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杀老甲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大龙笑了:abc区占着东西南四个方向,老甲每个星期的每一天都有安排,他的具体安排我都打听的一清二楚,周一晚上八点去各个街收保护费,周二晚上八点是去找他情妇,周三晚上八点是在a区龙风洗浴看场子,周四和周五晚上八点几乎不出家门,但是他家我确实打听不出来。

    我想了想,今天周二。

    你既然了解的这么多,为啥不去报仇呢,宏哥抽了口烟。

    大龙道:我又不是没去过,哪有那么容易,他身边永远跟着几个保镖,根本进不了他的身,而且尤其是对我们这样的人,最有防备。

    我们又闲聊了几句,就去吃饭了。

    一天我的心情都不美丽。

    到了晚上七点的时候,我们在屋子里玩,大龙和宏哥不知道去哪了。

    我跟他们打扑克牌,我说道:今天早上听龙哥说了老甲的事,老甲长啥样啊?

    一个大汉开口:大光头,五六十岁了,挺老的,个子不高,挺胖。

    接着一个大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这就是他,我经常随身携带,就怕哪天遇见老甲了,好帮龙哥报仇。

    我一边抓牌一边看照片,满脸皱纹身材不光,大光头。

    脖子上的金链子异常明显。

    接着我又问道:今天周二,他应该去找她情妇吧,在哪啊。

    他们叼着烟:具体位置不清楚。

    我没说话。

    周三晚上七点,我看着客厅的一个大汉:哥,枪借我玩玩呗。

    他倒是也客气,直接把枪扔给了我:别弄坏了啊。

    接着他哈哈大笑着进去打扑克牌了。

    宏哥在卫生间里洗澡呢,大龙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估计睡着了。

    我把猎枪藏在了自己的外套里,但是枪太长了,只好又塞进了裤子里

    悄悄的打开门,走了出去,下楼出了小区我截了一辆出租车。

    小伙子,去哪,司机问道。

    a区,龙风洗浴。我淡淡开口,然后叼上一支烟。

    小伙子,到了,司机师傅开口。

    我看着车窗外的世界灯红酒绿的,车子停在了一个洗浴门口,上面四个字泛着闪耀的红光:龙风洗浴。

    我从兜里摸出十块钱,递给了师父,他想找给我,但是我已经下车了。

    接着我摸了摸藏在怀中的猎枪,不会掉下来,这才放心的走了进去。

    刚走进去突然迎上来一个小闺女,画着浓浓的妆,身材不好,走起路来扭着屁股。

    走到我面前笑道:小弟弟,来洗浴啊,我们这有很多服务,你是想要正规的,还是特殊的?

    我叼着烟,没有理会她的话语而是一语中的:“老甲在哪里?”

    哪个女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冷笑一声:“找甲爷有事吗?”

    我瞪了她一眼:犯的着跟你说?

    她又笑了,眼神里充满了藐视:“甲爷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吗?我劝你最好不要找事奥~小弟弟,气着老娘,后果你承担不起,赶紧回家吃你妈的奶去吧。

    我的眼睛在她脸上一直没有挪开,然后我一字一句咬着牙说道:别说我妈!

    哎呦喂,你是在吓唬老娘吗?小孩子别来闹事,看你小我放你走,下次注意,回家吃你妈的奶去吧。

    对这个女生,我没有丝毫的留情,一拳砸在了她的胸部:看你的奶结不结实。

    她尖叫一声,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看着我:你想干什么?

    我笑了:吃奶啊。

    接着我又是一脚直接踹到了她的胸部,她又是一声尖叫倒在了地上。

    我的火气一下从脚底窜向了天灵盖,走到她跟前大骂一句:我警告你别说我妈,我是有底线的!

    我抬腿就是一脚。

    她又是一声尖叫,往后爬了几步,大喊一声:甲爷!有人闹事!快来啊!

    这时我就听见从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个老头出现在了我的视线,我上下打量他的样子,跟照片里的一模一样,个子不高驮着个背,穿着一身唐装,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呼扇呼扇的,不急不忙的从楼上走了下来,嘴里还哼着小曲。

    我不在理会地上这个女人,而是转过身来面对老甲。

    这时我看见老甲身后跟着四个黑衣人,一个个都是一米九左右的彪形大汉,我心里有些犯嘀咕。

    老甲笑呵呵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看了看地上的女人,然后叹了口气,头又转向我:小伙子,谁派你来的啊?就你一个人啊?胆子够大的,我看好你呦,跟着我吧,今天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我感觉面前这个半百的老男人,气场太强了,在他面前我感觉自己很渺小,像是完全被他捏在手里一样的感觉。

    我甩了甩头,尽量让自己镇定:你是老甲?

    老甲笑了:看不出来吗?小伙子,看你好像是外地人吧,是不是被人指示了?是谁,你跟我说。

    我道:没人指使我,我自己愿意来的。

    奥?那就奇怪了,你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一个人敢单枪匹马来我这里闹事?你把你自己当关二爷了?

    我完全被压迫了,一时间我无言以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不是我怀中揣着枪,我恐怕已经跑了。

    老人跟你说话,你不理,是不是不太懂礼貌啊?老甲继续开口,从口袋里取出一支大雪茄,叼在嘴里。

    他身旁的黑衣人拿出打火机给他打着了,老甲静静的吸了一口,依旧面带微笑看着我。

    我额头上冒出了汗,我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用最快的速度把上衣拉链拉开,然后迅速掏出枪。

    甲爷小心!

    这时一个黑衣人已经挡在了老甲的面前。

    一瞬间我开枪了,就听咔嚓一声,我愣住了,c!子弹呢!

    接着我又来回上膛,还是没有射出来。

    一时间我已经感觉情况不妙了,急忙想要跑。

    但是还是慢了一步,挡在老甲面前的黑衣人冲到我面前抬腿就是一脚。

    这一脚直接把我踹飞出去了两米远,我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肚子传来剧烈的疼痛感,像是肠子被搅到一起了一样。

    疼的我气都喘不上来。

    我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想往起爬,这时刚才那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

    高跟鞋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脚。

    我大叫一声,捂住自己的脑袋,鲜血缓慢流了下来。

    我抬头看着老甲,淡定自若的抽着雪茄,看着我依旧面带微笑,这个笑容,看的我心里发毛。

    这时我脑袋又挨了一脚。

    那个女人边踹边骂:小兔崽子,草泥马,让你打老娘,让你打老娘,都说老娘不是好惹的,非要来找事,我看你是真不想好了,草泥马!草泥马!

    我捂住脑袋大叫一声:别说我妈!

    紧跟着我双手抱住她的腿,一口咬了下去。

    她痛的嚎叫一声,接着我跪了起来,使劲一拉,直接给她拉倒了。

    然后刚要踹她,一个大汉直接把我从地上举了起来,用力一扔。

    我整个人都浮了起来。

    咣的一声,我的身子直接和吧台的桌子硬碰硬,吧台的桌子直接被我撞了一个大坑。

    疼痛感传遍全身,我眼前很模糊,已经不知所措了。

    我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了,躺在地上绝望地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完全没有生的**了。

    这时我听见一群人的脚步声,哗啦啦一下就进了飞凤洗浴,我第一反应,宏哥来了。

    我尽力往起爬,但终究还是失败了,我只好翻了个身,看见了好几十个陌生的面孔。

    甲爷,对不起来晚了,听人说有人来闹事。

    老甲笑着,然后看了我一眼。

    草泥马的!带头的那个手里拎着一把棍子冲着我气愤愤的走了过来。

    我用很微弱的声音说:别。。别说我妈。

    紧跟着我眼前一个恍惚,一棍子就砸了下来。

    我用尽全力抱住脑袋,胳膊被一棍子给敲麻了。

    我痛的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草泥马的!小兔崽子你他妈惹谁不好惹甲爷,今天老子就给你搁这。

    接着,又一棍子砸了下来。

    这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住手。

    然后他的大棍子停在半空,没砸下去,而他却狠狠的踹了我一脚。

    转头走远了我,说道:甲爷,这小子不尊重你,宰了算了。

    这时老甲缓缓的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蹲下,拽着我的头发和我脸对着脸。

    小伙子,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我。。我自己来的,我虚弱的说。

    自己来的?总是要有目的吧?

    我道:要。。要杀。。要杀你。

    杀我,也需要理由吧?老甲笑的越来越渗人。

    理由,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我连自己都不能给自己一个理由,就是因为他杀了大龙的父母吗?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摇了摇头:没有理由,就是。。就是想杀你。

    啧啧,小伙子,是块好料,可惜啊,就是办了错事,刚才想让你回头,可惜你放弃了这个机会,现在,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说着老甲举起雪茄,朝着我胳膊碾了下去。

    啊!!!!!!

    我怒吼一声:我cnm!!!

    接着我一口痰直接吐在他脸上。

    此刻他已经没有了笑容,看起来更加邪恶,他抹了一把脸上的痰,嘴角抽动了两下。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