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9章 人不能同时犯两个错误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蒋玉瑛的家里,闯进了两个不速之客。

    这缘于向天亮同时犯了两个错误。

    作为受过专门训练的刑事侦察专业本科生,这类错误本不该发生,可惜他正努力抹去从警的理想,无形中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第一个错误,动机盲区。

    对于李亚娟被其前夫强行带走一事,向天亮没有作出全面的分析,因而当成了一件偶然的、孤立的、单纯的事件,他没有联想,没有把它放在自己和李亚娟所处的大环境中考量,他已在不知不觉中,处在了一场酝酿之中的政治风暴中心,就象一场正在演变成台风的热带风暴,他和李亚娟处在那个最安静的地方,台风眼,台风最安全的地方,其实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你跟着台风走,你就是安全的,你企图离开台风眼,你就会瞬间灭亡。

    现在,有人强行把李亚娟带离了台风眼,而向天亮却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李亚娟是因为患有不肓症,而于三年前与丈夫离婚,她前夫王道鸿也是清河市人,原是清清铁路段的一名乘警,后改当狱警,并很快成为清河监狱下属的劳改农场的负责人,现在更成为了清河监狱副监狱长兼劳改农场场长。

    离婚后不到三个月,王道鸿就再婚了,新老婆是清河监狱卫生院的医生,又不到一年,新家庭增添了一名男性新成员,可谓春天来迟,幸福却满。

    王道鸿已经和李亚娟没有任何瓜葛,将近三年来连个电话都没联系过,他为什么要找李亚娟,他为什么要强行带走李亚娟。

    有时候,人考虑事情不能过度,但不考虑或考虑太少太浅,就肯定会犯错误。

    王道鸿带走楣亚娟,其背后有个巨大的阴谋,可惜,向天亮忽略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去算。

    第二个错误,忘记了危机连锁反应定律。

    正是因为第一个错误,才会有第二个错误的产生。

    所谓危机连锁反应定律,其实古人早就有四个字概括了:祸不单行。

    向天亮忽略了这久一个可怕的假设:

    假如王道鸿也是因为某种原因,同那个矮脚虎王英和神三儿张三一样,都受雇于某一个人,以夺取自己手的东西为目的,那么,王道鸿走的是一条捷径,一个非常简单而有效的办法。

    李亚娟自始至今参与并掌握了向天亮的活动,更为重要的是,向天亮掌握的东西,正是以李亚娟的名义存放到银行保险柜里去的。

    如果王道鸿想弄到向天亮的东西,他可以先找到李亚娟,拿到她的身份证和存物凭证,就等于完成了目标的第一步。

    然后,王道鸿可以去找蒋玉瑛,只要搞定蒋玉瑛手中的那把钥匙,其他两把钥匙仅仅只是个形式和手续问题。

    于是,按照这个可怕的结论,向天亮所做的一切努力,包括对未来的设计,都将付之东流。

    人啊,不能同时犯两个错误。

    事实上,推理变成了现实,蒋玉瑛正在两个陌生男人的控制之中。

    此时此刻,蒋玉瑛四肢被缚,嘴巴被塞,后颈上挨了一掌,还处在昏迷之中。

    但她的家里,却已被翻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当她悠悠醒来之时,面对的是两张凶神恶煞般的脸。

    蒋玉瑛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用惊恐的光,盯着两个男人的忙碌。

    矮个子说:“三哥,没有啊,老大是不是搞错了?”

    “你敢说老大搞错了,想死呀。”高个子伸手削了矮个子一掌,“他娘的,你再找一遍,所有的地方,一个都不能拉下。”

    矮个子应了声“是”,又蹦蹦跳跳的进了卧室。

    高个子又一次进了书房。

    他们在找什么?

    蒋玉瑛也不是等闲女子,最初的恐惧过后,她很快的冷静了下来。

    他们不是要命的,也不为色为钱,否则,身体躺在沙发上,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钱包里的钱和存折,还有大哥大、寻呼机、金戒指、金项链,竟然不能引起两个男人的兴趣。

    蒋玉瑛明白了,他们的出现,一定与向天亮存放在银行里的东西有关。

    他们是为了钥匙而来。

    按照银行的规定,要想拿到向天亮的东西,除了相关的手续,需要五把钥匙才能完成。

    存放保险柜的房间钥匙,在蒋玉瑛的手上,进入房间后,要打开保险柜,需要三把钥匙,其中一把由蒋玉瑛保管,打开保险柜后还不能直接拿到东西,因为东西装在一个保险盒里,保险盒的钥匙,本应由存放人李亚娟自己但管,李亚娟嫌麻烦,怕丢了,就交给了蒋玉瑛保管。

    所以,蒋玉瑛手上,掌握着三把钥匙。

    只要拿到李亚娟的钥匙和存物凭证及身份证,银行保安就会放行,过了安全门,剩下的就是只认钥匙不认人了。

    蒋玉瑛还知道,他们一定还掌握了自己的某些不良习惯,知道自己爱把这些钥匙带在身上。

    她想起来了,他们没有收获的原因,是因为刚才陪着向天亮上楼的时候,大半心思落在向天亮身上,把那个装着三把钥匙的小公文包忘在了车上。

    这时,矮个子踢了蒋玉瑛一脚,她痛得又晕了过去。

    两个家伙又找了一会,还是毫无所获,无奈的回到了客厅。

    矮个子瞅着蒋玉瑛的身体,目光有些迷离,明显的不怀好意起来。

    “嘿嘿……我说三哥,东西在这老娘们身上吧?”

    高个踹了矮个子一脚,嘴里骂道:“小瘪三,你他妈的是不是又起坏心了,当心耽误了正事,让老大割了你那**玩艺儿。”

    “三哥,我这可仨月没开荤了,规矩着呢。”矮个子一脸的委屈。

    高个子瞟了蒋玉瑛的身体一眼,**的笑道:“小瘪三,这娘们只穿着单衣,你确定东西能藏在她的身上?”

    “嘿嘿,实践出真知,干了才知道,三哥,仔细检查一遍,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高个子一屁股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呵呵的笑道:“小瘪三,你他妈的手艺行不行啊。”

    矮个子兴奋的喊道:“三哥,我脱衣服的手艺高着呢。”

    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出来。

    “那你脱脱看?”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