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匕首的功能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房间坐了一会,畅哥就把电话给我打过来了,语气很是严肃:“抓到杀老鳖的人了么?”

    “没呢,宏哥都说不知道,那就是真的不知道了,咱们都别着急,凶手肯定会被抓住的,到时候咱俩解决了他。”

    “嗯,我这等的心烦,晚上睡不着,老想着给老鳖打个电话,但是他接不了了。”

    “行了畅哥,过去的就过去了,报了仇,老鳖照样还是咱兄弟,活在咱心里。”我说。

    “嗯,知道了,如果发现了是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行。”

    挂了电话,心里很烦,这罪恶城都归大龙一个人管了,抓个人还这么难,我又无奈走了出去。

    走到宏哥面前说:“龙哥呢?”

    “一大早就又出去了,应该是给你们办事去了。”宏哥看着电视,头也没回的说。

    “宏哥你咋的了,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是不是跟琪姐吵架了?”

    “没有,哥没事,好着呢,你也不用担心了,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别再堕落。”

    “我没堕落。”我小声说。

    这时宏哥回头看着我笑道:“是不是换做之前的你,拼了命也要去追到杀死老鳖的那个人吧?然后到时候让人给你毙了。”

    “应该是吧。”我说。

    “来坐,咱哥俩这么久没见好好唠唠。”

    接着我很听话,坐到了宏哥的身边,宏哥递给我一支烟,然后打着火。

    我吸了一口,宏哥搂住我的肩膀:“你说咱俩往后会不会变成敌人呢?”

    “怎么可能,咱俩这关系,这么铁,你是我哥。”我说。

    “呵呵,是么,其实你这么觉的挺好,我也这么觉着的,就算真的成敌人,我也不会跟你动手。”

    “那是必然的,咱俩谁跟谁,我也不跟你动手,咱们俩永远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你开到哪我就跟到啊哪。”我说。

    宏哥哈哈大笑两声:“你这小子在大龙这呆着,嘴还真变甜了。”

    接着宏哥表情黯淡下去,一秒钟后又恢复到了原状。

    “你怎么了宏哥?”我问。

    虽然宏哥一直是一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人,潇潇洒洒的,但是他难过或者有心事的时候,表情总会黯淡几秒钟,然后又恢复到原样跟没事人一样,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我大天,跟宏哥这么长时间的感情了,一直拿宏哥当亲哥的人,肯定能看出来。

    “宏哥,琪姐最近还好吗?”

    宏哥抽了口烟:“那是必须的好,也不看看天天伺候着谁,把哥伺候的好她就过的好,还有,叫特么嫂子你想让我说多少遍?!”

    “好好好,嫂子,不过你这话真是吹牛b了,你也不怕我告诉琪姐,哦不,嫂子,让她给你一顿爆捶。”

    “她敢!!”宏哥继续吹起了牛b,“给她三个胆子,我跟你说就三个胆子,他要敢跟我顶嘴或者碰我一下,我都能给她揍懵b了,在家里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问问她敢还口吗?”

    我笑笑:“你把电话告诉我我给她打过去问问。”

    宏哥咳嗽了两声:“咱们跳过这个话题,最近过的怎么样啊?”

    我服了,宏哥转移话题的功力还真是很差,最近过的怎么样?这句话貌似问过我不少遍了。

    傻子都能听出来他不想丢面子,但是我就想让他丢面子。

    “你先别说别的,我让你告诉我琪姐电话号。”我说。

    “你又想干啥?上次意淫你嫂子的事我还生气呢,现在又要要电话号?勾引你嫂子啊你要?”

    “我就问问你俩在家谁是老大。”

    “吹牛b,当然是我!”宏哥说着还拍了一下胸口。

    我挑眉看了他一眼。

    他气势一下子就弱了:“好吧是她。”

    他果然承认了,正当我想抓住这次机会装装b的时候。

    他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我,然后抓住我的领子把我按在地上一顿揍,这就是传说中的强不见反被草?妈的我们俩男的怎么闹,最后疼的我在地上抽搐起来,大腿内侧,胸肌,咳咳,都很疼,而宏哥像没事人儿一样,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抽着烟看着电视,丝毫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脸皮,为何如此坚硬,为何如此之厚,他是怎么做到的,哎,我就不问了,我不怕被揍,我怕被掐。

    靠在沙发上歇了一会,电视里演的是一些综艺节目,也不知道宏哥看着啥意思。

    掏出手机,还是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心里未免有些失落,这小脸到底咋想的,难道就因为我昨天晚上问的问题,所以就不想再跟我有半点联系了吗?我使劲甩了甩头,劝告自己不要多想,不要多想,就算她不喜欢我,我也不能上杆子去找她,不是怕没面子,是怕找了她她再不想鸟我,那我不就彻底成了一个傻比了吗。

    所以,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如果缘分真的就此画上句号,那也认了,从此各走各的各过各的,反正,想找个女人,一点都不难,只不过,不是我女神。

    “你小子怎么又这表情,又失恋了?谁啊?哥帮你去说说。”宏哥说。

    “没有没有,我就没恋,何谈的失恋。”我说。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老给我整这些词,还特么何谈,何谈你奶b。”

    “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

    “看你小子这样,你不知道我都清楚,你肯定喜欢那个小脸,是不是?”

    我抬起头看着他:“你特么连曼姐都忘了,怎么还能想起小脸?”

    “因为我看你俩老眉来眼去的,没准以后成弟妹了所以就一直没敢忘她,不过话说回来你俩成了吗?”

    我摇了摇头:“成个毛,我都没想成。”

    “是不是啊,看你这一脸失落加伤心的表情就跟让人甩了似的,说实话,哥在这呢,谁跟你抢媳妇,哥给你平了他一家老小。”

    其实要换成我以前的性格,我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的告诉宏哥,让宏哥去干他,帮我解气,但是这次我没有,因为我没有理由,小脸喜欢谁是她的选择,我凭什么去干涉呢,我也没资格。

    其实,每个男人都有这样的心里,自己喜欢的女生喜欢别人,自己就有种想要当着自己喜欢的女生面揍那个男的,但是这种想法多数是不可能实现的,很幼稚,会让你喜欢的女生对你越来越没有好感。

    “不用了,宏哥,谢谢你,我没事,不能成就不能成,日子还得过,老子还是一样潇洒,还是能找女人。”

    “这就对了男人嘛就是要洒脱,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有谁会喜欢?你说对吧,该面对的就要面对,有啥,吹牛b了这方面的。”

    呆到中午,大龙带着蛟哥回来了,大龙看起来异常疲惫,黑眼圈挂在眼眶子上,耷拉着眼皮,叼着烟,进屋之后坐到了宏哥的身边看着蛟哥:“给我拿点粉。”

    “大龙,这玩应少吸,别上瘾了,就不好整了。”

    大龙摇了摇头:“没,就是太疲惫了想精神一下,要不然还真扛不住,说完事我就睡了。”

    “龙哥,谢谢你,麻烦你了。”我很不好意思。

    大龙咧嘴笑了一下:“跟我你还客气。”

    宏哥也笑了,但是笑容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大龙,抓到人了?”

    大龙点头:“等会说。”

    蛟哥给大龙取出一包白粉,然后大龙又开始找锡箔纸跟吸管,吸管放进鼻子里,猛的吸了一口,浑身一抽搐然后仰起头,过了好一会,大龙恢复了正常,睁开眼,双目有神了许多,白粉这东西?真的那么好吸,我突然来了兴趣。

    我脑袋上突然挨了一巴掌:“别以为老子看不出你心里想的啥,这东西你要敢碰,我要不卸你俩胳膊,我就不姓梁。”

    好吧,宏哥的大名叫梁天宏。

    “知道了宏哥,我肯定不带碰的,你放心。”我说。

    “这就行。”宏哥这时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大龙又点起一支烟来,然后我跟宏哥蛟哥一起点着一支烟。

    大龙抽了一口淡淡的说:“我昨晚到现在一直在打听,杀死老鳖的,其实是一个杀人团伙,他们团伙名叫断指帮,说的不是指头断了,而是一个动作,就是杀人的时候总是会故意把中指弯到手心藏起来,他们做事一向狂妄,明目张胆,只不过在道上不出名,偶尔有几笔生意,他们都会做,而且用弯起中指这个动作,告诉道上的人,他们是断指帮的,其实他们也想借助这个动作出名,只是效果一直不好,这次杀老鳖,是他们接了一笔生意,所以才动的手。”

    “是谁指使的?”宏哥问。

    “是哪个被赵畅用拳头差点打死的那个人的家属,那个人本来是重伤,现在没抢救过来死了,而且那家里人都挺有钱的,所以才找到了断指帮,我问了,他们本来是想杀赵畅的,只不过赵畅现在一直跟在我的,他们不敢下手,所以把目标转向了老鳖。”

    宏哥抽了口烟:“你现在把他们都抓起来了?关哪了?”

    “一个仓库里,先饿他们一天一夜,等明天让赵畅宰了他们。”

    宏哥冷笑一声,没说话。

    也不知道宏哥是怎么了。

    但是现在我没有心思想这些,我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去给那帮b们都宰了,碎尸万段,千刀万剐了。

    这时我从兜里掏出宏哥给我的那把折叠刀,我永远都带在身上,好像习惯了。

    宏哥也看见了笑了:“你玩明白了吗?”

    我看着宏哥:“啥意思。”

    接着宏哥接过刀,然后按住背面最底下的一个钉子头状的地方,然后刀突然飞出去了,直接扎在了墙上。

    我愣住了:“我一直以为是个钉子,原来还有这功能呢?”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