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出院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医院整整呆了三个月,天气也从秋天变成了冬天,离过年也没多久了,想想从s市跑路到z市,也已经呆了差不多半年了,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医院竟然度过了这么长时间。

    开始的时候每天换药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每次护师来给我换药的时候,我都做好了去鬼门关转一圈的准备,而畅哥每次都疼的哇哇大叫,但是到后来,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了,疼的不是那么激烈了,不过每次看自己满身的刀口自己都觉的各应,前一个月的时候牙不刷脸不洗的,上厕所也费劲,到第二个月的时候开始刷刷牙,洗洗脸,用湿毛巾擦擦身子什么的了,不过这可给蛟哥给五哥累坏了,蛟哥还好,照顾我们俩人,而五哥却照顾花哥大雕阿智徐星他们四个,五哥开始也抱怨,后来就习惯了,其实也是龙哥安排好的,为了磨练磨练五哥的耐性。

    龙哥也时不时的来看我们一次,跟我们说说话什么的,而且龙哥确实包了我们的医药费,就我们六个人,这三个月来的医药费后面差不多要加好几个0,但是龙哥却一点心疼的样子都没有,看起来依旧笑呵呵的,经常给我们买一些水果,吃的,而蛟哥的任务是把这些吃的送到我们的嘴里。

    当然我们最惦记的事是龙哥找没找到那个光头壮汉,这三个月来龙哥真是发动了全市的势力去找这么一个人,但是人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也是够让龙哥头疼的,貌似这个光头壮汉已经逃出罪恶城了,在这个罪恶城他本人的消息却一点都打听不到,龙哥在我们住院第二天晚上就把本事所有脑袋上有纹身的都抓来了,但一个都不是,因为他们所有人都跟啥都不知道一样,龙哥拿着枪顶在他们的脑门子上他们都是一脸的茫然,所以他们应该真的不是,所以大龙就都给放了,然后又发动所有的势力在道上询问这个人,最终人没打听到在哪里,不过还是打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消息,这个人外号大蛇,因为这个人非常的缠人,抓住一点小事就不放,而且只欺负比他弱小的人,挺让人恶心的,在南郊开了一家小棋牌社跟一家小大众浴池,生意一直不怎么样,而且他也就是个小混混,没什么底子没什么关系,而且还是个有家室的人,所以龙哥就一直叫人暗中盯着那两个人场子,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变动,但是这两个场子每天正常点营业,也没什么别的状况,大蛇也没有回来过,但是龙哥一直没有去动哪两个场子,因为他在等着我们出院,让我们亲手去解决这些事。

    大龙这段日子也不是光忙这一件事了,他还要安抚大雕他们的家人,本来他们都是想要报警解决这件事的,被大龙拦住了,具体怎么拦住的我不知道,但我听蛟哥说是因为龙哥动怒了,说了几句话,直接给大雕他们那些人的家长给吓住了,这句话是:“谁要敢报警就是跟我大龙过不去,跟我大龙过不去后果你们自己去想。”

    没有人是不怕的,因为他们是正经人,有正经工作,肯定都会怕像大龙这种的黑社会大哥,他们惹不起。

    医院哪个护士乔娇娇貌似还真的看上了蛟哥,自从上次在病房选了蛟哥之后,这个乔娇娇就天天来我们病房,主动给我们接尿什么的,还跟我们唠嗑,给我们削苹果,我知道后两者都不在她的工作范围之内,但是她都做了,如果病房里蛟哥不在,她脸上就会闪过一丝丝的失落,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依旧被我跟畅哥看的清清楚楚,蛟哥不在,她话说的也少了,而且也不主动跟我们说话什么的。

    但是如果蛟哥在,那她脸上永远带着甜美的笑容。

    但是蛟哥一直对人家不冷不热的,听蛟哥说他们俩出去吃过两顿饭,虽然说蛟哥对这个乔娇娇有好感,但是却一直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还是担心自己祸害了人家,无论我们怎么劝他都是在犹豫,对感情这方面,蛟哥确实有些优柔寡断了,但是乔娇娇经常找蛟哥这件事,却让五哥有点上火,而且听他说他还趁机想找乔娇娇吃顿饭,但是乔娇娇拒绝了,正眼都不带看他一下的,这让五哥有点郁闷,还因为这事跟我和畅哥还有蛟哥絮叨了老半天,最后蛟哥有些无奈直接给他轰出去了。

    畅哥这期间也是两天给宇姐打个电话,用自己善意的谎言成功的骗过了宇姐,每次他挂断电话露出贱笑的时候,我跟蛟哥都会鄙视他损他很久,但是畅哥依旧厚着自己的脸皮无视我们的各种攻击,蛟哥还给他买了个新手机,新卡,然后畅哥又编了一个找不到缺陷的谎言,又把宇姐给骗过了,当然我知道畅哥也是因为不想让宇姐担心才这样做的,要让宇姐知道畅哥被砍成这样,宇姐绝对会心疼死的,但就算是这样,以后他俩上床,看见畅哥身上的刀疤,宇姐还是一样会怀疑会心疼的,好吧我承认我这个想法有些邪恶了。

    这三个月来还发生了一件让我感觉有些麻烦的事,曼姐不知道有啥事,要找我唠唠,但是打我电话一直关机,所以满世界找不到,曼姐也让宇姐也问畅哥问我了,畅哥也说不知道,所以曼姐果断给宏哥打了电话,说联系不到我了,所以宏哥就给大龙打过去了,最后大龙有些解释不清,就把电话给我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释清楚,说我最近不想跟她们联系了怎么怎么着的,但是我没把我被砍的事说出来,因为如果我说出来了,宏哥肯定二话不说就奔过来了,我不能再给他找事了,但是我好奇的是曼姐究竟想要跟我说啥。

    三个月我电话都没开机,跟大祥哥也没有联系过,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在孤独的一个人在夜里坐在保安室里抽烟,还是又有新来的陪他了,而且他不知道我的消息,应该也会担心吧,我决定出院就去找他,跟他喝点酒,顺便说一下最近的情况,我绝对见了他就跟他把所有的实话都说出来,拿他当兄弟就不能隐瞒自己的事了。

    最后一个月的时候自己已经能下床随便走走了,可以去跟大雕他们聊会天,大雕跟花哥他们三个月没去训练,也不知道他们教练会怎么样,而且他们的父母都很担心,这都是让他们很头疼的事,当然对于花哥来说最头疼的事就是如果有了身上这些刀疤,他泡妞会不会减少成功率。

    结果大雕斜眼看着他异常淡定的说:“就算没刀疤成功率也是百分之1。”

    然后两个人差点掐起来,不过互相有伤,就都只是耍了耍嘴皮子。

    大雕身上好几个伤口都缝针了,看起来有些吓人,而且胳膊处的刀疤也挺多的,这幸好是到了冬天了,如果是夏天穿着半截袖该有多吓人。

    我跟畅哥身上有刀疤也不舒服,所以我们俩决定出院了就去纹个身,但是具体纹什么我们都不知道,而且纹身这东西我们也不懂,后来蛟哥跟我们说让我们一人纹一条过肩龙,要大一些的,然后让各自的大哥去给画上眼,说这是证明你是有大哥的。

    畅哥还说他想抗关公,说关公霸气,蛟哥对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关公,你扛不住,而且你也没资格扛。”

    今天出院,龙哥特意开了好几辆车来,说给我们接风,然后给我们六个人一人买了一套挺精神的衣服,穿起来也挺暖和的,我这都好久没有出去透透气了,闻了三个月的消毒水味,给我恶心的呛不住劲了。

    而且龙哥还说今天请我们喝酒去大饭店吃饭,但是大雕他们都不去了,因为家里都有事,也没啥心情喝酒吃饭的,我跟畅哥倒是无所谓了,爱谁谁。

    这天气是真的冷了,一出医院风嗖嗖的,而且还下雪了,下的还挺大,路上都铺上厚厚的一层,我们还真有点不适应,上了龙哥的大奔驰车,然后龙哥叼起一只烟来,递给了我们一人一支。

    在医院一个多月都没抽烟,都快戒了,不过到后来我们又开始偷偷的躲在厕所里吸烟了。

    打着火,畅哥吸了一口:“龙哥,今天去哪吃饭啊。”

    “大饭店。”大龙笑了笑。

    “好的好的,哪带不带我们去洗个澡啥的?”我问。

    “这都是一条龙,今天你们想干啥干啥,我请客。”大龙异常豪爽。

    “龙哥真给力。”我们把各种夸赞砸在了大龙的身上。

    然后龙哥启动了车子,直接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就到了一家大酒店门口,异常的豪华,饭店门口停的都是清一色豪车,什么奔驰宝马保时捷,大龙车子一停,下了车,带着我们身后一票子人就走进了饭店,哪饭店门口的保安看见了大龙开口就喊道:“龙哥好!”

    大龙非常豪迈,直接从兜里抽出好几张红钞票,直接甩在了保安的身上。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