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2章 要钱或要我的女儿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想了想,向天亮微笑着问道:

    “谢局长,你知道向家的为人吗?”

    “向老爷子的大名,如雷贯耳,向家的为人,全滨海人都佩服。”谢自横说道。

    “仁义当先,言出必行,是向家的祖训,也是向家人的立世之本。”

    谢自横点着头道:“正因为如此,我今天才敢斗胆请你出来。”

    向天亮道:“所以,我不能答应你以后不与郭启军和肖剑南来往了,世界很大,清河很小,说不定哪一天我和他们交往,明天的事我无法预测,就象我和你,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这个保证我做不到,但是。”

    “但是什么?”谢自横有些失望,但无可奈何。

    他无可奈何的是,正是自己的作为,才失去这样一个难得的人才。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驾驭不了这样的人,就象于飞龙一样,最后还不是作茧自缚。

    “但是,我不想掺和到别人的权谋争斗中去,不会帮着他们来对付你,具体到这件事上,你大可不必耽心,我已经充分掌握了主动权,又何必节外生枝地把他们扯进来呢?”

    谢自横又是暗中松了一口气,这等于是一种承诺,正是他想要的东西。

    向天亮笑着补充了一句,“当然,前提是你得鸣金收兵,不再折腾喽。”

    “我也可以保证,象昨天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向天亮笑而不答,对谢自横的承诺,他心里还是打了问号的,性格决定命运,品质决定思想,思想决定行动,谢自横之流的品质,他实在不敢恭维。

    “向天亮,接下来我们谈谈正事吧。”

    “听着呢。”

    谢自横看着向天亮道:“我想要回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向天亮明知故问。

    “你从于飞龙家拿走的东西。”

    “老谢,车里就你我二人,你就不能说得明白点吗?”

    谢自横瞪了向天亮一眼,但他不能发火,只有忍气吞声。

    “就是那五张银行存折。”

    “噢……原来它们是你的啊。”

    “对,是我的。”

    向天亮坏笑一声,“那五张银行存折我看过,好象上面没你的名字嘛。”

    “匿名的。”

    向天亮笑道:“就象银行有个挂失制度一样,那你也得拿出证明,证明那五张银行存折是你的,不然的话,我给了你以后,银行存折的真正主人找上门来,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谢自横道:“它们确实是我的,你留着也没用,还是把它们还给我吧。”

    向天亮摇摇头道:“既然是匿名的,你怕什么,我是专业人士,由我替你保管,比你的朋友于飞龙可靠多了。”

    “谢谢,我不想再麻烦你了。”

    “不客气,我这人不怕麻烦,为人民服务嘛。”

    沉默。

    向天亮在玩着手枪,一会把枪口对准自己,一会又朝着谢自横瞄瞄。

    “我可以遂你所愿,把你从建设局调到公安局,以你的才能,不出五年,就可以出人头地,将来的成就,肯定在余中豪之上。”

    谢自横开口了第一个条件。

    “我不再想当警察了。”向天亮摇着头道。

    “为什么?”

    “因为第一,我已经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其次,我喜欢上建设局了,干一行爱一行么,再次,我不想做你的部下,离你越远,我越安全,做了你的手下,那岂不随时要准备穿你的小鞋吗,最后,一山难容二虎,公安局有了余中豪,已经足够了。”

    “哦,理由挺充分的,我理解。”谢自横勉强的笑了笑,“那么,除此之外,你想要什么?或者,我能给你什么呢?”

    向天亮没有接话。

    “钱?”谢自横盯着向天亮。

    向天亮还是不说话。

    “以我的现状,只要你答应,我可以给你五十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从此两清,互不干涉。”

    向天亮摇着头,终于开口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是君子,但也不会太过小人,老谢,关于钱的问题,你就不要再噜嗦了,向家人不是很看重钞票,你应该有所了解的。”

    “好吧。”谢自横咬了咬牙,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可以把谢娜嫁给你。”

    向天亮吓了一跳,“老谢,你这是从何说起啊。”

    谢自横有两子一女,谢娜年纪最小,是他的掌上明珠,这本钱,下得够大的。

    “你不必感到意外,我常听谢娜说起你,因为你工作的事,谢娜还跟我吵闹过几次,看得出她很喜欢你,我这样做,没别的意思,只是在成人之美。”

    向天亮心道,谢娜喜欢自己,应该不假,可你谢自横是成人之美,鬼也不会相信。

    “可是,我还没有喜欢上你女儿,你这如何算得上是成人之美呢?”

    谢自横问道:“你不喜欢谢娜?”

    “至少现在还不是。”

    谢自横有点生气了,“既然不喜欢,那你为什么在茶楼抱着她,你们还,还亲嘴来着?”

    向天亮吃了一惊,“你,你怎么知道的?”

    真是不打自招。

    “甭问我怎么知道的,你说,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向天亮心想,当时有人在外面盯梢,很可能偷偷的看见了,但应该是谢娜自己说出去的。

    如此一来,耍赖便毫无意义了。

    “我们老同学们见面,抱一抱,好象不太出格吧。”

    帐,可以认,单,向天亮没打算买,对谢娜,他那种感觉还没有到位。

    再说了,做谢自横的女婿,那岂不成了攀龙附凤了么。

    和谢自横于飞龙之流为伍,向天亮没有这种考虑,从来没有。

    “哼,男女授守不亲,你们向家长辈没教过你吗?”

    向天亮缓过气了,及时的使出了“赖”字诀。

    “老谢,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国总统夫人的时候,又是握手又是贴面礼,我这是向领导学习啊,你那个‘男女授守不亲’的古训,是不是可以扔进垃圾堆里去了呢。”

    “向天亮,你简直就是个流虻。”谢自横骂道。

    向天亮笑道:“你是大流虻,我是小流虻,小流虻是从大流虻那里学来的。”

    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枪,向天亮突然冷冷的说道:

    “谢自横,别忘了,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