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2章 小动作也有大意义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在这个只有三五条小街的古镇里,在这个寒冷而又寂静的夜晚,向天亮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坏事。

    他在短短的二十多分钟里,象只灵猫似的,在小镇里窜来奔去,将停在三个地方的三辆轿车十二个轮胎,戳了至少有六十个以上的洞。

    这三辆轿车里,其中还包括一辆警车,它们的驾驶者或乘坐者,分别是市公安局长谢自横和建设局副局长于飞龙、建设局副局长陈文运以及建设局副局长孙占禄。

    张家镇连条象样的水泥路都没有,到哪里去找轿车维修店,可以想见,轿车们的主人,今天晚上有罪受了。

    干完了活,向天亮没事人似的,驾着车回到张海峰父母家的后门附近。

    这会儿,谢自横和于飞龙应该还在张家,而陈文运和占禄,一定分别窝在哪个小酒店里喝酒取暖吧。

    事做得坏,可特有意义,向天亮觉得很有必要,几个道貌岸然的领导,表面上衣冠楚楚,一派正人君子的范儿,背地里尽干些见不得人事,也该遭点报应吧。

    上梁不正下梁歪,上梁歪了下梁斜,领导能做坏事,做下属偶尔学习一回,也不算太大的罪过。

    向天亮知道,这将是一笔糊涂“帐”,永远记不到他的头上。

    正常情况下,明天早上,未来的市委副书记张海峰就会知道这件事,在他知道高兴“安然无羌”之后,他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事是高兴指使人干的。

    敢把来拜访市委副书记的客人的车辆毁坏,等于是在打张海峰的脸,他以后会怎么对待高兴,可想而知。

    用不了多久,谢自横、于飞龙、陈文运和孙占禄四个人,也会知道高兴到过张家镇,其他人的车都被破坏了,就他毫毛不损,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干的。

    他们也会不约而同的把这笔帐记到高兴的头上,高兴以后的日子,恐怕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当然,高兴自己还一定知道,他做的“事”,他们不会告诉他,只有这样,报复才更有杀伤力。

    如此一来,哪怕张海峰不让老部下于飞龙上位,也绝对不会同意让高兴担任建设局新一任局长。

    这正是向天亮做下坏事的真正目的。

    他从心底里希望,建设局的这片小天地上,能降临一位崭新的领导。

    小木门吱的一声,高兴闪身而出,脚步匆忙。

    向天亮挪动屁股,坐回到副驾座上,“高局,成了吗?”

    高兴上车关门,将包和录音机扔给了向天亮,“边走边说吧。”一边发动了车子。

    轿车驶出张家镇,没入了茫茫的夜色里。

    向天亮是假装关心,其实成功不成功,和他没多大关系,让上去了,他的日子都不好过,之所以陪着高兴前来张家镇,就是为了堵他的嘴。

    明着帮忙,暗地里帮倒门,向天亮快成为合格的机关人了。

    “小向,首先你要明白,今晚我们是悄悄来的,所以不要跟任何人说起我们来过张家镇,包括李亚娟也不要说。”

    高兴一脸的严肃,看不出他心里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高局您放心,我不会同别人说的,今晚我在宿舍的床上蒙头大睡呢。”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纸能包得住火么,说不定不用到明天天亮,张海峰就能猜出是谁干的了。

    高兴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莫名其妙的感叹了一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

    向天亮手里攥着高兴扔给他的包和微型录音机,用手指检查了一下,磁带还在,看来张海峰没要求留下磁带,再摸了摸包,除了大哥大,那包钱还在,心里便对高兴更加轻蔑了。

    贼不走空,礼不空送,这可是三千多年来的古训,既然准备送钱了,为什么还要带回来呢?

    现在还有不收礼的领导吗?

    连礼都不会送,送礼都送不出,可见高兴这个人,实在不怎么样啊。

    见向天亮没再追问,高兴反而憋不住,主动的说起了求见张海峰的情况。

    “小向,你的炸弹还挺有效果的,张书记开始还面无表情,但听了录音机里谢自横和于飞龙的对话后,耸然动容的站了起来,连声的追问,这是真的吗,这到底是什么事情,还有没有其他材料。”

    向天亮陪着小心道:“高局,您评估一下,咱们的这个行动,到底有没有效果,或者说,我们的目的达到了没有?”

    “应该很有效果吧,张书记问了我不少问题,如果不重视这件事,他干吗要问我这么多的问题。”

    这倒也是,向天亮瞥了高兴一眼,看到他眼角在微微的抽搐,才恍然明白,高兴其实心里高兴着呢,只不过在自己面前掩藏了而已。

    高兴硬是不说真实的结果,向天亮却反而猜出来,炸弹扔出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小向,张书记最后提出了一个要求。”

    向天亮怔了怔,“什么,什么要求?”

    “他希望能看到全部的材料,而不仅仅只是一盘录音磁带。”

    糟了,向天亮紧张地问道:“高局,您,您答应张书记了?”

    “当然了,张书记这么重视,我当时要是不答应,我们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果然啊,他妈的,向天亮心里骂道,什么叫我们,是你想当局长,跟我没有半毛的关系。

    “高局,您这答应,是不是,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草率?”高兴少见的沉下了脸,“怎么了,都到这份上了,你不想继续帮我?”

    对高兴这种带有威胁意味的态度,向天亮早有思想准备,如果一个月之前,或许他会不知所措,乖乖就范,但现在的他不但能坦然面对,而且还能从容的反击了。

    “高局,您是说,要把全部的资料都交给张书记吗?”

    “是的。”

    向天亮微微一笑,“包括王英跟我说过跟我做过的事吗?”

    高兴楞住了,这小子学会反抗了,王英的事,不就是自己的事吗?

    轿车内气氛尴尬极了。

    直到回到清河市区,两个人竟然都闭着嘴巴,谁也不肯再说一个字。

    向天亮在李亚娟家附近下的车,他也不怕高兴知道,他就住在李亚娟的家里。

    刚下车,衣袋里的寻呼机响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