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7章 这里就是江湖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对现代文明人来说,监狱是个神秘而又恐怖的去处。

    其实,监狱就是江湖,古老而又不断进化的江湖。

    人类进入封建社会以来,直至现在,有三个江湖还没有被消灭,赌场,妓院,监狱。

    只是这里的江湖,规矩太多。

    进门要先过三道关:坐床、睡觉、放茅。

    屋里有个大喇叭,夏天六点半,冬天七点半,起床吹号子,像军队一样,迅速起床叠被子,分列两排盘腿坐好,两个两个下床,一组洗漱,一组放茅,后者基本上是倒计时,三两分钟一到就换下一位,白天一般是禁止放茅的。

    八点半开始,是坐床儿的时间,坐床也叫坐板,每天五节课,学禅宗打坐、背监规,那可是全身重量全加在坐骨两个骨头尖上,一节课四十多分钟过去,新来的都会脸色煞白,久了屁股也起黑茧子,当然,允许换伸腿,或靠墙偷懒,动作得在统一口号下进行,往往管房的老大一声“伸左腿儿”,二十多个人,便齐刷刷地伸出左腿。

    周一到周五坐板、放风,背四百零二个字的监规,周六周日是休息时间,下棋打牌吹牛聊天,一个个乐得象在过年。

    每天周而复始,铁打的号子流水似的人,好在房客源源更迭。

    新人能带来外边的新鲜事,象今年是奥运年,远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举行,都过去几个月了,大伙还在津津乐道。

    即便没有新闻,一群抢劫犯里来个打架的,也是生活的改变,挺好。

    和下面区所县所不同,那里放眼尽是毛贼,办假证的、卖死牛肉的、撬门锁的、还有偷人家猪崽的。

    这是市刑事看守所,住的都是清河市的“大腕和名人”,绝大多数都上过清河电视台的法制栏目,能“露脸儿”的人。

    早上起来,向天亮便成了号子里的老大,在王英和陈大胆的指挥下,除了那三个锁在铁柱上的以外,其他人都纷纷过来请安。

    陈大胆原来是个厨子,是号子里资格最老的,酒后与人吵架,拿刀追进人家家里,砍伤七个,其中重伤四个,一个还是终身残废,判了二十年,不过这小子运气好,会烧一手好菜,没被送到滨海的海岛监狱去,在看守所里当起了大厨师,油水多,长了三十几斤,成了大胖子,一晃七年过去了,加减刑两年,差不多过去了一半,有盼头。

    这里有贩卖海洛因的毒枭,有卖淫嫖娼团伙的头头,有抢劫杀人的凶犯,海上走私团伙的主犯……

    陈大胆指着那三个没有自由的家伙说,都是判了死刑的,等着上面法院审核呢。

    向天亮不用遵循这里的条条框框,因为他压根就不属于这个江湖,另一方面,他是这个号子里的老大,也就是俗称的牢头。

    牢头也叫管房,这类人往往在社会上有钱有关系,到了号子里照样能做人上人,牢头不能太土鳖,人格太次了还当不了,牢头吃住都是最好的,一方面是生活资料的占有,比如放茅时间不受限制,打饭时有权先挑几块肥猪肉,睡觉可以靠墙,不用值夜班,洗澡还有人搓背,另一方面是给面子,安排谁拖地,谁睡谁旁边,每天起床总共半小时洗漱,牢头优先,慢腾腾地,爱怎么洗怎么洗,剩下的时间二十多人急三火四地均摊,前面两人正在水龙头下洗头挠呢,后面排队的牙膏都挤好放嘴里刷半天了,厕所也是,前边还蹲着,后边的人就开始一个劲揉肚子。

    既来之,则安之。

    向天亮不用干活,也不用在大通铺上打坐,他的主要事情就是睡觉。

    他要等着谢自横来找他谈判。

    与此同时,他也想乘此机会,看看外面有多少人在“捞”他。

    这里的人,表情非常少,每个人的眼光都是直的,总在走神想事,眼睛里看不到光,就算他看着你,你也不觉得他在看你,看背影,都象是小说里描写的世外高人。

    刚来的人,一般爱吹牛,骗个身份,骗个尊敬,让别人不欺负他,越是小狗越爱叫,因为它缺乏安全感,倒是大狗温和些,很少主动说话挑事。

    这惨白的屋子,就是再多的阳光,看着都像个太平间。

    绝境中的人,气场也不一样啊。

    半睡半醒中,向天亮又想到了外面。

    柳清清肯定会四处奔走帮助自己的,她还会发动柳老爷子,父女俩不是体制里的人,但认识很多体制里的人,又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颇有建设,影响力不容小觑。

    李亚娟和叶楠也会帮自己的,相对的说,叶楠稍微自私一点,但绝不会袖手旁观,李亚娟就更不用说了,以她的聪明和胆魄,一定会用已经掌握的“有力武器”,向几个局领导施加压力的。

    最坐不住的,也会千方百计往外“捞”自己的,当属三位正副局长劳诚贵、高兴和孙占禄,他们的晚节或前程,都维糸在自己身上呢,对高兴和孙占禄来说,只要自己一开“口”,他们就会落个里外不是人的下场。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向天亮自信满满的对自己说。

    王英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

    “老大,你还睡吗?”

    向天亮哭笑不得,这老大当得舒坦,什么都不用干,什么都有人侍候,不用承担责任,只有享受。

    尤其因为前前老大陈大胆和前老大王英,对自己是崇敬万分,把自己“抬”到了高高的位置上,让向天亮“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正是放风的时间,号子里的人,大老出去遛达了,除了那三个不能“动”的。

    “啥事?”向天亮坐了起来,该摆的架子还得摆,这里也吃这一套。

    “那个叫余中豪的队长,给老大送来了两条烟四瓶酒。”

    “呵呵,好好,王英,我不大会抽烟喝酒的,你分给大伙吧。”

    “哎,多谢老大,多谢老大。”

    “你还有事?”

    王英回头瞅了瞅,神神道道的,凑上来低声说道:

    “老大,刚才又来了一位新人,你我的共同老熟人,老大想不想见见他?”

    (读者朋友:本书进入冲榜期,恳请各位看书的同时,别忘加个收藏和送点花花,您的支持就是闲人最大的动力,注意,只要收藏和鲜花,拜托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