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欲破局而立

文 / 不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杨羽说完话就想了起来,当日自己火烧尼姑庵,吴鸿文不但隐忍下来,还让出城东区给自己,当时就觉得吴鸿文太过反常,但吴鸿文解释说,出来混只为求财,后来自己忙于解决社团事务和周雨婕叔叔的丧事,就将这件事淡忘了,现在看来,六哥出事多半和吴鸿文有关,毕竟自己前天才见过六哥,他当时还好不好的,怎么会忽然出事?

    思索间,只听杰哥说道:“六哥今天早上开车才出南门,就被一辆大货车冲出来撞到,连车带人滚下马路去,现在正在医院急救,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一条命来。你在哪儿,能来医院不?”

    杨羽对六哥的有一种很深的感情,听说六哥生死未卜,心慌意乱道:“我在省城,不过我马上赶回来,最迟下午到,你们在哪家医院?大货车司机抓到没有?”

    “我们在市医院,那大货车司机开车跑了,现在还不知道凶手是谁。我先不和你说了,威哥、雄哥们赶来了。”

    杨羽嗯了一声挂断电话,旋即探头再往教室望了望,狠下决心,现在六哥生死未卜,社团即将大乱,只有先回社团看望六哥,搞定社团的事情再来找她了,转身快步往楼梯口走去。

    他走下楼梯口没多久,何倩就和先前那个女生走出教室来,那女生道:“何倩,既然你那么喜欢他,为什么要拒绝他?”

    何倩望着楼下的空地,说道:“我们不可能了。”

    忽然杨羽的人影从楼角闪现出来,何倩吓得往后缩开,随后又藏在边上的一面墙旁,偷眼望着匆匆离开的杨羽。

    这个时候,戴采妮在教室里满怀憧憬,心想待会儿穿什么衣服见杨羽才好,好不容易挨到中午放学,但手机并没有响起,心中又想:“他肯定还没办完事情,我先回住处换衣服等他电话。”当下又飞快地回了宿舍。

    她在宿舍中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时而觉得这一套太艳,时而又觉得那一套太淡了,死气沉沉,一连换了七八套竟然没有一套合意的。

    李娟和她同在师范大学同一专业读书,住的也是同一个宿舍,见她换来换去,还没定下来,便忍不住道:“戴采妮,要见羽哥,也不用这么紧张啊。”

    戴采妮笑吟吟地道:“你管我?他大老远地从j市来,我穿得隆重点也是应该的,是不是?”

    却是万万没想到杨羽是来找何倩的。

    这时同宿舍的两个女生走进来,一边议论昨夜足球场上的事情,一个女生道:“昨晚上那个帅哥弹的那首大悲咒真的不错,真是想不到大悲咒,还可以这么弹的。”另外一个女生道:“可惜啊,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不然的话一定把他追到手。”

    戴采妮听到二人的对话,心中登时一紧,喜欢大悲咒的帅哥,会不会是羽哥?急忙问道:“喂,你们说的那个帅哥,是不是留着一头银发,戴着纯银耳坠,高高帅帅的青年?”

    那两女生道:“是啊!你怎么知道?你昨晚也在足球场吗?”

    李娟说道:“那个是我们j市的人,是我们戴大小姐的心上人,羽哥!”

    那两女生惊讶道:“啊!戴采妮,你以前说的就是她?难怪能迷得你神魂颠倒的,真的很不错,特别是他的吉他,比董杰他们乐队的吉他手还弹得好。”

    李娟道:“那还不止,人家还是我们j市最年轻的黑帮老大之一,手下有好几百小弟呢。”

    那两女生更是惊诧无比,饶有兴致地拉着李娟问东问西。

    戴采妮想起杨羽在元旦晚会上表演吉他弹唱的传说,感到非常向往,只想:“什么时候他也为我弹一次吉他那该多好?”想着的时候,脑海中已经浮现,杨羽肩扛吉他,在那悠然自得的弹唱的样子。

    她好一会儿回过神来,匆忙换上一件高领的蓝色羊毛衫,就拨通了杨羽的电话。

    杨羽此时已经到了师范大学的校门口,接到戴采妮的电话,就想起约她吃饭的事情来,一接听电话就急忙,说道:“戴采妮,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赶着回j市去办事情,吃饭的事情只有等下次了。”

    “啊!你要回去?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就不能吃完饭再回去吗?”戴采妮听到杨羽的话感到失望透顶。

    杨羽歉意地道:“六哥刚才出了车祸,可能有生命危险,我必须得赶回去,实在抱歉。下次吧,下次我一定不会再食言。”

    戴采妮听他这么说,知道没办法了,嘟嘴哦了一声,说道:“那羽哥你路上小心点。”挂断了电话。

    李娟等三人听到戴采妮和杨羽通电话,都安静了下来,见她打完电话,便围到戴采妮身边,七嘴八舌地道:“怎么样?羽哥怎么说?”

    戴采妮道:“他们老大出事了,他必须得赶回去,这次只能算了。”

    戴采妮的两个舍友本来还以为可以见到杨羽,闻言也是感到失望。

    杨羽一路风驰电掣地往j市赶,途中又接到威哥、显哥、鹏哥,以及杨豪等人的电话均是打电话向他六哥出事的消息的。

    杨豪在电话中恨得咬牙切齿,说道:“吗的!六哥从来没出过车祸,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事?一定是新和社的人干的,咱们一定要替六哥报仇。”

    杨羽也想替六哥报仇,但现在还没到j市,不了解具体情况,不能随便下命令,便说道:“你们先别急,等我回来再说。”

    “恩,羽哥!还有一件事不知道你知道不?”

    杨羽道:“什么事情?”

    “雄哥刚才在医院大吵大闹,说是咱们鹞子社不能一天没有龙头,因此提议选出一个龙头出来。”

    杨羽皱眉道:“六哥不是还在急救中吗?他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是啊,那狗日的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就只差直接说选他当龙头了。”

    杨羽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就凭他也配?其他堂口老大是什么意思?”

    “其他堂口老大还没表态,似乎要等六哥的病情有了诊断结果才会表态。”

    杨羽道:“我马上赶回来。”说到这想到杨豪脾气火爆,生怕他在这时候和雄哥大打出手,续道:“你千万别和雄哥起冲突,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饿,羽哥。”

    杨羽挂断电话,专心开起车来,此时车子在高速公路上,他将速度放快到一百六十公里每小时,只感觉从车旁刮过的劲风就像是利箭一样,而周围远山更像是在奔跑中的雄狮。

    形势进一步恶化,不但图谋的煤矿没有一点利好的消息,就连社团也出了状况,该怎么破局?

    虽然处于绝境,但杨羽并没有绝望,心中反而生出雄心,欲破局而立!

    ……

    这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夕阳就要落下西山,正在挥洒最后的光芒和热量。

    市医院门口聚集着数十个鹞子社的成员,有人在对着电话叫嚣:“六哥出事了,吗的,一定是新和社的人干的,今晚你给我准备家伙,我去干了鹞子社的杂种。”有的在摩拳擦掌,露出自己手臂上的鹞子纹身,叫嚷道:“只要我身上这个鹞子纹身还在,社团的事就是我的事,义不容辞,只要各位老大发话,我一定去砍新和社的杂碎。”有的担忧:“六哥出事了,咱们社团会不会就这样散了?”

    这些人聚集在这儿,凶神恶煞的,本性毕露,吓得周围的人老远避开,若不是有非常重的病,宁可推迟一两天来医治,或者该去其他医院,也不愿上前招惹这些小流氓。

    “羽哥,羽哥来了!”人群中忽然有一个小弟指着街道尽头大声喊道。

    来自各个分堂的鹞子社小弟纷纷看向那小弟所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辆英菲尼迪如闪电之光一般划来,认得是杨羽的座驾,立时骚动起来,纷纷叫嚷道:“羽哥来了,快问问羽哥,咱们该怎么替六哥报仇!”

    杨羽将车子开到市医院门口的路边停下,才一下车,小弟们就纷纷围拢上来,将他周围围得水泄不通。他无奈地看了看周围的小弟,说道:“大家先别激动,等我进去看看再说。”

    一个小弟大声问道:“羽哥,这次六哥一定是被新和社的人暗算的,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杨羽说道:“当然,咱们鹞子社的人又岂是被人踩到头上,不敢还手的人?放心,这仇终有报的时候。”说完挤开人群往里走去。

    一走进医院大门,就看见杨豪带着吴昆等人走来,当下迎了上去,问道:“里面情况怎么样?”

    杨豪道:“除了雄哥在无事生非外,其他还好。六哥还没从急诊室出来。”

    杨羽感到事态严重,沉吟道:“都这么久了,还没出来?”

    杨豪摇了摇头,黯然道:“以我估计六哥这次凶多吉少了。”

    () ( 混之从零开始 /7/742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