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0章 也当了一回床下英雄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于飞龙居然从省城回来了。

    也难怪于飞龙不放心,把事关自己前途的东西放在家里,他怎么可能不惦记。

    会议只开了一半,他就向带队的付市长请了假,谎称家里有点急事处理,晚饭没吃,就亲自开着建设局那辆破桑塔纳往清河赶。

    家里还真的出事了。

    于飞龙站在客厅里,拧开灯,第一眼就看到书房的门开着,他脸色一变,急步走进书房,眼前是一片狼籍,家里来贼了。

    “小柳,小柳。”于飞龙一边喊着柳清清,一边向楼上冲去,对他来说,关心柳清清是假,关心藏在她专用房间里的东西才是真的。

    去省城开会前,为把东西藏在哪里,于飞龙伤透了脑筋,交给朋友保管,他想都没想,这年头金钱重于友情,没有值得他信任的朋友,交给老婆柳清清,还不如交给孙巧仙那娘们,带在身边,容易弄丢,危险糸数更大。

    绞尽脑汁,他才从书房里那套《清河市志》上得到了启发,而且,他把东西藏进《清河市志》以后,又把整套《清河市志》放到了柳清清的专用房间里,柳清清不会轻易动自己的东西,只要他不动她的东西,他偶尔把什么东西放在她的房间里,她也不问不碰。

    即使有心人进了家门,即使进了柳清清的房间,也不太会注意到那一整套捆着的《清河市志》。

    嘴里喊着柳清清,于飞龙冲进了卧室,仅仅只冲床上瞥了一眼,就钻进了柳清清的专用房间。

    柳清清正在床上装睡,演员么,演什么象什么,何况她有一喝酒就要睡觉的毛病。

    当然,她是在装睡,她得装着什么都不知。

    那么,向天亮哪里去了呢?

    在听到于飞龙的车嗽叭声后,向天亮和柳清清就很快作出了决定。

    不能让于飞龙看到向天亮和柳清清在一起,这是柳清清考虑的,虽然夫妻关糸很僵,已经到了楼上楼下分房而睡的地步,但面子上总要做得妥当的。

    也不能让于飞龙看到向天亮在这个别墅出现,这是向天亮想到的,只要让他看到,只要他发现东西丢了,他马上就会明白是向天亮干的。

    向天亮正趴在柳清清的床底下。

    本来么,以向天亮的能耐,早就跳窗逃跑了,可是被柳清清关切的“缠住”了,她不知道她有那个能耐。

    当时于飞龙正匆匆上楼,可谓千钧一发,向天亮唯有跳窗而循,而柳清清却急中生智,硬让他往床底下躲。

    没办法,向天亮趴在床底下苦笑不已,刚刚笑过那个黑衣人,现在自己也变成床底下的英雄了。

    这几天怎么啦,前有孙巧仙家的阁楼,现有柳清清的床上,倒霉催的吧。

    向天亮倒没有害怕,狗急了能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最坏的打算,不过是被于飞龙发现,两人撕破脸皮皮,恩断义绝。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向天亮没什么可输的,大不了丢了工作回家务农,最不济,也能南下深圳当个保安什么的。

    于飞龙就不一样了,他是不敢赌也输不起的人,如果整个事件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他将在清河市再无立足之地。

    只是肩部挨了黑衣人重重的一击,现在开始了隐隐作痛,向天亮唯有咬牙忍着。

    正在向天亮胡思乱想之际,于飞龙回到了卧室,手里赫然提着那一整套《清河市志》。

    向天亮心里一乐,看样子于飞龙还没打开检查,不然的话,他早已暴跳如雷了。

    于飞龙推醒了柳清清,“小柳,小柳,快醒醒。”

    柳清清揉着眼睛,象是刚醒似的,“老于,你,你几时回来的?”

    “我刚回来。”于飞龙说道,“快起来吧,家里进贼了。”

    柳清清坐了起来,一脸惊恐的反问:“家里进贼了,在哪里呀?”

    于飞龙盯着柳清清问道:“你一点都不知道?”

    柳清清镇定自若的说道:“我回家喝了点红酒,一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我怎么知道呀。”

    “你好像一点都不急么。”于飞龙莫名的一笑。

    柳清清瞪了于飞龙一眼,“我急什么,来一百个小偷,我也没什么可被偷的。”

    于飞龙陪起笑脸道:“不说了不说了,再说下去,又要吵架了。”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会期一周吗?”柳清清问道。

    “想你了呗。”于飞龙涎起脸,伸手搭到了柳清清的肩上。

    “去。”甩开于飞龙的手,柳清清气道:“你还是关心一下你那些宝贝还在不在吧。”

    于飞龙笑道:“都是些赝品,偷了就偷了呗。”

    “那你不准备报警了?”

    “报什么警啊,就是楼下书房被翻了个遍,应该没丢什么东西。”

    柳清清道:“于飞龙,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于飞龙耸了耸双肩,“我也看不懂你,我们从来就没有看懂对方嘛。”

    床底下的向天亮听得直摇头,说到看不懂,他也看不明白,这两口子是什么关糸,反正他越来越感觉到,于飞龙和柳清清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不象是夫妻,更象是为了某种原因而走到一起的临时组合。

    “你拿着《清河市志》干什么?”

    柳清清注意到于飞龙手上的东西。

    “你我都没功夫看书,我送给我爸去。”于飞龙解释着。

    “你现在就到滨海去?”

    于飞龙的父母都是工人,退休后住在滨海县城关镇。

    “你要是一个人害怕,我可以留下来陪你。”一边起身,于飞龙一边笑道。

    “滚吧,于飞龙。”

    柳清清躺回了床上,懒得再理于飞龙。

    于飞龙苦苦一笑,无奈的摇摇头,提着那套《清河市志》,转身出了卧室。

    床底下的向天亮,看到于飞龙出门时脚步有些犹豫,心里不禁一动,他应该看到了卧室门上的痕迹了,那是黑衣人留下的。

    听到于飞龙关上门后,柳清清飞快地转身,趴在床沿边,掀起床单往下面看。

    向天亮眼急手快,一只手伸出去掩住了柳清清的嘴,在她耳边悄悄说道:

    “别出声,他在门外偷听。”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