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好心救助醉酒女孩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凌晨三点我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我掏出宏哥给的折叠刀抚摸了起来。

    光滑冰凉的刀面,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划破了手指,把手举高,让自己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进嘴里。

    鲜鲜的,腥甜的味道,开始有些不适应,后来就习惯了。

    当时我就在想,别人的鲜血会是什么味道呢?

    最后血流的有点多了,我才用水冲了冲。

    第二天清晨,我就在家坐着,只抽烟,没吃饭,到了晚上,我才下楼吃的饭,七八点钟了,天已经黑了,我依旧走到菜市场冰姐的摊位,冷冷的看着她:“加入我们吧,老大的位置,你来坐。”

    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把刀插进板子里头也没抬的说:“留下三根手指。”

    “冰姐,为什么非要留下三根手指?”我说。

    “不解释,你走吧,以后别来了。”说完她就不理会我了。

    我有些无奈,走出了菜市场,我一定不会放弃的。

    路过八中的时候正赶上放学,我头都没回一下。

    直接走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恶心小馨了?还是太恨她了?

    刚进楼道,就看见有好几个人在里面蹲着抽烟呢。

    见我来了,豹子站了起来:“大天哥我们总算见着你了,你都两天没联系我们了,来找你你也不在家,还怕你想不开呢。”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放心我死不了。”

    “你手机怎么关着机啊老。”毛球走了过来。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上次摔过之后,还能开开机,现在,好像连机都开不开了。

    我把卡取下来,然后把手机砸碎在地。

    “我家还有个跟我一模一样的手机,大天哥你要不?明天给你拿。”毛球说。

    我点点头:“谢谢了。”

    “都是兄弟,客气了。”毛球说。

    “你们着急找我干什么?”我问。

    豹子开口:“36号街又有一个人冒出来了,以前也没听说过。”

    我转头看着他:“谁啊?”

    “刘海柱。”他说。

    我愣了一下:“刘海柱?”

    豹子笑了笑:“别误会,不是那个刘海柱,这个人叫柱子,因为刘海留的比较长,所以外号刘海~柱,两个字是分开的。”

    我一头雾水:“好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他别在36号街闹事就行了。”

    “嗯,知道了,大天哥,陪我们出去玩玩吧?”墩子问道。

    我摇摇头:“累了,想休息。”

    说完我就想上楼了。

    刚转身豹子又开口:“大天哥你不能这样了。”

    “对啊大天哥,别因为个女人让自己堕落啊。”毛球说。

    接着除了盛子,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说了起来。

    “你们不懂。”我打断了他们,“我只是想让自己静两天,过了这两天我就恢复过来了,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但是没必要,都回去吧,慢点。”说完我转身又要走了。

    这时一向沉默的盛子突然说道:“我和夏天,分了。”

    因为那一巴掌吗?”我问。

    “因为那一巴掌。”他答。

    我无奈的笑了笑,点起一支烟来:“难受吧?其实你们根本没必要,别因为我把你们俩的好事破坏了,去找她好好说说吧。”

    “不了,她跟我提的,分就分了吧。”盛子说。

    我点头:“那也好,我累了,真的要回去了,你们也别拦着了,等我心情好一点了,肯定叫你们出来喝酒。”

    这时毛球开口:“哪大天哥,明天来给你送手机吧。”

    我想了想,点头,然后转身上了楼,他们没跟着。打开房门,走了进去,里面一片漆黑,没有电就没有电吧,其实我也不需要。

    我故意把窗帘都拉上了,里面更黑了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我抽着烟,整个黑夜里就只有这烟头这么一点红光亮着。

    我坐在沙发上,大脑空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起身上了个厕所,寻思睡觉吧,撇了烟头。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未眠。

    失眠了,真的失眠了,其实自打跟东哥混社会之后,到现在,我没睡过几个好觉。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第二天,又会有见血的事,难免内心会紧张。

    辗转反侧了,月光透过窗帘,射的眼睛发胀。

    仔细想想,好久没听见爸爸的呼噜声了。

    也好久没有抱过妈妈了。

    以前的我,虽然在外面是一副坚强的摸样,回来还是会跟爸妈撒娇。

    如今想想,真怀念那段幸福的时光,如今想想,十七年,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这个夜晚,让我怀念起很多事。

    看来真的睡不着了吧,那就索性不睡了,点起一支烟吸了起来。

    然后找到裤子,把匕首掏了出来,划破了另一个手指,喝掉自己的血。

    自己现在真的是够变态的。

    我靠在床头,半盒烟几个小时就抽完了。

    天还是不亮,我有些郁闷。

    我脑袋的烦心事很多,不过小馨还是排在第一位,究竟是恨她还是爱她,我自己都搞不明白了。

    其实想想还真的挺难过的,想我初三的时候就追了她半年,混社会之后还是在追她。

    经历了那么多,最后终于成功了,但是没想到在一起的时光却如此短暂。

    而她跟那个高富帅,仅仅一个晚上就在一起了,或许也是两个晚上。

    脑袋上的伤,我肯定是要还的。

    排在第二位的,是冰姐的事,金爷给我的这个任务,我好怕完成不好,三根手指头?如果换,真的值得吗?

    排在第三位的是哪个刘海~柱,刚打跑一个铁鬼,又冒出个刘海柱,不免会觉的有些烦心。

    心烦想抽烟,一摸烟盒,已经空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冷静下来,渐渐的,我想出了一个办法。

    撸管真的管用吗?或许只能让我轻松一时,但是过后呢?

    算了不想了,先舒服一会算一会。

    我刚脱下裤子,脑海中就浮现了小馨。

    我感觉现在这样很恶心,我怕小馨也会觉的我恶心。

    但是又想,我们俩现在也没关系了。

    于是又脱下了裤子。

    反反复复,还是放弃了。

    最终我还是无法让自己冷静,穿好衣服推门就走了出去。

    外面很安静,可以说是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稀疏的几辆车罢了。

    找到一家36524,买了一包烟,玫瑰钻,后来想想,又买了一盒黄金叶。

    兜里和银行卡里其实也没剩多少钱了,金爷给我的钱,如果换做以前父母在的日子,足够花上大半年了,但是如今,却被自己这么挥霍掉了。

    蹲在大马路上抽起烟来,话说此刻的场景,是曾经自己经常幻想的。

    当时会想,自己一个人蹲在没人的大马路上,会是多酷多潇洒。

    但是现在我才知道,不是酷不是潇洒,而是落寞。

    蹲累了,就坐着,屁股疼了,继续蹲着。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这么寂寞。

    凌晨外面还是有些凉的,吹得我寒毛都竖了起来。

    正当我想要站起回家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女生摇摇晃晃的走在马路中间。

    看起来像是喝醉了,但是这周围还是有车的,我出于好心,跑过去拉住她的胳膊,想把她领到一旁来。

    谁知道我钢爪住她,就被她甩开了,并且用醉醺醺的口气说:“不用你管我,我好着呢!嘿嘿~”

    我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女孩,长的还可以,身材就内样,是个挺平常的女生,白白净净的,身上散发着青春和活力。

    她甩开我之后,摇摇晃晃的跟我擦肩而过,开始傻笑起来:“嘿嘿,你不要我,嘿嘿,你会后悔的。”

    我头都没回,有些无奈,反正她也跟我没关系。

    接着转身走到马路一旁,往家走去。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急刹车。

    我回头看见一辆面包车停在马路中间了。

    我急忙冲了过去,到了面包车边上,司机也从里面下来了。

    走到前面,我看见那个女生躺在地上,嘴还咧着笑。

    司机走过去之后蹲下:“哎呀小姐怎么喝这么醉啊。”

    看她没事,想着直接回家吧,但是不巧的是,我看见这个司机大叔在这个女孩的胸部上抓了一些。

    并且发出猥琐的笑声。我用脚尖碰了碰他,他回头,长得很让人恶心。

    他看着我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依旧蛮横的说:“干嘛?”

    我指了指他怀中的那个女生:“放开她,我妹妹,别以为我刚才没看见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妹妹?”他怀疑的看了我一眼,“有证据吗?”

    我一脚踹到他腮帮子上,然后拿出宏哥给的折叠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一刀捅进他大腿上。

    他痛苦的嚎叫起来。

    我看着他:”这就是证据。”

    “杀人了!疼死我了!”他开始嚎叫起来,声音很大。

    远处有几辆车行驶过来。

    我看着情况不对,没理他,抱起那个女生一路小跑过了马路。

    离的很远了,我依旧能听见那个大叔的嚎叫声,至于吗,挨一刀子而已。

    想到刀子,我竟然忘了刀子还没拔出来呢,无奈之下我把这个女生放在地上。

    然后跑了回去,大马路上又停了别的车子,下来了三四个围观的人。

    我直接挤了进去:“我是医生。”

    然后按住这个大叔的大腿,把刀直接抽了出来。

    “啊!!!!”他嚎叫了一声。

    我没理他,转身又跑了回去。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