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5章 将计就计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就在这时,向天亮的寻呼机又震动了起来。

    是李亚娟在呼他。

    众目睽睽之下,向天亮大大方方的走了服务台前,“老板,可以用一下你的电话吗?”

    “可以,但要收费的。”胖乎乎的女老板说道。

    一边扔过去十元钱,向天亮一边拿起了电话。

    “李姐,你回家了吗?”寻呼机上显示的,是李亚娟家的电话。

    “是呀,我和柳清清陪着陈大宝和孙巧仙,他们在民政局登记后,我们又把他们一直送上了火车。”

    向天亮笑着问道:“没有人为难他们吧?”

    “没有,你估计得没错,陈大宝毕竟只是棋局上的弃子而已,谁也懒得为难他。”

    “那就好,那就好。”向天亮最怕的是余中豪找茬,陈大宝这小子,天生的骨头软,经不起折腾。

    “你现在在哪里?”

    听得出,李亚娟的语气有点急。

    “我在一家面馆呢,李姐,你有什么事吗?”

    一边说,向天亮一边捂紧的话筒,因为身后的七八双耳朵,都竖得老高老高的呢。

    电话那头,李亚娟说道:“是这样的,刚才回家的路上,我碰到了叶楠,她拿文件去找劳诚贵签字,据她说,这几天老刘头经常往劳诚贵家跑,两个人关在书房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捣鼓什么,感觉应该和你有关,叶楠让我提醒你小心一点。”

    “呵呵。”向天亮笑着说道,“这么说,叶姐还是关心我的么。”

    李亚娟嗔道:“当然了,你难道没看出来,她的魂都被你牵走了吗?”

    向天亮笑道:“知道知道,她说的事,其实我也感觉到了。”

    “小向,你要小心一点,咱们手上有劳诚贵的把柄,他不可能坐视不动的,只要你出点什么事,他肯定会跳出来搅局,从而也抓到你的把柄,所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呀。”

    “谢谢李姐,我会注意的。”

    李亚娟继续说道:“还有一个重要情况呢。”

    “哦,那你说么。”

    向天亮心道,但愿别人没在这个电话上安装监听设备,否则,这就是不打自招啊。

    “我嫂子刚才来了电话了。”

    向天亮吓了一跳,“她那边没事吧?”

    李亚娟的嫂子市人民银行的干部,向天亮掌握的一些关键东西,象老局长劳诚贵的三个笔记本影印件,从于飞龙家偷得的五本银行存折,在孙巧仙家获取的录音证据,还有陈大宝的“交代”录音,都存放在她银行的保险柜里,她那里要是出事,那还了得,不仅是前攻尽弃,简直是自取灭亡了。

    李亚娟忙道:“不是她那边有事,而是她看到一件事,是关于于飞龙和孙占禄两位副局长的,她觉得很蹊跷,所以打电话告诉了我。”

    “噢……这可是新情况啊。”

    “我嫂子说,昨天晚上,她和朋友在兴鑫饭店吃饭,偶尔发现隔壁的包间里,于飞龙和孙占禄两位副局长在吃饭,就只有两个人,她和朋友们走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两位副局长还在吃,她觉得好奇怪,因为她是了解一点咱们建设局情况的,知道于飞龙和孙占禄是水火不容的,怎么可能坐在一起相谈甚欢呢。”

    “我明白了……”向天亮收起了笑容,这个情况,实在是太重要了。

    挂了电话,向天亮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很显然,劳诚贵和孙占禄也不甘寂寞,很及时的搅和进来了。

    李亚娟说得对,劳诚贵被别人攥着把柄,怎么可能吃得下睡得香呢。

    孙占禄掺和进来,也有很好的理由,几位副局长中,他是最没有希望接任局长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搅乱局面,从而浑水摸鱼,他为了达到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完全可能拉下面子帮助于飞龙一把。

    要知道,神三儿张三是孙占禄雇用的人,现在张三既是余中豪的线人,又是郑军波的线人,通过张三,各方势力完全有可能搅和在一块。

    他妈的,张三没有完全说实话,他肚子里还有秘密。

    从向天亮打电话开始,面馆里的气氛更加的紧张了。

    那两个中年妇女起身走了。

    向天亮“啊”的一声,突然站了起来。

    面馆里剩下的七位客人,至少有四个人,条件反射的,跟着向天亮蹦了起来。

    向天亮重又坐了下去,嘴角掠过一丝微笑,至少他弄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冲着他来的。

    有一个方法,可以判断面馆里的人,到底有几路人马。

    向天亮慢慢起身,悠然的迈开脚步,这回,他真的要走了。

    他没有向街对面的清苑古玩店走去,而是置身于大街之上,哪里人多专往哪里钻。

    跟踪与反跟踪。

    他不住的抬腕看表。

    向天亮不用回头,通过手表,就能掌握身后的情况。

    这是一只普通的国产机械表,三十二块一只,上大学前,爷爷发动全家人出钱买来送给他的。

    在手表的表面上,覆盖了一层特殊的镜片,是大学里一位老师从国外带回来的,老师作为毕业礼物送给了他。

    这种特殊的镜片,实际是国外特工常用的聚光镜,向天亮不住的看表,正是通过这种镜片,观察着后面跟踪者的情况。

    至少有三位面馆里的“客人”,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向天亮。

    向天亮笑了。

    前面有个邮政所,他走了进去,钻进了一米见方的小电话间。

    向天亮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是清河分局刑侦队吗?”声音急促,装得挺像的。

    “是的,我这里是清河区公安分局刑侦队值班室。”一个女警察的声音。

    “同志,我,我要报案。”向天亮对着电话说道。

    “这位同志,你说,你慢慢说。”

    向天亮急道:“你们辖区的古玩街上,现有两个文物盗窃团伙,正和一个文物贩卖团伙接头交易,他们的接头交易地点是‘好再来’面馆,交易时间是今天下午五点半,他们的人正在聚集……”

    不等对方说话,向天亮坏笑着,叭的挂掉了电话。

    他确信,他设计的戏,一定会按照他设计的剧情上演。

    他将是这场戏里无可争议的编剧、导演和主演。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