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4章 六叔把镇长揍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一条细长的晋川河,象一条弯曲的线,一边是山南乡,一边是晋川乡,一河之隔,穷富两天。

    晋川乡已改称镇,晋川街是个有着八百年历史的水乡商埠,如今以制鞋业发达著称。

    向天亮的姐夫李春南,不仅是晋川街上有名的鞋厂老板,还是晋川街村的党支部书记。

    山南乡属于山区,因为穷,很多人都搬迁到晋川镇来生活了,向家也不例外,从向振天老爷子以下,全家都搬到了晋川街,由李春南出面,各兄弟集资买了座老宅,恰好就和李春南家相邻,院子不大房间不多,挤是挤了点,但七兄弟同住一个院子,也是难得的其乐融融。

    天刚蒙蒙亮,向天亮和李春南就回到了家。

    两人顾不上休息,因为姐姐向秋陪着母亲余香莲,已经一夜没合眼的等在那里了。

    见了余香莲,向天亮鼻子一酸,半年没见,母亲头上的白发似乎又多了不少。

    儿子回来,余香莲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哗哗往下直淌。

    “天亮,你可得救救你爸呀……”

    “妈,您放心吧,我爸很快会回来的。”

    向秋也陪着哭,哭着哭着,母女俩又抱成了一团。

    安慰了几句,身上的挎包也没放下,向天亮就拉着李春南坐下,“姐夫,你给详细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了解父亲向云来,快六十的人了,以前种粮现在种菜,天天蹲在他承包的地里,胆小老实,是七兄弟里唯一没练过武的,平日里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一个见血就晕的人,怎么可能冲进镇政府去打镇长呢。

    李春南道:“六婶怀孕后,躲在爸菜园子边上那个破木屋里,大家其实都不知道,不知怎么的就被镇里人知道了,昨天天没亮,镇长陈国军就带着计生办的人,把六婶给抓到镇卫生院了,有名的超生户,都四个孩子了,哪用得着办手续,三下五除二,不到两个小时,流产结扎一起办完了,你六叔在朋友家打了一夜麻将回来,气急败坏的,骂这个骂那个,最后硬说是爸举报的,你姐气不过顶了一句,六叔,有种找镇长去,拿家里人撒气,算什么本事呀……六叔一听脸就黑了,跺了跺脚,顺手抄起一根扁担就冲出去了。”

    向天亮瞥了向秋一眼,哭笑不得,六叔向云平没读过书,脾气火爆,性格有点楞,外号一根筋,这一气之下,拿着扁担冲出去,肯定没有好事。

    李春南继续说道:“当时家里除了爸,其他男人都上街了,爸见势不妙,赶紧的追到镇政府,想把六叔拉回来,哪知道六叔早干上了,陈镇长正带着计生办的人回镇里,还在门口台阶上呢,六叔一扁担过去,扫倒了三个,当时就把陈镇长打晕了,爸追到时,六叔和镇里七八个人打成了一团,镇里的人哪知道爸是去劝架的,就把爸也当成了帮手,派出所的人来了以后,当然把爸也抓起来了。”

    向天亮问道:“姐夫,陈镇长他们的伤势怎么样?”

    李春南摇了摇头,“连陈镇长在内,一共五个人受伤,都在镇卫生院住着呢,具体的伤势,我正托人打听来着。”

    向天亮心里一动,“姐夫,你跟陈镇长不大对路吧?”

    李春南憨憨的一笑,“给你说着了,要不然,我这晋川街村的党支部书记,小面子总是有的。”

    向秋在一边呛道:“吹什么牛呀,岳父被抓,咋不见你上镇里吵几句去?”

    “女人见识。”李春南小声顶了一句。

    向天亮见状,怕姐姐和姐夫掐起来,忙从肩上拿下挎包,先抽出一万元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把挎包交给了向秋,“姐,包里还有三十万,是我从银行和朋友那里借的,现在交给你了,你陪妈去休息吧,男人的事,就让我们男人来管好了。”

    向秋点点头,拿着包,扶着还在抽泣的母亲余香莲离开了堂屋,一辈子至今连清河市都没去过的农村妇女,经不起这样的大世面。

    “姐夫,我姐的脾气,够你受的了。”向天亮咧嘴直乐。

    “哎,可不能这么说,我打仗没了左手,你姐还拚命的追求我,一直追到前线战壕里,这份情,是几辈子的情呢。”

    “呵呵,我明白了,我姐的脾气,都是你惯出来的啊。”

    “嘿嘿,家有悍妇,少犯错误,这道理你也要学。”李春南憨笑不已。

    向李春南要了支烟,点上火后,向天亮又问道:“姐夫,你们晋川镇有几派啊?”

    李春南笑道:“还能有几派,两派呗,书记镇长各一派,掐得很紧,其他人倒也想成派,可没那个资格不是?”

    “这么说,你是跟着书记的了。”

    李春南点头道:“镇党委书记张其明也是军人出身,我们很谈得来,他在各方面一直都很关照我。”

    向天亮也是点头,姐夫只是脸上看着憨,其实也是鬼精的人,当过兵打过仗,除了是个农民企业家,还是个国人公认的最不好当的官,村党支部书记,心里亮堂着呢。

    紧跟一把手,一般没问题,村支书最懂这个道理了。

    吸了几口烟,李春南继续说道:“这事要是摊在张书记身上,可以说一点事都没有,我们毕竟是朋友么,可陈镇长这人,本来就有点蛮不讲理的,现在我就更说不上话了,他是明摆着想把事搞大,想逼着我就范呢。”

    “派出所那边呢?”

    李春南微微一笑,“所长邵三河是我的老战友呢,我们一起蹲过猫耳洞,我还救过他的命,可是他也很为难,陈镇长向县公安局报了案,邵三河想当作治安案件处理,县局派来的人要办成刑事案件,两边也僵在那里吧。”

    向天亮又问道:“张书记是怎么个意思?”

    “据张书记说,陈镇长就是屁股上挨了一扁担,伤应该不重,多半是装的,其他几个也都是些皮外伤,就整个案子来说,爸没参与打人,是去劝架的,应该没什么事,可六叔就有问题了,只要陈镇长不松口,就很有可能办成刑事案件,”

    向天亮道:“花点钱,能把六叔弄出来吗?”

    “我正在往这方面办呢,估计有困难。”李春南说道。

    想了想,向天亮道:

    “姐夫,我先去找找李子杓吧。”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