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人在做天在看

文 / 张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姐,我求你听我的话行不行?求你了,好吗?”我说话都快没有力气了。

    阿紫姐眼泪不停的顺着脸颊往下淌,但是她却面带着笑容:“该怎么听呢?”

    “咱把孩子打掉,然后我他妈弄死李永康,就算配上我这条不值钱的命我他妈也要给他碎尸万段。”

    阿紫姐缓慢的摇了摇头,然后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哪会有这么简单的,我怀孕已经四个月了,如果打掉的话,会对我的身体造成很大影响的,或许以后都怀不上孩子了,所以我不能这么做,而且我如果真的把孩子打掉了,你肯定又会犯错,那样的话还会有更多人来替你偿还这一切的,大天,听话,姐没事,不过是生个孩子而已。”

    “不过是生个孩子而已……”我无奈的说着,然后冷笑了一声,阿紫姐把这句话说的多么轻描淡写,不过是生个孩子而已。

    “大天,男子汉不要流眼泪啊,都这么久没见姐姐了,不跟姐姐好好唠会磕吗?”阿紫姐擦了擦我刚夺出眼眶的眼泪。

    “好好唠%好好唠……”我说话有气无力的,身体都没有力气了。

    “栗子,阿宏,大天怎么脸色这么差啊?”

    宏哥抽了口烟,缓缓的开口:“听到你跟墩子消息的时候,吐血了……”

    “啊……”阿紫姐捂住了嘴,紧忙搂住了我:“大天,你别这么动气啊!阿宏,你怎么把事情告诉他了?不是说好要瞒一辈子的吧?”

    “不是我说的。”

    “那是谁?”

    “不知道,你问大天吧。”宏哥低下头去。

    阿紫姐并没有问我是谁告诉我的,而只是轻轻拍了两下我的后背:“姐姐现在不抽烟不喝酒天天吃好的,生活还不错呢,大天,你回来多久了,还有,跑路那段时间的生活好吗?”

    “回来有两个月了吧,一直再找你,可是他们都说你工作忙,跑路那段时间,我过的挺好的,有一帮哥哥照顾我,还有一帮兄弟。”

    “那就好,啥时候给我找个弟妹啊?”阿紫姐挑逗的说。

    “已经有了。”我笑了笑,“只不过不是咱们这边的,是我跑路那段时间找的,长的可漂亮呢,就是中间有好多事,最后我们才在一起的,在一起也有两个月了吧,天天打电话,也不能见面,她还要上学,各自在两个不同的城市,好憋屈啊妈的。”

    紧接着,我一句阿紫姐一句的就开始畅谈起来,阿紫姐脸上挂着笑容而也不流眼泪了,看起来很乐观很快乐的样子。

    而在我眼里跟心里,我却异常的心疼她,错误是我一个人犯的,为什么要我最亲的两个人去偿还呢?墩子,阿紫姐。

    越想心里越难过,只是我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故作开心的样子,跟阿紫姐聊啊聊啊聊的。

    宏哥跟琪姐在一旁的沙发上,很安静的坐着,宏哥烟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看起来心情蛮不好的。

    只在阿紫姐家呆了一个小时,我们便走了,上了车,我点着一支烟,然后脑袋歪着,靠在一旁的车窗上,紧接着,我缓缓的开口:“宏哥,我先提前跟你说一声。”

    “说什么?”宏哥看着我。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阿紫姐一个人承受这么多,李永康几把都不是,阿紫姐凭什么给他生儿子?虽然她已经怀孕了,但我还是想让她把孩子打掉,就算她以后再也还不上了,我也会养活她一辈子!”

    “然后呢?你决定干什么?”

    我抽了口烟:“我要弄死李永康!”

    “呵呵,冲动的时候永远都没有头脑。”宏哥无奈的笑了笑,“你知道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会有多少不好的后果发生吗?你想过吗?用我一一说给你听吗?”

    我没有说话,但是我心里依旧想的是,要弄死李永康。

    而宏哥这时继续开口了:“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那你就是默认了?那好,我就一一说给你听,如果你真的弄死了李永康,你是解气了,但是你让阿紫怎么办?她怀的虽然是李永康的骨肉,但哪个孩子也流着她自己的鲜血,唯一不会改变的就是阿紫是哪个孩子的亲妈,你想让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没有父亲是吗?再没有父爱的环境下长大,他将来会变成什么样你能想象得到吗?是,你想得挺美,让阿紫打掉孩子,一个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她真冒着风险打掉孩子,受了那么多罪,最后医生告诉她她以后不能再孕了,那你觉的她活着还有目标还有动力吗?是,她现在年轻,就算不能生孩子她也可以一样潇洒,去夜店,喝酒,跳舞,抽烟,上床,但是她老了呢?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的时候呢?那个时候你连你自己都顾不上了还怎么养活她?先抛开这些不说,如果你真的杀掉了李永康,那不用说,市长绝对会把矛头指向咱们,咱们现在本来就是前怕狼后怕虎的,何老二跟东啸会随便一个攻击都会让我们非常的伤,而你若杀死李永康,那咱们的敌人就多了一个市长,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无论多大的黑势力,只要市长一心想要除掉,那这个黑势力不会在本市多存活一秒的,而且煞爷没有什么后台,他只是自己一个人,只有咱们,只有一帮子兄弟,所以市长如果真的想要毁灭我们,哪太简单了,这后果你考虑过吗?不是不让你杀,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那么一天你会报仇雪恨的,你会解你的心头之气的,但不是现在,你要学会忍,否则你一辈子都不会成大事的。”

    宏哥说完,我也沉默了,的确,这些我都没有仔细的考虑过,而现在,我也明白了,宏哥最后几句话我听着最受用,那就是,要学会忍。

    宏哥把车开到了自己家的楼下,然后跟琪姐两个人下车了,下车之前他对我说:“哥跟你嫂子就快要结婚了,准备好份子钱吧,还有,哪两万块钱,打算啥时候还我啊?”

    “哎,我忘了,这就去银行给你整。”我笑了笑,“新婚快乐啊!”

    “臭小子。”宏哥笑着拍了我一下,然后转身跟琪姐两个人搂着腰进了楼道。

    看着他们离去,我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了。

    抽了支烟,才离去,从附近找了个银行,往宏哥的卡上,打了两万块钱过去。

    随后出去之后,我也没有回家,而是奔着36号街去了,到了墓园的门口,我拎着几瓶啤酒,就走了进去。

    里面空无一人,很空很空。

    而且这片墓园,不算大也不算小,我也是找了老半天,才看到了墩子的墓碑,离毛球的墓碑,也不远,我跪在墩子的墓碑前,看了看他的照片,还有墓碑上刻的字:亲兄弟向天辰之墓。

    墩子无父无母,只有我们这一群兄弟,他走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不舍,会不会有牵挂。

    我用牙咬开了酒瓶盖,然后对着墩子的墓碑撞了一下:“兄弟,好久没见了,今个儿找你来叙叙旧,我大天对不起你,所以我先干为敬。”

    说完,我一口气灌下了一瓶的啤酒,接着把空酒瓶往后一扔,一个没忍住,就站起身来吐了,吐的全是刚喝进去的酒。

    吐完之后,嗓子跟胃都很难受,不过无所谓了,紧接着我起开第二瓶:“兄弟啊,为我死,你不值,哥内时候那么对你,你还愿意帮我,哥好愧疚啊!仔细想想,我发现你们现在的结局,都是我当初一手造成的,如果我当初稍稍改一下决定,或许你就不会出现在这档子事了,不过,没后悔药可吃啊,咱们下辈子,再做兄弟吧,下辈子,你当我的老大,我替你偿命!”

    然后,我又灌下了第二瓶啤酒。

    随后,我启开了第三瓶:“兄弟啊,毛球已经去下面陪你了,估计你俩现在正看着我呢,这些话你俩都应该听得见,你们俩,都是我的兄弟,你们俩的仇,我大天会亲手去报的,让那些人,统统下去给你们做牛做马,放心吧,老子这双手已经沾过不少鲜血了,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只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啊,兄弟们,你们俩都先别急啊,这个日子,不会远的,你们放心吧,哥说话算话!干杯!”

    然后,我又喝下了第三瓶啤酒,异常的难受,喝的太急,又吐了。

    “人在做!!天在看!!!我草拟们妈的东啸会!草拟妈的李永康!都他妈给老子等着!老子会亲手把你们肢解了!我草拟们妈!”我仰天大喊了一声。

    然后便躺在了地上。

    从白天,一直到夜晚的降临,我就一直躺着,眯着眼睛,电话不知道响了多少遍了,可我就是没接。

    嘴里一直小声对墩子跟毛球俩人说话,认识这么久,或许我都没有对他们说过这么多的话,哎,墩子啊,毛球啊,你们两个小胖子,没了你们,我的确好孤独。

    () ( 人不轻狂枉少年 /7/74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