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何事秋风悲画扇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今年过年和过往两年大同小异,杨羽在年前请所有小弟聚了一顿餐,联络感情。这一年中也有不少新的成员加入,这些新成员到了现在才确实感受到跟杨羽的好处,收入高不少,而且杨羽待人还很好,在这里起码不用像跟其他老大那样,动不动就挨打。

    高靖的回来也是今年的一件重要事情,杨羽在聚餐的时候,将高靖隆重介绍给所有小弟,并述说当年高靖杀老高的风光往事。

    现场不知道这段事情的小弟不少,他们原本还有些瞧不起高靖,听杨羽这么一介绍,不由肃然起敬,心想羽哥看中的人,果然都非同一般,纷纷向高靖敬酒。

    忙着堂口的事情,杨羽也没有放下练习,同时和苗姐准备过年的事情,到除夕夜,又与高靖、杨豪、吴昆、氓哥、任南等人一起去吃了顿年夜饭,然后一起开车去鞍山山顶放烟花。

    今年不但杨豪、吴昆、氓哥没有回家过年,连任南也跟家里人说了声,留在了鞍山。

    任南的父亲原本反对任南混社会,曾经将他抓回去关起来,但被任南逃了出来,后来拿任南没法,便只好听之任之了。

    时间过得真快,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又一年过去了,在过去的一年中,杨羽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鹞子社电堂堂主的位置,可以说收获不小,那么新的一年里又会怎么样呢?

    此时杨羽站在鞍山山巅,眼神中有些迷惘。

    “咱们城东区的夜景越来越美了,什么时候才能全部成为我们的地盘。”

    吴昆走到杨羽身边,看着迷人的夜景说道。

    杨羽笑了笑,说道:“很快,相信用不了多久,这城东区就会成为咱们的天下。”

    “到时候,电堂就会成为咱们鹞子社的第一大堂,羽哥也将成为第一大堂的堂主。”杨豪也走上来,接口道。

    “第一大堂,第一大堂堂主!”

    杨羽仿佛找到了新的目标,全身热血都沸腾起来,他绝不容许自己的步伐停下来。

    在明年的时候,他还会再来这儿,交上一年的答卷。

    “砰砰砰!”

    任南和氓哥在那边放起了烟花,那一枚枚烟花在天际绽放。

    在他们放烟花的时候,远处的城市夜空也绽放着一朵朵烟花,绵远不绝,美不胜收。

    “好美呀!”

    已经走在“奔三”路上的苗姐,露出了花痴的一面。

    ……

    和杨豪们分别,回到住处已经是凌晨三点钟,杨羽和苗姐做了两次之后,便相拥睡起了大觉。

    大年初一的时候,白露打来电话,再次要杨羽去她家,被杨羽以要陪六哥们赌钱为借口拒绝了。

    和白露结束通话后,杨羽就起床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精神抖擞地和苗姐出了门,去马场和六哥们赌钱。

    杨羽还没有到达马场的时候,六哥们都已经到了,正在马场外面的院子里抽烟聊天。这时六哥笑道:“杨羽这小子还真会赚钱啊,以我估计,在过去一年里,咱们鹞子社里没有一个堂口赚的钱有他的多。”

    “哼!”雄哥冷哼一声,咳地一声大浓痰吐在地上,说道:“那小子除了会坑蒙拐骗,走点狗屎运还会干什么?要不是林哥背叛,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他早已横死在街头了。”

    六哥心下直笑,这雄哥真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林哥是被杨羽弄死的,就他不知道?口上笑道:“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把咱们鹞子社在城东区的地盘守住了,也算不错。”

    威哥道:“以我看啊,杨羽最厉害的还是开这家马场。”看了看马场,说道:“这个马场每年为他赚的钱应该不会低于百万。”

    雄哥再次啐了一口,骂道:“放高利贷,逼人倾家荡产,生儿子一定没屁眼,这种钱我雄哥是不会赚的。”

    六哥等人均是摇头直笑,雄哥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马场生意杨羽不做,新和社也会做,与其让新和社的人把钱赚了去,扩大势力,不如让杨羽来赚。

    “羽哥来了!”

    院子口的一个杨羽小弟手指下面马路说道。

    众人往下看去,果见一辆非常漂亮的敞篷车停在了路边,现在已经是万物复苏的冬季,今天的阳光又很好,穿着一身简单休闲装的杨羽走下车来,只给人一种阳光、洒脱的感觉,仿佛与那个在鹞子社内,甚至j市内举足轻重的黑道大哥没有什么关系。

    “阳光少年!”

    这时所有人差不多都想到了这个评价语。

    杨羽走下车,就看见六哥等人站在鲁彦杰家外面的院子里,当下笑着扬手打招呼,跟着与苗姐往上爬去。

    与六哥们进入房间里,一场赌博就此展开来,杨羽也尝过输光钱的苦头,明白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道理,所以今天很低调,赌注下得很小,玩了一天也只赢了一万多块钱。

    当天的赌局少了以前那种惊心动魄,却多了一些和谐和欢声笑语,最后欢喜收场。

    当然,有一个人仍然是不爽的,那就是雄哥,雄哥见杨羽的名气越混越大,实力越来越强,非常嫉妒,在见到杨羽之后,不断冷嘲热讽。

    杨羽知道他的脾气,权当他在放屁,并没有和他计较。

    之后的几天,杨羽周旋于白露和苗姐之间,却也尝尽了脚踏两条船的苦头,不但要安抚苗姐,还要避免白露知道和苗姐的关系,所以,爽的时候是爽了,可是忙起来的时候也苦不堪言。这种情况一直到初六苗姐恢复正常上班,才好一点。

    苗姐本来接下来要去省城进货,本来还想叫杨羽陪她一起去的,但杨羽的摊子太大,实在走不开,只得她一个人去了。

    初八,杨羽送苗姐上了去省城的车,转回住处的途中,本以为可以喘一口气了,谁想又就接到了钱晓霞的电话。

    杨羽和钱晓霞虽然并不算真正的情侣关系,但至少在上了她之前,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也要应付一下。

    “喂,钱晓霞。”

    “羽哥,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外面,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上次不是说要请你吃饭,不知道你今天有空没有。”

    杨羽想了想,说道:“好,你在哪儿?”

    “我就在学校外面的一品香园。”

    “一品香园?”

    杨羽已经好久没有去市一中了,听到这个名字油然升起一种熟悉的感觉,同时也想起了一个人,任广飞。

    任广飞在毕业后就和杨羽没什么联络了,也不知他读大学顺利不。

    “恩,我马上来。”

    杨羽也想回去看看,便答应下来。

    开着车子去市一中,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脑海中来,还记得当初为了追何倩,把钱晓霞叫出来,当着她的面表明自己的决心,又想起自己被李东围堵,把何倩一个人忘在市一中校门口,自己随后发了疯地去找她的情形,还想起自己打架离开学校,她来市一中找自己,到处找不到自己,给自己发的那一条条短信。

    这一切历历在目,但这些都比不上,第一次在矿一中校园外,和她漫步时,她轻声歌唱的那一首歌震撼心灵。

    忽然间,杨羽发现自己的眼眶湿润了,再多的女人,再漂亮的女人又怎及得上她万一?自己和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油然想起一首诗来,那是纳兰性德的一首诗,他以前成绩虽然好,但很不喜欢文绉绉的那一套,唯独这一首除外。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下面两句他记不得了。

    “吱!”

    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娇俏的影子,杨羽惊得一脚将刹车踩死,车子还是往前滑移了一段距离,将那人撞倒在地。

    杨羽见撞到了人,急忙打开车门走下车,去前面查看。

    “你开车没长眼睛吗?现在撞到……”

    一个娇柔的声音传来,那跌坐在地上的人抬起了头,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生。这小女生长得眉清目秀,看上去比较清纯可人。她抬起头就看到了杨羽,下面的话就生生断了,随即脸现喜色,说道:“你是羽哥?”

    杨羽诧异无比,这小女生自己并不认识啊,问道:“你是?”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