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九点的手术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依旧是一片漆黑,只有病房里的灯是亮着的,而金爷却依旧坐在我的身边,只是低着头,双手不断的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

    我刚睁开眼睛,便小声说道:“金爷,几点了。”

    金爷听到了我的声音,猛然间抬起头,眼睛瞪得老大而且黑眼圈也挺严重的:“大天,醒了?感觉如何?”

    “我没事。”我声音有些嘶哑,其实我本来就没什么事,也没受什么伤。

    金爷听到我的声音有些难听,所以就喂我喝了一杯水,随后我继续问道:“金爷,几点了。”

    金爷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大金手表:“五点半了。”

    我舒了口气:“原来没睡多久啊,金爷,这次任务成功了吗?”

    金爷点点头,然后一拍自己的手,看起来又疲惫又高兴:“成了,这次任务危险性很大,你们能死里逃生已经很不容易了,大天,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没给我丢脸!”

    得到了金爷的赞赏跟肯定,我也就知足了,但是此时我却不知道为啥就是开心不起来,总觉的有件心事没有问,但是却又想不起来了。

    这一觉睡的我都迷糊了,我打了个哈欠,坐起身来:“金爷,我想抽支烟。”

    “这是医院,忍忍吧,实在忍不住去厕所抽一根去,正好我也憋了半天了,一起去吧,你也没什么事,明天就办出院手续吧。”

    我点点头,下床穿鞋的一瞬间,我猛然间想到要问什么事情了,于是我非常激动的站起身来,声音略微有些颤抖:“金爷,豹子跟毛球两个人怎么样了?没事吧?”

    金爷抬起头,用一种不知道包含着什么意思的眼神看着我:“抽支烟再说吧。”

    不过我看金爷的表情跟他说话的语气,心里都是慌了一下,不会真的出事了吧,怎么可能呢,不会的,当然不会了,自己也不能多想是不是。

    可是我大脑依旧一片空白进厕所的时候还差点撞到了门上。

    金爷掏出一盒烟,然后递给了我一根,他自己钓上了一根。

    我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给金爷打着火了,接着把自己嘴上的这根烟也点着。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闭上眼睛,享受着尼古丁在肺中穿梭的满足感。

    紧接着,吐出一大团的烟雾,这时我睁开眼睛,缓缓的问道:“金爷,告诉我好不好,豹子跟毛球到底出没出事?他们在哪个病房呢?我想去看看。”

    金爷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

    “金爷你就直说好吗?我心里真的非常担心他们,他们两个都中枪了,我好怕他们出事啊,金爷,快点告诉我吧!”

    金爷也看出了我的担忧,不过依旧沉思了几分钟,才抬起头说道:“豹子其实并无大碍,伤势不算特别的严重,只是脸上有些皮外伤,右肩中了一枪,不过幸好的是,这一枪没有卡在里面,而是直接穿了出去,这样也好,所以也就是需要静养,静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而且医生说了,应该不会有后遗症,所以,你也别担心了。”

    听到豹子没什么大事,我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于是继续问道:“那毛球呢,也应该没事吧。”

    金爷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心里猛然间又慌了:“毛球,没事吧?他怎么样了?”

    “哎,这孩子,如果他不能度过这一关,那这辈子就荒废了,大好的青春和年华,也就这么栽了。”

    “金爷,你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毛球到底怎么了啊你说啊!”我声音有些大。

    “毛球,胳膊处的那一刀捅的很深,估计要缝好多针,而且他背后被打中的那一枪,正中在脊椎骨上,脊椎骨上的神经被破坏掉了,而且子弹还卡在了脊椎骨里,所以必须要做手术才能取出来,医生说了,这孩子往后很有可能从胸部往下都瘫痪了,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这孩子就要做一辈子的轮椅了。”

    听到这,我手里的烟已经落在了地上,然后腿一软,心一慌,直接坐在了地上,也不管地上脏还是不脏了。

    我双眼瞪着前方发呆,口中有些说不出的苦涩,毛球很有可能瘫痪?那跟废人还有什么区别呢,我心里越来越觉的对不起毛球了,从开始跟我到现在,没了一只眼睛,如果这次再瘫痪了,那我这个做大哥的,该怎么办?该怎么做?谁能教教我,谁能帮帮我?

    “大天,别这样,一起都会过去的,况且医生说的是有可能,又不是肯定,先等结果吧现在毛球还没醒呢,在重症监护病房呢,明天上午九点的手术,心里默默的祈祷他没事吧,就算他有事了,我也会给他一大笔的钱安排他到别的地方过安逸的生活的。”

    金爷的话我一句都没有听到心里去,因为我此时的思维太混乱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自己都很迷茫,先是墩子,再是毛球,那往后呢?是不是我身边的兄弟都会一个个跟着遭殃,说实话,我怕了,我不是怕自己怎么样,我是怕我身边的那些兄弟会再受伤,那样只能说我这个大哥没有当好。

    想到这,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反手又是一巴掌扇了上来。

    这两巴掌的力气我用的很大很大,自己都差点疼的流出眼泪来,嘴角也渐渐的流出了鲜血。

    金爷一把就抓住了我的两只手,然后愣是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随后把我按到他的怀中,他拍着我的后背:“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而此时,我却像投入父亲的怀抱一般,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不过,我忍住了,我知道此时的哭,那叫懦弱,是个男人,就不能被困难打败。

    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我听了金爷的话,在心中默默的祈祷毛球没有事情。

    而这次的行动,也可以算是成功了吧,钱跟货都到手了,而且我躺在病床上,听金爷说这李良是东啸会一个堂的堂主,如果堂主死了,那这个堂肯定也就混乱了,东啸会的内部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他们想要调整好都需要一段时间。

    而金爷对李良的评价也很高,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把他做掉的,这个人城府太深了,猜不透,不过那个时候用不着猜了,直接一枪就给了断了。

    金爷说往我卡上打了一百万,我们五个人,每人二十万,当是这次任务的奖励,然后让我们休息一段时间,该养病的养病,该玩的玩该疯的疯,反正最近36号街也是被警察严格看守的地方,不能往枪口上撞,所以我们暂时也要老老实实的。

    金爷跟我说,来医院的时候,看到豹子跟毛球的样子,医生就直接把警察叫过来了,毕竟中枪了,不是小事。

    警察来了之后,看到了情况,而且这警察跟金爷也不熟,所以金爷什么也没说,只是出了个面,内警察说等豹子跟毛球的伤好了之后,再来找他们谈这个事情,然后他们就走了。

    而盛子跟大祥哥,听金爷说现在还守在豹子的身边呢,豹子也一直在沉睡当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

    我又在病床上睡了一觉,七点多的时候,我就已经起来了,而金爷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看得出来,金爷很是疲惫。

    我起身去厕所洗了把脸,然后冲了冲头。

    回病房的时候,金爷都已经醒了,看着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真岁数大了,身体还熬不住了,没有原先的那种风采了,哎,看来以后还得多加锻炼啊。”

    说着金爷站起身来,扩了扩胸:“歇着吧,等会我让三土给你们带饭过来。”

    “金爷。”我缓缓的说道,“豹子在哪个病房?我想去看看他。”

    金爷点点头:“跟我来吧。”

    我们轻轻的推开了病房的门,刚进去就听见里面有人小声说话,我走了进去,大祥哥跟盛子坐在豹子的两侧,他们俩脸上都帖着纱布,脸肿的老高。

    不过依旧笑呵呵的。

    豹子躺在病床上眯着眼睛,不过也是醒了。

    金爷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们年轻人之间要说话,我就不打扰了。”说完金爷便走了出去。

    “大天哥。”他们三个齐喊道,不过声音很小。

    大祥哥跟盛子挺疲惫的,我看着他们俩:“一夜没睡吧都,都去休息会吧我陪会豹子。”

    “不急,毛球九点的手术,我们必须要看着他被推进手术室并且被平安的推出来,那样我们才有心情休息。”盛子仰起头。

    “我……我也要看着毛球,平安出来。”豹子非常虚弱的说道。

    “放心吧,毛球一定会没事的,咱们兄弟几个都在外面看着等着,他要敢有事就活剥了他。”我说。

    紧接着我摸了摸豹子的手:“疼不?”

    “就内样,男人嘛,一咬牙一跺脚就挺过去了,这点疼痛,不算啥。”豹子咧嘴笑了笑,嘴唇都泛白,而且都起皮了。

    “渴不渴?给你倒杯水。”我说。

    豹子点点头,然后,我就喂豹子喝了一杯水。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