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你怕什么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挂断电话后,眼中已经射出一道厉芒,脸色沉了下来,太平太久了,也是时候收拾黑子了。

    在过去的一年半中,双方小弟的摩擦不断,但并没有发生什么剧烈的冲突,好像一下子都变得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一样,各自赚自己的钱。

    这种情况很微妙,双方都很想置对方于死地,毕竟吴鸿文的毒品进不到杨羽的势力范围内,损失不小,杨羽的手也伸不到吴鸿文那边,也少了很多收入,只不过双方都知道对方不是好对付的人物,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把对方置于死地,所以一直在等待时机。

    这一年半中,杰哥带人和雷猛的小弟干了几场,打下了一些地盘,名气渐渐响亮起来,隐隐已是威哥的头马,和新和社的雷猛、无良呈分庭抗礼之势。

    原本杨羽也不想这么快和新和社起冲突,但最近顶宏实业连续发生两起交通事故,让他敏锐地嗅觉到机遇也正在悄然临近。

    吴鸿文运用见不得人的手法对付顶宏实业,主要吃定了顶宏实业是外来户,没有坚强有力的地方势力支持,所以,顶宏实业若想稳住阵脚,必须寻求本地势力的支持,黑白两道都要,而敢和新和社叫板的也只有鹞子社,鹞子社中又以自己和顶宏实业的人有关系,因此相信用不了多久,顶宏实业就会来找自己,到时将会是一次绝佳的发展契机。

    当然也有戴采妮被抓的原因在里面,毕竟他也不想看到那个活泼可爱的妹子,被黑子这些人渣毁了。

    “五十万?哼!看你有没有命花吧。”

    杨羽暗暗道,随即以手机拨通了高靖、任南、杨豪、氓哥等四位接到话事人的电话,让四人分别召集小弟到紫月皇朝夜总会会合,准备前往观音寺去干黑子。

    黑子和他以前就有仇,杨羽永远也忘不了当初被黑子和黄毛狗逼得跳桥的狼狈,今天就是洗刷耻辱的时候。

    这时候尼姑庵大门前,黑子得意洋洋地看了看面前被控制住的戴采妮,只见戴采妮今天的打扮很随意,上半身穿了一件蓝色高领羊毛衫,下半身则穿了一条格子裤,显得她的身材更加曲线玲珑,性感迷人,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淫笑道:“小妞还挺漂亮的嘛。你和杨羽睡过?他怎么答应得倒是很爽快?”

    “啐!”

    戴采妮一口口水就往黑子吐去。

    黑子往边上避开,呵呵笑道:“喲,小妞还挺辣的嘛!怎么被说中心事了?”

    戴采妮狠狠地道:“我和羽哥没你说的那么肮脏。”

    黑子哈哈笑道:“哥哥妹妹的叫来叫去,最后还不是要到床上去。喂,小妞,杨羽的妹子可不少,听说有好几十呢,我一个还没有,干脆你来当我妹妹怎么样?”

    戴采妮狠厉地道:“少做白日梦了,就你那长相也配?”

    这下登时把黑子惹火了,他皮肤天生黝黑,再加上脸型不好看,着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猥琐男模样,小时候没少被人鄙视,因此在长相方面非常自卑,听到戴采妮的话,登时恼羞成怒,啪地一声,狠狠给了戴采妮一耳光,喝道:“吗的,臭娘们,给你脸你还得瑟了?等杨羽付了钱,看老子怎么整治你。”

    戴采妮听到他的话,意识到黑子所谓要钱放人,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惊道:“你根本没想过要放我?”

    黑子冷笑一声,道:“放你?我的兄弟都还没爽过,我怎么舍得放你?就算我舍得,兄弟们也舍不得,大家说是不是?”

    “是,黑哥!”

    黑子身子周围新和社小弟纷纷答应道,声音非常洪亮,精神抖擞,眼放淫光,戴采妮放佛已经成为他们胯下的玩物。

    黑子点着一支烟抽了起来,说道:“最近正好缺钱,想不到杨羽就要送钱给我花,爽。”

    “黑哥,咱们这儿只有二十多人,要不再叫一些,我担心杨羽会拉人来抢人。”

    一个生性谨慎的小弟走到黑子面前说道。

    黑子敲了一下那小弟头,道:“笨蛋,有什么好怕的?这小妞在我们手上,难道他杨羽还能翻得了天不成?”

    “是,是!黑哥考虑得很周全。”

    那小弟好意提醒,被黑子敲了一响头,只得畏畏缩缩地承认错误。

    这时杨羽已经在前往观音寺的路上,今时今日,杨羽手下面包车十多辆,大货车两辆,要扑击观音寺已经用不着带人步行前往。

    一行人的车队的排列极有讲究,两辆大货车打头,周围环绕十多辆面包车,车上都拉满了人,人人手提砍刀,雄纠纠气昂昂的。

    杨羽驱使车子行驶在两辆大货车中间的位置,不断盘算着待会儿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怎么解决黑子,将戴采妮毫发无损的解决出来。

    若不是戴采妮在黑子的手上,今天要干掉黑子倒是非常爽快,两辆大货车直接当头冲过去,先将对面的人冲散,然后就可以下车干人了。

    夜幕已然降临,街道两旁的灯光亮了起来,穿梭在城市中,看到的j市的夜景也别有一种美,感觉丝毫不比立足高处眺望全市夜景那种差。

    而这种美,是一种凄美,惨烈的美!

    冷冷的冬夜,他们就像是奔行于城市中的野狼。

    然而,最不合时宜的还要是,萦绕在汽车空间中的大悲咒。

    杨羽听着音乐,眼中的光芒变幻起来。

    车子转入观音寺地区,距离目标越来越近,杨羽眼神中的光芒变幻得更加快速。

    转过前面弯道,只见观音寺对面的尼姑庵前,街灯下,歪歪斜斜地站着二十多个古惑仔,临街最前面的一人正是皮肤黝黑得像焦炭的黑子。

    “羽哥咱们该怎么办?”

    两辆大货车驾驶室里的小弟先后探出头来,向杨羽大声询问。

    杨羽大声道:“我先上前看看。”说完加快速度,驱使车子往前冲去。

    “杨羽!”一个新和社小弟最先看到杨羽们的车队惊呼道。

    其余人往杨羽们所处的方向一看,见得一支车队穿破黑夜疾驰而来,纷纷慌乱起来:“黑哥,他们的人好像很多,要不要叫人?”

    “快,快打电话叫人,操家伙!”黑子不等那些小弟的声音问完,已经大声吩咐道,跟着大步上前,掏出一把匕首抵在戴采妮的脖子上,揪住戴采妮的头发,往边上一拽,喝道:“臭丫头跟我过来!”

    戴采妮虽然胆大,但被刀子抵住还是不敢反抗,任由黑子揪住头发往马路中央走。

    车灯谎言,嗖地一声,一辆车子划到眼前来,那车中的人留着一头银色的短发,英气逼人,戴采妮的一颗心立时怦怦地狂跳起来,他来了,一年多不见,还是那么帅!

    “下车,快点下车!让你的人把车子停下!”黑子厉喝道。

    杨羽差点失笑出来,这小子慌得有些语无伦次了,按动敞篷开关,敞篷便缓缓打开,笑道:“黑子,你到底是要我下车,还是让后面的车子停下?”

    黑子喝道:“先下车,再让你的人停车!”

    这下条理清楚了。

    杨羽淡淡地笑了一声,手按车门,以最为从容的身姿往外跃。

    黑子吓得不轻,急忙往后退了两步,喝道:“站住,站住!否则我杀了她!”匕首往戴采妮的脖子抵了抵。

    杨羽落在地上,拍了拍衣服,淡淡笑道:“你不是叫我下车,我下车来了,你怕什么?”

    黑子有些恼羞成怒,喝道:“少给我唧唧歪歪。招呼后面的车子停下,快点!”匕首在戴采妮雪白的脖子上刺出了一点红点,一滴血珠渗了出来。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