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关二爷面前起誓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日魔这件事情闹的非常大,好几个主治医生都被他乱枪打死了,所以医院也因此暂时关门了,而且警察调查了老半天也根本调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日魔这个人,就好像来无影去无踪的一样,我觉的除了东啸会的人,根本没人见过日魔的本来面目。

    这次的行动,金爷他们大大的赚了一把,而金爷承诺给我们的一百万,也打进了我的银行卡里,但是我觉的,这钱要不要的都无所谓了,因为就因为这一百万,我们失去了一个好兄弟,所以,看到这钱,心里就会莫名其妙的悲伤起来,我把银行卡一直扔在床头上,连看都不看一眼。。

    毛球的死,在我心里面是一个结,不像是当头一棒,反倒像胸口一刀,扎的又深又痛,他被葬后,我一连三天都把自己憋在家里,而大祥哥,其实跟我的情况差不多,但是他跟毛球没有那么深的感情,而我跟毛球,有许多许多的回忆,真怀念啊,如果他能再叫我一声大天哥,那该有多好。

    每次大祥哥都是把饭菜买回来,然后敲了敲我的房门,我没有回应,他就说把菜放在门口了,我饿的时候来吃吧,他还说让我想开点,不要因此就把自己封闭了,可我一句都听不进去,每日三餐,大祥哥都准时送到,而我只有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才会起身去门口把饭菜端进来,都凉的彻彻底底了,我还是往嘴里送,吃完之后又躺下,一闭上眼就是毛球的脸,我根本睡不着,而且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金爷来看过我一次,只是在门口对我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可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畅哥宏哥强子老鹰也都来了一次,宏哥闻毛球死了之后,也大吃了一惊,他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我头都没有回,一直埋在膝下,地上全都是烟灰跟烟头。

    宏哥走到我的身边坐下,然后一楼我的肩膀,只是淡淡的开口:“谁做的。”

    我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我不想动嘴,因为我怕一个没忍住,自己就会大哭起来,我承认我懦弱,我就是爱哭,有什么事都爱哭,但是我哭也没有罪不是吗?哭是最好的发泄方法,但是此时此刻,我真的不想在宏哥面前哭。

    宏哥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跟毛球的感情也挺深的,失去一个兄弟的感觉,哥也体验承受过这种痛苦,头一天还对着你嘻嘻哈哈呢,这突然就离去了,搁谁也受不了,不过这些事情都是之前发生的事情,你又不能回去救他你说是不是?这都是命中注定的,这人的命啊,老天早就安排好了,你现在把自己憋在屋子里有什么用?看你这熬的,黑眼圈都这么严重了,人也瘦了一圈,哥看了之后真心不好受,你现在该做的就是打起精神来,不能让毛球白白的死掉,要替他报仇,要喝杀他的那个人的血,要剥杀他的那个人的皮,这才是你现在要做准备做的事情,你懂哥的话吗?我想你肯定听得明白也想的明白,哥说的这些,你可以不听,但你不可以不想,好好想想吧,不打扰你了。”说完宏哥起身走出了房间。

    没一会,门又开了,畅哥叼着一支烟就走到了我的身旁,我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思绪很乱很乱,早知道听畅哥的,就不应该去,真是活该,没有后悔药可吃。

    “唉……”畅哥叹了口气,“早说让你不去,你不听,现在自己难受了吧?当然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但是我觉的,命不是那么好拼的,有得就有失,老天都是公平的,我现在都看开的差不多了,刚开始都这样,兄弟之间永远的分离,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的,老鳖的这个坎,我道现在都还没过去呢,总觉的他还活在我的身边,当然我知道,毛球跟你的感情也很深,所以,我也希望你能看开点,别把自己封闭了。”

    我紧闭着眼睛,觉的什么都听不下去了,我就是愧疚与毛球,我就是对不起他,我还欠他一个对象,还欠他一份承诺,还欠他一条命,我欠的这些,或许只有下辈子可以还了。

    三天后,我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精神的衣服,只是镜子里的自己,很是颓废,黑眼圈挂的老高,不过这都无所谓了。

    我跟大祥哥在路边,每个人都叼着支烟,然后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着豹子家去了,这三天也没有见豹子跟盛子,也不知道这俩人的状况如何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

    到了豹子家门口,里面很安静,没有平时的欢乐,也没有平时的叫骂声。

    我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紧接着,我又敲了几下的门。

    “谁啊。”里面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我。”

    “大天哥?”豹子的声音变了一下。

    “嗯。”我应和完之后。

    门就开了,看到豹子的样子,我立马就顿住了,光着膀子,肩膀处的伤口还是很明显,黑眼圈非常的严重都有眼袋了,而且头发一看就好多天没有洗了,把他放在马路边说他是要饭的肯定都有人信,这时,我走向前去,给了豹子一个拥抱,拍了拍他的后背:“豹子,还难过呢。”

    “不难过了。”豹子笑呵呵的,然后也拥抱了我一下,就往后退了几步,“都过去这么多天了,还难过个什么劲。”

    “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我也难过,真的接受不了。”我抽了口烟。

    大祥哥顺手关上了门。

    豹子仰起了头:“大天哥……”

    “嗯?”

    豹子这时看向我,眼睛里泪光闪闪的:“我一直都没觉的毛球走了,我觉的他一直都在这间房子里,这道坎,我是真的踏不过去了,这么多年的兄弟,说没就没了,这个房子里没有他,我真他妈一点都不习惯,每天早上起来,我都像是习惯性的喊他的名字叫他起床,但是喊过才想起来,他已经走了,说真的,每次这个时候,我都想哭,我都想下去陪他,大天哥,你懂我的感觉对吗?你懂得。”豹子边说眼泪哗哗的就往下流。

    看到豹子这样,我鼻子也酸了,又伸出臂膀跟他拥抱了一下:“我懂得,当然懂得,毛球的仇,咱们一定会报的,我会给他一个交代,我会亲手宰了日魔的,我会为咱兄弟报仇的。”

    豹子点点头,咧着嘴,哇哇大哭起来,没了平时的男人摸样,而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好像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哭的撕心裂肺。

    这时,一个卧室的门嘭的就打开了,盛子叼着烟,头发翘的老高,而且穿着秋衣秋裤,就走了出来,出来之后,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灌了下去,随后他又冲着房间走去。

    “盛子。”我叫住了他。

    盛子停住了脚,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走上前去:“盛子,怎么了?”

    “没怎么。”盛子的语气冷冷的。

    我知道他心里肯定很难受,所以我就没说什么。

    我们四个都在沙发上坐着,哭声也渐渐的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死寂沉沉的一片。

    “这有关公像吗。”我突然开口。

    “有。”豹子回答。

    “拿出来吧,再拿出来酒还有刀。”

    “大天哥,要干什么?”豹子问。

    “你先拿出来吧。”

    我说完,豹子就起身去从屋子里取出一个关公像,加一瓶酒,跟一把刀。

    这时我又开口:“豹子,盛子,你们两个都去收拾一下吧,让关二爷看见你们这样,真的很丢人。”

    “大天哥,到底要干什么?”豹子问道。

    “听我的话,别问了。”我抽了口烟。

    豹子跟盛子俩人也听话,就进了卫生间,两个人是一起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头发跟脸都洗好了,然后还去卧室一人换了套衣服。

    我们四个,跪在关公像的面前,身前放着一碗酒,然后我的碗旁,放着一把刀。

    这时,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铿锵有力的开口:“我们兄弟四人,今日在关二爷面前起誓!定要用日魔的血来祭奠我们死去的毛球兄弟!不!我们兄弟四人要让东啸会所有的人都下去给我们兄弟赔罪!若此誓言没能办到,那我们兄弟四人愿在关二爷面前自行了断!”

    说完,我拿起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把血,滴进了面前这碗酒里,随后我把刀给了身边的大祥哥,大祥哥也直接划破了自己的手,然后开始往酒里滴血。

    随后豹子,跟盛子也一样。

    然后我们一齐举起面前这碗血酒,然后一口气直接闷了下去,随后我站起身来把这碗酒直接摔在了自己的面前,啪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大祥哥盛子还有豹子都跟着我的动作,把酒碗,全都摔碎在地。

    随后我们每人都给关公像上了三炷香。

    我也是做好打算了,必须要打垮这东啸会,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