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成佛成魔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黑子站起来感觉腰都快要断了,握刀的左手先是揉了揉后腰,随即往杨羽看了一眼,眼中闪现无奈与恨的复杂神色,跟着一瘸一拐地往杨羽逼近。

    杨羽看黑子逼近,仍旧是一副从容自若的表情。

    黑子感到非常屈辱,当初他和黄毛狗一起去围堵杨羽的时候,杨羽可是不入流的角色,随便一个小混混就能死死压住他,现在双方所处的位置彻底对调,心里当然不平衡。

    他一边走,一边恨恨地盯着杨羽,暗道:“吗的,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绝对不会输给他,绝对不会!”

    心中念着,竟是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倍增,似乎有了和杨羽一战的力量,再次大叫一声,猛扑向杨羽,狠狠地捅出一刀。

    他心想上次用砍的,比较容易被杨羽格开,这次改成捅,杨羽想要挡开没那么容易。

    杨羽眼见黑子扑来,冷笑一声,从容不迫一个侧身往边上闪开,跟着跳起来就是一飞脚,直射在黑子的腰上。

    “砰!”

    黑子的身体扑在半空,又陡地转向往对面撞去,狠狠地撞在这栋楼大门外的石阶上,狂喷了一口血出来。

    黑子用手捂嘴,咳嗽一声,再将手拿开一看,只见满手的鲜血,眼中登时闪现绝望之色,刚才全力一击也失败了,今天要想赢过杨羽绝对不可能。

    杨羽再向黑子招了招手,淡淡笑道:“再来。”

    黑子再也不敢和杨羽对干,眼中闪现惊恐之色,连连摇头道:“不要,不要!”

    杨羽微笑道:“你以前不是要我等你吗?来啊,我等你呢。”

    黑子这时虽然看杨羽满脸的微笑,但却感觉到一股从所未有的压力,就像是恶魔在向自己招手一样。他正彷徨无措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心中登时涌起一阵希望,会不会是自己的人赶过来?

    他自己也知道杨羽今天的行动事先没有半分预兆,自己的人赶过来的可能性不大,但在现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生出期盼。

    侧眼一看,一颗心登时彻底沉沦下去,来人是杨豪那一帮人,还押着四五个新和社灰头土脸的新和社小弟。

    杨豪当先快步走到杨羽面前,看了看黑子,说道:“羽哥,这个人要不要我来动手?”

    黑子听得杨豪的话,更是忍不住害怕。

    杨羽正要说话,又有一个小弟跑来,当下扭头问那小弟,道:“什么事情?”

    那小弟跑到杨羽面前,气喘吁吁地道:“羽哥,找到监控室了,昆哥让您过去一趟。”

    杨羽道:“好,你回去告诉吴昆,我马上就到。”侧头对杨豪道:“杨豪你带人先过去帮忙控制场面,这个人我来解决。”说后半句的时候,往黑子冷冷看向黑子。

    杨豪看黑子受了伤,周围又没有其他新和社小弟,杨羽没有任何危险,便答应道:“好,羽哥,你小心点,这些人狡诈得很。”

    杨羽道:“恩,后门你留人看守没有?”

    杨豪道:“留了两个人,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会第一时间知道。”

    杨羽点了一下头,道:“把他们的人全部捆起来,集中到一个地方看管。”

    杨豪答应一声,照杨羽的吩咐,指挥小弟将新和社的人押往前面与吴昆等人会合。

    这时前面不断传来喝骂声和哀嚎声,以及女人的尖叫声,但并没有喊杀声,显然新和社的人已经完全被控制住了。

    杨豪带人离开后,杨羽扭头望向黑子,冷笑道:“咱们继续算咱们的帐,过来。”边说边向黑子招手。

    黑子已被杨羽吓破了胆,不断后缩,不断说道:“不,不要……”见杨羽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忽然挣扎着爬起来,就要往大门跑。

    杨羽往黑子逼近,笑道:“什么不要?”

    “想走?”

    杨羽冷笑一声,几大步赶到黑子后面,狠狠地一脚就将黑子射了个狗吃屎,趴倒在前面地上。

    杨羽刀指黑子,缓缓逼近,说道:“你不是要单挑?起来啊。”

    黑子所有的信心都已经被杨羽击溃,口中一边涌血,一边往楼里爬,只想离杨羽越远越好。

    “往哪儿走?”

    杨羽看黑子爬到门槛上了,冷喝一声,几大步赶上,一脚就狠狠地将黑子的头踩到大门的门槛上。

    “咳咳!羽哥,饶……饶命!”

    黑子头被踩住,呼吸不畅,说话并不是很顺畅。

    杨羽冷笑道:“当日你逼我跳桥的时候,可想饶过我?”说着时想起以前的仇恨,胸中杀意狂涌,狠狠地盯着黑子的脖子,缓缓扬起了屠刀。

    这个时候,他真的有一种一刀将这颗可恶的头颅给斩下来的欲望。

    黑子眼见求救无望,便要闭上眼等死,但临闭上眼的时候,眼中忽然看到了一尊观音菩萨佛像,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忍不住伸长了手,沙哑着声音道:“救我!”

    可惜,那只是一尊佛像,怎么可能救得了他?

    杨羽森然道:“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目光一狠,便要挥下屠刀。

    就在这时,一阵“笃笃笃”的木鱼声音传来,放佛清净的圣水在洗涤人的耳根,跟着又有一道如天籁般的清音传来。

    那人声音很低,杨羽听得不是太清楚,只是隐约辨析出来:“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只听得这一句,杨羽心中就产生了强烈的共鸣,猛然想起一个人来,握刀的手不知不觉地松了,心中只是想:“这句说得很好,要是没有遇见她,又怎么会和她相恋。”

    又听那女子轻吟:“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又联想自己和何倩的遭遇,对号入座想到:“这一句也说得不错,若不是和她在矿中散步那一晚,她轻声唱歌儿,要不是她冰凉的手,我又怎么会一直念念不忘?”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这一句更是直中杨羽的心灵深处,曾经想过和她结婚,就这么走过一生,岂知临近订婚的时候发生变故,演变成现在这样。

    这么听着杨羽整个人都陷入了对过去的怀缅当中,只觉对方的每一句都像是在写自己,每听一句,心中压抑的情绪便释放一分,几乎一发不可收拾,

    杨羽刚和何倩分手的时候赌气的成分居多,后来和白露好,玩弄其他女人,甚至将和何倩关系最好的钱晓霞,以及何倩的表姐林晓慧都上了,越走越远,但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些其实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就是再多的女人又有什么意思?

    木鱼声,女子如倾如诉的清音萦绕在杨羽的耳中,将他带入了走神状态。现在正在生死搏斗的紧张时刻,原本绝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但因为他心底压抑得太狠,这时又听到切入肺腑的语句,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而且他崇尚佛教也已经有几年了,环境也是重要因素。

    黑子本来闭上眼等死,但等了好一会儿,不见杨羽的屠刀挥下来,忍不住睁开眼查看,只见提刀的手已经松下,只是怔怔地看着对面的观音佛像,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当即悄悄往边上爬开,就要绕过杨羽的身体往外爬去。

    不料就在这时,杨羽忽然回过神来,睁开眼就看见黑子的往边上爬去,当下爆喝一声,一脚将黑子踹得像死狗一样翻滚出去,跟着抢上去,提着黑子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你真要在这儿杀人吗?”

    募地里,一道美妙的女子声音传来,正是先前敲木鱼,念情诗的那个女子。这女子就是人体宴的那个女子,她今晚一直在这儿敲木鱼,怀缅心事,先前见杨羽受自己感染,感觉杨羽并不是十恶不赦的人,就壮着胆子出言阻止。

    杨羽回头望向那女子,道:“你知道我要杀的是什么人?”

    那女子道:“知道,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杨羽对这女子有好感,听她的话似乎有帮黑子说情的意思,问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女子道:“我不是,严格说来,我也是受他们迫害的人。”

    杨羽听她口音不是本地人,想起戴采妮说有人被尼姑庵拐骗的事情,说道:“你是外地人,被拐卖来的?”

    女子答应道:“恩。”放下手中木鱼,竟是往杨羽走来。

    杨羽心中起了戒心,这女子有些反常,说道:“那你还帮他求情?”

    女子道:“这儿总算是佛堂,你不觉得在菩萨面前杀人是一种亵渎吗?”

    杨羽看向那佛像,心中犹豫。

    女子走到杨羽面前,进一步劝道:“这个人已经被你吓破了胆,以后再也不敢和你作对,杀和不杀也没有多少关系,不是吗?”

    杨羽看了看黑子,又看了看那佛像,动摇起来。

    成佛成魔,全系一念之间!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