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0章 向家童子功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向天亮寻呼机上的留言信息,是市公安局长谢自横发来的。

    谢自横邀请向天亮,在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时间见面。

    向天亮决定抻抻谢自横,他没有随即回复,古玩市场的惊魂,让他有点严重怀疑谢自横的人品了。

    与朱琴和黄颖姑嫂分手后,向天亮叫了一辆黄包车,直接回到了李亚娟家。

    “李姐,除了你这里,我几乎是走投无路了。”

    说得可怜兮兮的,外加一身的狼狈,让李亚娟鼻子一酸,不顾一切的抱住了向天亮。

    “小向,以后就把这里当你的家吧。”

    “谢谢李姐。”

    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向天亮疲乏的坐下,断断续续的说了一遍。

    李亚娟拿过向天亮的寻呼机,看了看说道:“小向,谢自横和于飞龙一样,都是卑鄙阴险的小人,我们不能相信他们。”

    “现在么,出现了新情况,我想他们应该不敢了。”向天亮一边微笑着,一边自然自然的躺到李亚娟的身上。

    向天亮主动亲近的举动,正是李亚娟求之不得的期盼,她在喜悦之中,捧住向天亮的脸吻了起来。

    不仅限于此,随着向天亮的不断“进步”,李亚娟可以把手放到他那个部位上,做任意的小动作。

    “小向,李姐快三十八了。”李亚娟全身发热,眼里充满饥渴,将向天亮搂得更紧。

    向天亮理解的点了点头,“李姐,你不打算再找个人结婚吗?”

    李亚娟摇了摇头,叹道:“我有不孕症,年纪又大了,没人要我,我也不想再嫁人,与其当个后妈,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再说,再说……”

    “再说什么?”

    李亚娟轻轻的说道:“再说,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哎哟,李姐你这话说得,打击面太广泛了吧。”向天亮提出了抗议。

    “当然,你小向除外,也许的哟。”李亚娟微笑起来。

    李亚娟一边说着,一边还挺挺胸膊,将她那对玉峰往向天亮的腮帮上贴。

    至少,这是李亚娟引以为傲的地方,她偷偷的和直接的竞争对手比对过,前突后翘是她的优势所在,她要尽量的发挥。

    何况她只套着一件薄薄的羊毛衫,很容易的让向天亮感到了她一对大胸器的存在,继而是它们传导过来的热量和柔情。

    向天亮的腮帮,感觉怪痒痒的。

    化学反应很快的见了效,向天亮的大家伙,恰如其分的“表现”起来。

    “李姐,你要是一个人生活,那将来怎么办啊?”

    李亚娟父母早亡,又没有孩子,唯一的哥哥还在千里之外工作,确实挺孤单的。

    “谁说我一个人生活呀?”李亚娟调皮的反问道。

    向天亮忙道:“噢……你还有一个嫂子和一个小侄女在身边。”

    “还有那。”李亚娟含笑摇头。

    “还有?我怎么不知道?”

    “傻样。”李亚娟玉指在向天亮的额头上一点,娇嗔的说道,“我还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好弟弟,他的名字叫向天亮。”

    “呵呵,说我啊。”

    李亚娟笑着问道:“怎么,不想要我这个姐姐了?”

    “要,要。”

    配合着嘴上的表态,向天亮的手,开始了在玉山的攀登。

    李亚娟笑道:“所以么,我有一个好弟弟,他将来会照顾我的。”

    说着,李亚娟伸出手,擒住那个高昂的大家伙摇晃起来。

    “现在不行。”向天亮明确的表态了。

    李亚娟有些失望,“小向,你嫌李姐老了吧?”

    向天亮摇摇头忙道:“李姐,我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呀?”

    “我两岁的时候,我爷爷就用祖传的药方,天天拿药泡我,一直泡了三年,一天也没有断过,据我爷爷说,这是在为练习向家童子功打基础呢。”

    “向家童子功?”

    “对,在药缸里泡了三年后,我就开始正式练习向家童子功,整整练了十年,直到初中毕业,但是,我爷爷警告我,童子功贵在积累和守身,没有二十年以上的守身,童子功不会大成,他要我发誓,在二十二周岁之前,绝对不能那个,就是,就是那个……”

    李亚娟噗的笑了,“我知道,至于那么费劲吗?”

    “呵呵……”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着。

    “难怪你那么老实呀。”李亚娟红着脸问道,“小向,那你几时过生日呢?”

    李亚娟问的其实是,向天亮离二十二周岁还有多少日子。

    向天亮坐了起来,瞧着李亚娟坏笑道:“李姐,你急什么啊,再过两个多月,有你罪受的,呵呵。”

    “你呀,其实也是个坏蛋,大坏蛋。”李亚娟在向天亮身上拧了一把。

    向天亮伸着懒腰道:“我要是有足够的坏,于飞龙和谢自横他们,还敢这样欺负我吗。”

    李亚娟听了,这才想起了刚才的话题。

    “小向,你刚才说,谢自横应该不会再整你了,你的根据是什么?”

    向天亮微微一笑,“因为我将计就计,成功的将谢自横最害怕的死对头也拉了进来。”

    想了想,李亚娟道:“清河公安有两大派别,这是公开的秘密,你是指清河区公安分局的郭启军吧?”

    “是的,我听说郭启军和谢自横是难以调和的死对头,只要有机会,都会拚了命的将对方往死里整,现在郭启军应该对我的死有所耳闻了,在这个时候,谢自横就要三思而后行,兔子急了会咬人,何况是人,他要是把我逼得走投无路了,我说不定会联手郭启军,你说他不怕吗?”

    李亚娟笑道:“岂止是怕,简直是怕死了。”

    “所以,我现在去和谢自横谈判,可以说掌握着充分的主动权,他敢再使什么花样,我立马来个鱼死网破。”

    “嗯,我同意你去。”

    这时,向天亮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哟,小向,你没吃晚饭吗?”

    “呵呵,我回来时你问都不问一声,瞧你这姐姐当的,合格吗?”

    向天亮笑着,在李亚娟的屁股上轻轻抽了一下,一边拿起了电话。

    “李姐,你帮我搞点吃的,我给谢自横打个电话。”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