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还在思索中,忽然听杨豪说道:“又是顶宏实业名下的煤矿出事?”感到奇怪,莫非顶宏实业已经出过事故不成?

    回头望去,只见杨豪放下鼠标,站起来往这边走,边走边说:“羽哥,顶宏实业这个月已经是第二起事故了,上次就赔偿了一千多万,还被罚了八百万,停业整顿到现在。你要帮他们索要赔偿金得抓紧时间,别顶宏实业真的垮了。”

    杨羽想起当初和吴鸿文争夺张家矿采矿许可证时,顶宏实业的豪气,笑道:“你太多虑了,区区几千万,还不至于将他们拖垮。不过照你这么说,这顶宏实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一个月出了两起事故,根本没把工人的生命当一回事。”

    杨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事情真的很难说。羽哥,你要连夜回老家去吗?我带几个人陪你去。”

    杨羽知道他担心自己的安全,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我临时回去,新和社的人不知道我的去向,不会有什么危险,况且,自从上次被苗子踢了几脚后,我苦练了一年半,早已不是一年半前的那个杨羽,谁要想动我可没那么容易。”

    在过去的一年半中,杨羽因为受到苗子打击,更加发奋苦练深蹲,在经过一年半日以继夜的苦练后,已经能负二百六十公斤杠铃做八十次深蹲。他如今的腿力比一年半前强了一倍还多,现在若单论腿力,鹞子社的no1绝对是他杨羽。

    杨豪道:“我还从来没和你去过老家,这次正好去一趟,就这么定了,我出去吩咐一下。”

    杨羽看他这么说,便答应下来。

    杨豪走到办公室门口,对外面的人吩咐道:“喂,你们几个去准备两辆面包车,今天跟我和羽哥去办事。”

    在这一年半中,杨羽还用八十万买了十多辆面包车,和两辆二手大货车,专门为了和人打架而准备。

    只听外面的小弟答应道:“是,豪哥。”

    杨豪便回转头来,说道:“五分钟就可以出发了。”

    杨羽嗯了一声,转头看见黄尚峰、黄尚义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便让杨豪去拿了两套夜总会小弟的服装来给二人换上。

    二人穷困惯了,所以那夜总会小弟的服装虽然破,但在他们眼里还是很好的了,穿在身上均非常满意。

    不一会儿,去准备车子的小弟来报,已经准备好了,杨羽便和杨豪带着黄尚峰、黄尚义出了夜总会。

    到了外面后,杨羽让二人坐自己的车子,便开着车子往自己的老家梧桐镇进发。

    杨羽从跟任广飞混社会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一直没有回过梧桐镇,这时突然要回梧桐镇,不由得升起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现在的梧桐镇变成什么样了?现在正是寒假期间,能不能见到任广飞?

    他怀着这两个疑问驱使车子往梧桐镇奔驰,起先很快,越是临近梧桐镇越慢。

    到达梧桐镇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梧桐镇位于一个狭长的峡谷地段,一条全长三十多公里将整个镇串联起来。

    一进梧桐镇,首先入目的就是两旁熟悉的巍峨的高山,以及道路两边一排排崭新的楼房。四年多没回来,梧桐镇已经来了个大变样,他记得以前的梧桐镇房子很矮,很旧,但今天所见,两旁的房屋崭新不说,矮的也有两三层,高的则有七八层,却是进步很大。

    七八层的房子在城市不算什么,但在属于农村的梧桐镇来说,已经算很不错了。

    “梧桐镇这几年的变化很大啊。”杨羽随口说道。

    “是啊,表哥你几年没回来,所以不知道。现在咱们镇所有村子的水泥路都通到家门口了。”黄尚义道。

    杨羽驱使车子再往前行驶了十多公里,一个三岔路口就出现在前方,右边一条对他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那条路绕上右边的那座山的山岭,就到了黄远明家所在的村子黄家庄。而沿这条路上去的第一个转弯处,就是今天的目的地黄家庄焦化厂。

    这黄家庄焦化厂虽然叫焦化厂,实际上也是自己采煤的,与j市大部分的焦化厂一样。

    杨羽一拨方向盘往右拐了上去,沿着公路往上攀爬,很快就到了第一个转弯处。

    一转过弯,就见一个焦化厂耸立在眼前,焦化厂的大门边墙上写着黄家庄焦化厂。一面高约五米的高墙将一个个蒙古包包裹在里面,远处可见一个水泥砖砌成的大烟囱直插云霄,上面还冒着浓浓的黑烟。

    “汪汪汪!”

    那大铁门里忽然奔出两只有牛犊子那么大的高大狼犬来,对着杨羽等人的车子就是一阵狂吠。

    一个穿军绿大衣的高大男子走出来,老远喝问道:“什么人?”

    杨羽当即将车停住,走下车,说道:“我们是黄远明的家属。”

    黄尚峰也已下了车,对那高大男子道:“强哥,是我。”

    强哥点了点头道:“你一晚上去哪了?”

    黄尚峰道:“我去通知我表哥。强哥,这是我表哥杨羽。”

    杨羽走上前伸出手,说道:“你好。”

    强哥看了一眼杨羽,并不与杨羽握手,说道:“黄尚峰,你带你表哥进去看看你父母,然后就送他出来。”

    杨羽缩回手,暗中不爽,这小子很不给面子啊。

    后面车子的声音陆续传来,杨豪等人先后到了将车停成一排,纷纷走下车来,向杨羽打招呼。

    那强哥看杨羽同行的人这么多,不由多看了杨羽一眼,寻思这小子是谁?莫非大有来头不成?

    杨羽并没有发作,转身说道:“咱们进去吧。”

    黄尚峰和黄尚义当即在前面带路,进了焦化厂。这焦化厂因为是生产原煤和焦炭的,里面到处黑漆漆的,若是白色的鞋子,走一圈保管你马上变成黑色的,要是晴天有大风的话,那更受罪了,风一吹,煤屑立时能让你体会到没有最黑只有更黑的深刻含义。

    进了焦化厂大门,就看见前面是一个宽广的空地,左边是蒙古包区域,右边则是办公区域,正前方远处的山脚就是矿洞了。这时前方空地上,搭起了一排帐篷,帐篷下面放了一排担架,上面都掩盖着黑布。

    严格来说,那是白布,不过被煤炭染黑的。

    那帐篷里面有不少家属守在边上,满眼的憔悴之色,显然守了一晚上。

    “表哥,我爸妈就在那儿,咱们过去吧。”黄尚峰、黄尚义道。

    杨羽当下跟着黄尚峰、黄尚义走进了帐篷,说道:“姑爹姑妈是哪两具,我想看看。”

    黄尚峰、黄尚义答应一声,走到最左边的两具担架前,弯腰掀开了上面的黑布。

    随着黑布的掀开,两具漆黑的,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就展现在杨羽面前,甚至还有一股焦臭味。

    杨羽看着二人死的这么惨,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便是再大的恩怨也当化解了,又想到尽管二人对自己很刻薄,但终究是二人把自己养大,否则的话,自己也许早就死了,便原谅了他们,站在二人的遗体前分别深深鞠了三次躬。

    杨豪看杨羽居然向黄远明鞠躬,感受到他的宽容,也跟着他鞠躬。

    其他小弟有样学样,纷纷向黄远明鞠躬。

    旁边死者家属看杨羽这边阵容整齐庞大,显然来头不小,都暗暗猜测:“那带头的小伙子好像是黄远明家的亲戚,他是什么人?”

    其实这些人都是这儿附近的人,大多认识杨羽,只是杨羽四年没有回来,这一回来就西装笔挺,气势不凡,哪还有几年前的穷酸样,所以一时没有认出来。

    “羽哥哥,是你吗?”一个十六七岁,穿着黄色长裙的女孩忽然叫道。

    这小女孩长得比较乖巧,也很善良,是黄远明堂哥家的女儿,名叫黄依依,以前经常吵着要和杨羽玩,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杨羽长相大变的情况下,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杨羽看到黄依依,想起以前的往事,走过去,说道:“依依,你在这儿干什么?”

    黄依依听到杨羽询问的话,眼睛一红,哽咽道:“羽哥哥,我爸爸他……他去世了!”

    若只是黄远明夫妇死了的话,他还不怎么愤怒,闻听黄依依的父亲也死了,杨羽是真的火了。

    “难道真是我看错了人,周家兄弟两真的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奸商?”

    杨羽握了握拳头,随即走到黄依依身边,摸着黄依依的头微笑道:“你爸爸的事情你不要太伤心,事情总会过去的。”

    (成绩好惨,从明天起一天四章,为期两周。不易我豁出老命拼了,本书磨铁中文网唯一首发,求推荐、订阅、收藏,求大家支援。)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