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4章 欲加之罪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这种带有引诱性质的提问,在刑侦心理学上,叫做试挥性心理战。

    与此相伴的,必然是提问者咄咄逼人的气势和目光,心理素质差的人,往往仅此一招就会崩溃。

    面对余中豪的心理战,向天亮不为所动,干脆来了个默不作声,因为他知道,任何形式的回答,都会露出语言或表情的破绽。

    这就好比卖咸菜的,碰上腌咸菜的了,再怎么夸,也是白搭。

    余中豪不能冷场,他得继续发问,“向天亮,你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吗?”

    向天亮很快续上了另一支香烟,不大会抽烟的人,不知道如何让点燃的香烟慢点燃烧。

    “余队长,你在大学里的时候,肯定没读过刑侦心理学和审讯心理学吧,可是,我学过,为了让大家都轻松一点,请收起你那一套,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国安部人事部门来学校挑选过,向天亮什么都是优秀,尤其是心理素质方面,七位主考均给了优秀,可惜他的英语口语不行,那清河方言培育出来的口型,说出的英语始终过不了关。

    如果不是那样,他早就振翅高飞了,又怎么可能受这份鸟气?

    余中豪当然也了解向天亮,这个人在大学期间成绩优异,而且受过特殊训练,他是斗不过的,只不过他想试一试,是不是真的象档案里介绍的那么优秀。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余中豪也是警界俊才,一试之下,当然知道档案上的评价不虚,不禁起了惺性相惜之心,这样杰出的人才,竟然阴差阳差的去了建设局,实在是警界的损失。

    “向天亮,我们在你的宿舍的箱子里,搜出了这块玉佩。”

    说着,余中豪从记录员手中拿过一个信封,又从信封里拿出了一块圆形玉佩,拿在手中扬了扬。

    向天亮眼皮也懒得抬一下,“肯定不是我的东西,因为我家穷得叮当响,买不起玉呀金呀的东西。”

    余中豪看着向天亮问道:“这个玉佩当然不是你的,因为它是你们副局长于飞龙的传家之宝,我想问你,这个玉佩为什么会在你的箱子里?”

    向天亮耸了耸肩,微微笑道:“玩这一套,余队长,这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余中豪:“向天亮,请你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向天亮:“余队长,你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余中豪:“为什么没法回答?”

    向天亮:“我不知道你手中拿着的是不是真的玉佩,我不知道你手中拿着的是不是于副局长的传家宝,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所谓的玉佩放到我的箱子里的,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我的箱子里取出这个所谓的玉佩的。”

    余中豪:“回答得好,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是真的玉佩,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是于副局长的传家宝,我们没有把玉佩放在你的箱子里,我们是当着你们单位三位领导的面从你的箱子里搜出这块玉佩的。”

    向天亮:“余队长,你有证据证明,于副局长家失窃的时候,这块玉佩在失窃物的清单之中吗?”

    余中豪:“没有,我们是根据于副局长的反映,把这块玉佩列入失窃物清单的。”

    向天亮:“好吧,余队长,如果你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么,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块玉佩之所以会出现在我的箱子里,是因为可能有以下几种情况,一,它自己利用超自然的力量飞到了我的箱子里,如果有超自然力量存在的话,二,它是窃贼专门偷出来放在我的箱子,专门用来栽赃陷害,三,它是于副局长自己或派人悄悄放入我箱子里的,四,它是你或你的人放在我的箱子里的,五,它或许是我偷的,然后,这个在警校学习成绩不算太差的人,竟然傻傻的放在箱子里等你们抓个人赃俱获……尊敬的余队长,摸着你的良心分析一下,哪一种可能性最大?哪一种可能性是不可能的?”

    余中豪再也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没错,单就这块玉佩来说,第五种情况和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一样小。”

    向天亮又耸了耸肩,“那就进行下一个问题吧。”

    余中豪:“好,是这样的,上个星期三晚上,也就是于副局长家被盗的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向天亮:“一定要说吗?”

    余中豪:“一定,你懂的。”

    向天亮:“我在局长劳诚贵家里。”

    余中豪:“你去干什么?”

    向天亮:“不好意思,谈我转正的问题。”

    余中豪:“这需要一个晚上?”

    向天亮:“后来我们下了几盘围棋,直到下半夜两三点钟,劳局长就留我在他家住了。”

    余中豪:“可是,有人看见,那天晚上九点多钟,你是在市剧院,送于副局长的夫人回家的。”

    向天亮:“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余队长,你的用词有问题,什么叫‘有人’,你这是诱供。”

    余中豪:“这么说,你不承认那天晚上到过市剧院了?”

    向天亮:“废话,我根本没有去过,你他妈的让我怎么承认。”

    余中豪:“你激动了。”

    向天亮:“对,因为你老是提一些弱智的问题,你在污辱我。”

    余中豪:“向天亮,你需要冷静。”

    向天亮:“你想非法扣留我吗?”

    “你需要冷静。”

    余中豪站了起来,冷冷的重复了一句,转身向门外走去。

    那个年轻的记录员也离开了。

    审讯室又归于沉静。

    隔壁,一个身着便衣的中年男子,站在观察窗前,慢慢地转过身来。

    他,就是清河市政法委付书记、市公安局长谢自横。

    余中豪走了过来,“谢局。”

    “怎么样?”

    余中豪摇了摇头,“我看过他的档案,他受过严格的反审讯训练,我们很难从他嘴里得到什么。”

    “嗯,你去休息吧,我去会会他。”

    (读者朋友:本书进入冲榜期,恳请各位看书的同时,别忘加个收藏和送点花花,您的支持就是闲人最大的动力,注意,只要收藏和鲜花,拜托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