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没有后悔药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脑壳这厮一路杀到新和社总堂,只见总堂里里外外都是人,看自己的目光和以前大有不同,当下想到石头已死,自己这个堂主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由昂首挺胸,精神抖擞,吗的,以后谁见到自己敢不叫一声哥?

    但一跨进总堂会议室,就觉一道目光冷幽幽地射来,登时心中一寒,往那儿看去,可不是吴鸿文?

    吴鸿文原本想扶持石头当堂主,进一步扩大自己在社团内的影响力,谁知石头昨晚竟被人杀死了,你说他气不气?

    这还是他不知道是杨羽干的情况下,要是知道是杨羽干的,也不知会不会当场抓了狂。

    杨羽和高靖暗杀石头的行动中,石头家外面的光线非常暗,因此杨羽并没有被与石头一起出外抽烟的那个人看到,而石头家打麻将那一帮女人,在杨羽们进去的时候,正在聚精会神地打麻将,哪有什么心思理会杨羽们,因此也无人注意到杨羽们的长相。

    至今,是何人杀死的石头是个谜,但大部分的人都猜到和大脑壳有一定关系,毕竟石头早不死晚不死,正在和大脑壳争堂主的时候死了,若说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又有谁信?

    “听说石头昨晚被人潜入房中杀死,凶手手段极其狠辣,一刀插进脖子,直接致命。”

    “可不是?我还听石头的小弟说啊,刺杀石头的是两个人,在杀石头之前,已经被石头们发现,最后也不知怎么的,竟然无声无息地躲入到石头房里。”

    “会不会是两帮人哦,哪有这么大胆的人,被人发现了,还敢潜入到人家房里去?”

    “这也有可能,可是也没这么巧吧,都是两个人。”

    “说不定外面的两个人是人家故意吸引注意力的。”

    “这倒是。”

    这时候会议室里外的小弟都在议论昨晚的事件。

    吴鸿文抽着烟,一双目光凝视着面前的桌面,心中正在思索,刚才小弟们的议论声提醒了他,仅凭两个人就敢闯到对方地盘里去搞人,并且在被发现后,并不逃走,反而躲到对方家里伺机动手,行事的大胆,和心思的缜密,绝非一般人可比,到和那一个人很像。

    “杨羽,你他么的还真是会坏老子的好事啊,早知道当初我就该一枪崩了你。”

    吴鸿文无数次后悔,当初抓到杨羽和任广飞的时候,没有当场做掉杨羽,就算不做掉杨羽,废掉他一两只手也好啊,可惜的是,这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

    “万哥,文哥!”

    大脑壳虽然知道吴鸿文针对自己,但还是不敢和吴鸿文公然作对,和赵万打了招呼后,又向吴鸿文打招呼。

    吴鸿文斜眼看向大脑壳,道:“小子,这次你捡便宜了,坐吧。”指了指会议桌尾端的位置。

    那位置虽然偏远,也代表着分量不高,但对大脑壳来说,总算也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登时心中狂喜,连连点头道:“谢谢万哥,谢谢文哥。”

    赵万随即宣布堂口会议开始,地位低下的社团成员纷纷退了出去,只留下骨干成员。

    赵万先是假装无奈地将石头被杀的事情说了,随后宣布大脑壳正式成为新和社第七堂口的堂主,并要求大脑壳全力追查杀害石头的真凶,给社团一个交代。

    大脑壳心知肚明是谁杀的石头,面上却不表露出来,连声保证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查出凶手,为石头报仇。

    大脑壳当上新和社第七堂口的堂主,没有几天,便召集原林哥势力范围内的所有场子老板开会。

    林哥原先的势力范围可不小,比杨羽的还大上很多,其中包括解放路、和平路、丹霞路以及观音寺等几个地区,势力范围内的场子自然也比杨羽的多上不少。

    大脑壳一时间意气风发,自鸣得意,吗的,杨羽你先出头又怎么样?老子现在不是照样比你的势力范围大?

    他在会上宣布新的保护费规则,在林哥的保护费标准上再加了三成,直让与会的场子老板叫苦不迭,这小子摆明了是抢钱啊!

    这还不止,这小子上辈子也不知是不是强盗出身,在宣布新保护费规则后,又公开向在场的老板借钱。

    在场的场子老板知道这钱入了他的口袋,多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纷纷哭穷。

    但大脑壳岂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当场寻了一个借口,剁掉了一人的手,震慑其他人,这笔钱便漂漂亮亮的借到了。

    到他将地盘整顿好,将预备和杨羽交易的钱凑足的时候,已经是五月十号。

    这段时间杨羽的练习再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从之前的一百四十公斤八十次突破到了一百六十公斤九十次,这成绩非常可喜,但距离武哥说的五百八十五公斤还相差很远的距离。

    但尽管距离五百八十五公斤负重深蹲很远,现在的杨羽的腿上力道已经远超一般人,在鹞子社内绝对能排得上号了。

    这天他正在练习中,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见是大脑壳打来的,火就不打一处来,对着电话说道:“喂,大脑壳,你他么的还没凑到钱吗?”

    “凑到了,凑到了!我这不是刚刚筹到钱,就打电话给羽哥吗?”

    “那好,交易的时间地点。”

    “下个星期一,还是天桥酒吧吧。”

    “下个星期一?”杨羽盘算了下时间,今天是星期一,刚好是十号,到下星期一的话,正好是十七号,已经错过了和程建斌、程建国约定的期限。

    程建斌、程建国这段时间也有和杨羽见过两次面,通过几次电话,谈的都是关于竞拍采矿许可证的问题。

    从程建斌那儿得知,本次主持采矿许可证拍卖的拍卖官已经定下来了,是他的亲信,到时候会给予杨羽最大的方便,现在就等大家把钱凑足,由杨羽出面去报名了。

    另外杨羽为了凑足那六百万,从夜总会和马场挪用了一些钱过来,再加上四月份的收入,手里已经有二百三十万的现金,因此,只要和大脑壳达成交易,他的钱就能凑到五百八十万万,只差二十万就能达到程建国、程建斌所要求的金额。

    杨羽想到十七号已经错过了和程建斌、程建国约定的时间,便说道:“下星期一太晚了,后天吧,后天咱们在天桥酒吧交易。”

    “后天?我后天有事情,不过羽哥要后天交易的话,我可以挪出时间来。好,就后天晚上八点钟,天桥酒吧交易。”

    和大脑壳通完电话,杨羽便想起了怎么去凑那剩下的二十万,二十万对现在的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开口,随随便便就能借到,但他觉得欠外人的人情很不划算,略一思索后,便决定向苗姐借。

    当天晚上苗姐回来后,杨羽就将事情跟苗姐说了。

    苗姐听杨羽说他要参加竞拍采矿许可证,替杨羽感到高兴,当场笑道:“杨羽,你现在的路子越来越宽了,手也越伸越长,现在都打起煤炭生意的主意了,二十万是吗?好,苗姐明天就给你。”

    杨羽道了声谢。

    苗姐又道:“我借你钱,算是帮了你的忙,你怎么答谢我啊。”说着时眼睛已经上下打量杨羽,那副样子似乎巴不得要把杨羽吃了。

    杨羽心知肚明苗姐要的是什么,口上却假装不知道,笑道:“苗姐要我怎么报答?利息吗?就按银行利息怎么样?咱们谁也不能亏了谁是不是?”

    苗姐坐到杨羽身边,笑骂道:“小坏蛋,苗姐要你怎么报答你还不知道吗?”说着拿起杨羽的手就往自己胸脯里塞了进去。

    杨羽的手一伸进她的衣服里,就感觉到里面的波涛汹涌,她的一对奶子竟是比以前更大了。在经过“拈花指”的几下触摸后,樱桃竟是一点点的硬了起来,与此同时,万恶的呻吟声钻入到耳朵里。

    ……

    次日,苗姐白天在服装店的时候,抽了一个空去银行将二十万转到了杨羽的账户,杨羽就只差大脑壳那三百五十万就凑足了六百万的钱。

    杨羽收到银行的短信提醒的时候,心中松了一口气,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随后去健身房练习了一会儿,就到了吃饭的时候,杨羽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基本上不会自己做饭,当下出了屋,去鞍山小吃街吃午饭。

    在走到下面大马路的时候,正打算折向小吃街,就听一人在后面喊道:“羽哥,等等我!”

    回头一看,只见戴采妮那小妮子喘着粗气,小跑过来。

    她今天穿着一套校服,扎了个马尾辫,显得英姿飒爽,清爽可人。

    当下笑道:“你来这儿干什么,下午不用上课吗?”

    戴采妮跑到杨羽面前,道:“要上啊,我只是来找你吃午饭,下午还得回去上课。”

    杨羽“哦”了一声,转身往小吃街走。

    戴采妮看杨羽没有多说话,还以为杨羽不高兴了,心中略喜,跟到杨羽身侧,试探地问道:“怎么?你很失望?”顿了一顿,又缩头缩脑地道:“假如羽哥你开口让我逃课的话,也许我会考虑哦。”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