地惨叫一声出来。

    他腿上的训练已经很久,双腿的强硬程度虽然比不上苗子,但绝不会比木棒低,所以那木棒虽然粗,并被打断,他的腿却没事,就像平时训练一样。

    但他为了迷惑外面的两个死敌,紧跟着又呻吟道:“我的腿断了,轻点,我的腿断了!”

    林哥不知道杨羽的腿实际上已经练得坚硬无比,区区木棒已经伤不到他,看手中木棒断成两截,心想杨羽的腿多半断了,正中心意,眼中闪现出一丝喜色,跟着将手中半截木棒一扔,又去拾木棒。

    雄哥对杨羽也恨之入骨,听到杨羽的呻吟声,眼中也忍不住露出喜色,暗道:“最好把这小子两条腿打断!”扬起木棒对准杨羽另外一条腿的位置打下去。

    六哥看二人下手这么狠,只觉眼皮直跳,似乎杨羽随时有可能丧生在他们的木棒之下,心想与其让他们两人执行还不如自己执行,当下就要把杨羽的手机和钱包放到桌子上去捡木棒执行家法。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