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我是个扫把星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她是想自己弥补你犯下的错误,所以才会这么做的,但是却没想到在医院遇到了你,也许这世界上就是这么多巧合吧,那天你问我她喜不喜欢你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把实话说出来,但是小脸抢先了一步,并且对你说了谎,之后你就走了,她还大哭了一场,你不知道吧,呵呵,李胜奇出院后还要跟小脸复合,但是小脸没同意,因为她觉的自己已经爱上你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忘,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找你的。”曼姐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了,“跟她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是真心不想再看她被感情折磨下去了,我都为她感到不值,大天,这些话都是小脸喝醉之后告诉我的,我今天是忍不住了才跟你说的,其实小脸是想把这些事隐藏在心底一辈子的,直到忘了你哪天。”

    她说完之后开始小声的抽泣起来,我脑袋也懵了,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反正我此时此刻有一种抓狂的感觉,我使劲的皱起眉来,强忍住泪水,然后我用双手抓住自己的脑袋,使劲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然后我抬起头粗喘了几口气,好想抽烟,好难受啊,之后我就用拳头用力捶打了两下脑袋,之后又开始捶打自己的胸口,我憋气,真的,看来自己一直把小脸看的太坏了,我自己为什么就没想到这些呢,我早就应该感觉的到她喜欢我啊。

    “啊!!”我痛苦的嘶吼了一声,感觉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也是最对不起小脸的人,把她误会的这么深。

    “大天,别这样了,想哭就大哭一场,哭出来就会好很多,像我一样。”曼姐边抽泣边对我说。

    紧接着她坐起身来,然后把停止的歌放了出来,本身这首歌就很伤感,听了之后我脑海中跟小脸的种种记忆就跟翻篇似的刷刷刷的划过,一瞬间我就泪流满面了,我承认我在感情这方面非常的脆弱,我不想哭但是我忍不住,曼姐好像故意把声音开的很大,所以我尽管放声大哭她也不会听到,接着我捶打着沙发,坐也坐不稳,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反正是很抓狂,很折磨自己,很虐心。

    我再次抓住自己的头发,然后低下头去,心跳的异常快也异常的厉害。

    我就这么哭了差不多五分钟,包房的门开了,畅哥跟宇姐两个人瞬间捂住耳朵。

    紧接着畅哥说了一句话,但是我跟曼姐都没有听清他说的是啥。

    这时畅哥就把灯开开了,看见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也愣住了,然后他急忙把正在播放的歌曲关上,这时我才听清我哭的声音到底有多大。

    自己的声音很嘶哑,扯得嗓子都很疼,畅哥走到我的身边坐了下去:“怎么我们才出去几分钟回来就成这样了?曼姐,大天到底咋了,咋哭成这样呢,还有你,你咋也哭了?”

    畅哥边说边搂住我的肩膀:“咋的了别哭了,倒是说说啊。”

    “畅儿,你就让他好好哭一场吧,看得出来,他心里的委屈跟压力积攒的太多太多了。”宇姐也开口了,边说边走到了曼姐的身边坐下。

    我仰起头,想把眼泪灌回去,但是它却随着我脸庞划过,畅哥伸手给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我草,大天,什么事情能让你哭成这样呢,哎,算了我不问了,想哭就哭吧,没事在兄弟面前哭不丢人,男人嘛,谁都哭过,没哭过还算什么瘠薄柔情汉子,对吧。”

    我点点头,咧着嘴,说不出一句话,我竖起两根手指头,畅哥立马明白我什么意思了,然后赶紧掏出烟从烟盒中取出一根放在我两根手指间,接着我叼在了嘴里他给我打着火。

    我抽了一口,扑哧一口就呛着我了,因为我哭的太歇斯底里了,我使劲咳嗽了两声,肺部剧烈疼痛起来,畅哥赶紧拍了拍我的后背:“快点给他点瓶饮料。”

    我挥了挥手,说话都说不利索:“不。。不用。”

    然后我继续哭,自从父母过世之后,我第一次哭了这么久,哭好一阵才停,然后唱歌,唱着唱着就又哭出来,就这样一会哭一会闹一会笑的,整的自己跟个神经病似的,他们都在看着我,但是我无所谓,又不是外人,啥都不怕,唱了很多很多伤感的歌曲,我唱的虽然不好听但是我真的用心去唱了,俩小时之内我自己就抽了半盒多的烟,当我再要取烟的时候,畅哥赶紧抓住了我的手腕:“别极薄抽了,这可是我花钱买的。”

    我对着他笑了笑:“多少钱我明天十倍给你。”

    畅哥表情突然就变了:“你以为老子这么说是在乎哪点钱?我是为你身子着想,谁他妈抽烟抽这么猛的?你给我找找,心里难受也不能靠抽烟来发泄啊,没用的,不行咱就喝酒!喝醉了喝吐了就他妈啥都不想了。”

    “来,喝吧。”反正我是无所谓。

    畅哥愣了一下在我耳边小声说:“别喝了,小心身上的纹身,等好了再陪你行不?”

    “草,纹身咋的了?这他妈有啥?算事吗!”说完我站起身来,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然后一件衣服一件衣服的开始脱,畅哥急忙拦住我,咬着牙:“你他妈疯了,说话那么大声干嘛?”

    “我草这有啥?”我喊道。

    “你冷静冷静!!”畅哥憋着气不敢大声说话。

    这时歌突然就停止了。

    “你俩咋又吵起来了?怎么了又?大天你咋把衣服脱了?”宇姐说道。

    屋里瞬间就安静了。

    我顿了一下,稍微让自己冷静下来:“有点热。”

    紧接着我坐了下去,趁畅哥不注意点起一支烟来,等他回过头看着了,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抽了口烟:“曼姐,既然小脸喜欢我我又喜欢小脸,那干啥不能处对象呢?我都不知道我哭个啥劲,是不是太傻了?”想到这我突然就开心了。

    而曼姐过后的一句话让我的心情再次跌落谷底。

    “大天,别再去找小脸了,让她就这么忘记吧,你也忘了吧。”

    “凭他妈什么?”我突然就怒了。

    曼姐突然站了起来:“你觉的你自己能给她幸福吗?你敢保证你能给她幸福不让她受一点伤害吗!你如果能保证我绝对不拦着你!”

    我怔住了,是啊,自己本身就是个浪子,还在社会上混,我能给她什么幸福呢?给她的应该都是伤害吧,曼姐说的对,就这么忘了吧,对我和她都是有好处的,自己不能不理智,我必须要静下心来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想了好久好久,我还是觉的自己根本不能给她幸福,所以,我决定在脑海中抹去这段感情,但是究竟能不能成功,就得看自己的造化了,当然时间也会慢慢让一段回忆慢慢从清晰变的模糊,伤心总是一时的,过后还是好汉。

    但是我心里就是他妈的不甘心,真的,我好想拥有这一段感情,哪怕只是短暂的,但是我如果这么想,是不是就显得自己太过自私了,我不能毁了小脸,她是个好女孩,应该会有更好的归宿,而我却什么都算不上,也给不了她什么。

    我撇掉烟头,气氛有些说不出的僵硬,没有一个人说话。

    晚上是畅哥送小脸跟曼姐回去的,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然后才大马路上转了好久好久,凌晨两三点才回家,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很多个未接电话都是蛟哥跟大龙打的。

    打开家门,我静悄悄的走了进去,连灯都没开,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就连关门都是轻轻的,然后我脱掉衣服,钻进了暖和的被窝,想着赶紧睡着吧,但是我一闭眼就会想很多事,不光是跟小脸有关系,还有大祥哥,还有一些曾经的回忆,我觉的自己就是个扫把星,到哪就把灾祸带到哪,如果不认识墩子,他也不会因此而废了,如果不是自己冲动,就不会把烂摊子留给金爷他们了,如果不是来到罪恶城,就不会让大龙这么费心的照顾我了,如果不认识小脸,就不会有这段感情了,如果不认识老鳖,他或许就不会死了,如果不认识畅哥,他也不会来混社会了,如果不认识大祥哥,他也不会走了,而且现在我竟然还在想,如果父母不是生了我,或者就不会遭遇那场车祸了。

    或许自己上辈子就是造的孽太多了,所以才会把灾祸带给身边的人,如果自己现在了断了自己会不会给他们减少很多麻烦?

    说实话自己还真动了这个念头,但是反过来又一想,我自己死了倒是一身轻松了,不知道那些在乎我的人会怎样呢,况且我也不敢死。

    失眠一夜,辗转反侧,身上的纹身部分也隐隐作痛,天都大亮了我还睁着个眼睛,觉的自己好疲惫,但是一闭眼就会想很多事,反正这种感觉是异常的纠结。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