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2章第二幕老鼠戏猫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清河人爱看戏唱戏,哪怕是除夕之夜,买不到戏票,来后台看几眼崇拜的名家名角也行。[?](]

    后台挤满了人,当然,都不光是来看戏的。

    有些人是来看向天亮的。

    向天亮捏着车钥匙,慢悠悠的在后台的过道里走着,那不时传来的唱腔,对他来说,一点感觉也没有,天生的戏盲,哪怕跟清河第一名旦柳清清在一起,他都没被薰陶到哪怕一个戏曲细胞。

    屁股后面跟上来了三个人,他们都不是一般人,向天亮借着回头的余光,猜得出他们是干什么的,如果猜测不错的话,今天晚上,谢自横、郭启军和余中豪,三个公安系统内的家伙,都要加入到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来,他们有点或许不会亲自出马,也会派出最得力的部下。

    自己是老鼠,向天亮自嘲地笑了,曾几何时,他该是猫,一只专抓老鼠的黑猫jǐ长,但现在只能扮演老鼠的角sè。

    他走出剧院,站在台阶上等了一会,判断出后面的人确实跟上来以后,才跳下台阶,继续向停车场走去。

    其实,他不会开着车离开,拿着车钥匙的目的,就是为了迷惑后面跟着的三只猫。

    这个时候,清河市的夜空是宁静的,没有鞭炮,也不会有烟花,清河的风俗习惯就是这样,绝大多数的烟花爆竹,都会在除夕之夜的零点前后绽放唱响。

    “向天亮。”

    有人喊停了向天亮的脚步。

    竟然是市公安局长谢自横。

    “哟,谢大局长啊,您好您好,预祝您新年快乐了。”

    “同乐,同乐。”

    “谢大局长,你怎么出来了?”

    “透透气,抽支烟,今晚的人太多了……怎么,你要回去?”

    “呵呵,和你一样呗,透透气,透透气。”

    向天亮打着哈哈,斜眼一瞥,那三只猫都暂时消失了,局长在此,他们知趣的回避了。

    “抽一支?”靠在自己的jǐ车边,谢自横把一包打开的中华香烟伸到向天亮的面前。

    向天亮也不客气,手指一捻,叼出一支衔到了嘴上。

    二个人竟似老朋友似的,脸对着脸,避开风头点上了火。

    吸了几口,向天亮一抬屁股,坐到了jǐ车的前盖上,“嘭”的一声,让谢自横听得心疼不已。

    “臭小子哎,这可是公家的车啊。”

    “我呸,公车私用,公私不分,今晚你开jǐ车来看戏,还好意思说,呵呵,弄坏了你自己出钱修理去。”

    说着,向天亮身体一耸,又是“嘭”的一声,屁股再次砸在jǐ车的前盖上。

    “没素质,没教养啊。”谢自横不住的摇头。

    向天亮又是呵呵的一笑,打趣道:“谢大局长,你的心中偶像柳清清马上要上场了,你还不进去吗?”

    “还早呢,先陪你小子说会话。”

    向天亮一听,更乐了,“哟,那我真是受宠若惊,毛骨悚然了。”

    谢自横横弹了弹烟灰,狠狠的瞪了向天亮一眼,“臭小子,上次张家镇的事,我就不提了,现在我问你,你和我家小娜是怎么回事?”

    “咦?什么怎么回事,就那么回事啊。”向天亮心道,莫非谢娜把不该说的,都跟她老子说了?

    “我是说,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没有没有,我们是同学不假,也算得上是好朋友,但还没到你说的那个程度,老谢你大可放心,我还没有决定好高攀你这棵大树呢。”

    “真的吗?”

    “当然了,你说,中间隔着一个你,能有那个可能吗?”

    谢自横楞了一下,放低嗓音道:“小向,咱们,咱们真的没有和解的可能了?”

    向天亮笑而不语。

    谢自横拍了拍向天亮的腿,“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咱们之间的那个协议,完全可以去掉,这之后,你和谢娜之间不就没有障碍了吗?”

    “我说老谢啊,大过年的,你认为适合谈不痛快的事吗,谢谢你的大中华香烟,你还是快进去吧。”

    扔掉烟头,双手一抱,向天亮靠到车前窗上闭起了双眼。

    谢自横苦笑着摇头,一边往回走,一边恨恨的想着,臭小子,你等着,等老子拿回那些东西,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现在还是没办法啊,市公安局长又怎么样,半条小命捏在人家手里呢。

    向天亮跳下车,离开停车场往外走去。

    如影随行,后面的三只猫又跟上来了。

    大家可以说心照不宣,公安系统内也是派系林立的,你跟你的,我看我的,井水不犯河水。

    “小向。”

    又有人在背后叫了。

    女人的声音,似熟非熟,但女人的声音天生的富有魔力,向天亮这回转身比刚才快多了,

    一辆红sè桑塔纳轿车停在不远处,趴着车窗招手的,是建设局副局长高兴的老婆,市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焦hū。

    顿时,向天亮便有了联想和回忆,联想,能把焦hū和叫hū两个词凑到一块,回忆,那就是那回在高家的艳遇了,桌子底下的hū光,实在是无限美好啊。

    “焦医生,您好,预祝您新年快乐。”

    “祝你也新年快乐。”焦hū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向天亮的那里,“小向,你这是要回去吗?”

    “是啊,我不喜欢看戏,是被他们硬拉过来,现在乘他们都入戏了,一个不留神,我就开溜了。”

    “噢,那你上车,我捎你一程吧。”

    说着,焦hū开门下车,没等向天亮反应,就大胆的粘了上来。

    香水扑鼻,向天亮浑身一个激灵,听说香水也是有毒的啊。

    “焦医生,这,这不大好吧。”心里哪怕一千个乐意,嘴上总得挂个假惺惺出来。

    “嘻嘻……怕我吃了你呀。”

    不用说,焦hū已粘到了向天亮的身上,女人可不是鼻涕,甩一下就能甩掉的。

    “不是……我是说,您去的是那边,我去的是这边,咱们好象不是同路的。”

    焦hū在向天亮的腰间捅了一下,“巧了,我是去医院值班的,走的也是这边呀。”

    向天亮心动了,他心动的不是焦hū这娘们的投怀送抱,而是正好乘着她的车到达自己的目的地,人民医院离柳清清的家仅隔着三条街,这样一来,既走的是捷径,又可借机甩掉后面跟着的三只猫,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他索xì改变了计划,按原来的打算,他是担心去柳清清家偷东西的人不多,才设计了这么一幕,制造出自己不在现场的假象,他要在剧院周边遛达一下,再大模大样的回到剧院,然后悄悄的溜走,现在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该变的时候就得变。

    向天亮接受了焦hū的邀请,并主动要求开车,因为他料定,那方面有点疯狂的焦hū,肯定会搔扰他的,总不能让她一边开车一边那个吧,万一出个交通事故,那可就不好玩了。

    后面只跟上来两辆车,借着倒车镜看了一眼,向天亮心里骂开了,***,jǐ察不干人事,除夕夜还干私活,该把谢自横和郭启军送到清河劳改农场种田去。

    果不其然,焦hū是毫不客气,身子一斜,一对玉手双双来袭。

    向天亮那个大家伙也是来者不拒,碰的站了起来,大过年的,显得格外的兴奋。

    “小向,让焦姐看看……看看好吗?”

    向天亮开始全身发热,还真别说,拿惯手术刀的手就是灵巧,还隔着两三层衣裤呢,就能撩拨起他青hū的冲动。

    “焦医生,现在不是时候,以后,以后吧。”

    “又在哄我了,上次在我家,你不是答应过吗,怎么到现在都不来找我呢?”

    “那不是工作太忙了么。”

    “现在,现在不行吗?”

    “现在真的不行,焦医生,下次,下次一定听你的。”

    “你没在骗我?”

    “你是医生,我骗谁也不敢骗医生啊。”向天亮赶紧运运心气,屏住了呼吸。

    这个时候,是不能犯那个错误的,向天亮心里嘀咕道,再说了,要犯也得犯在柳清清和李亚娟的身上。

    “我的天,一定很壮观呀。”

    焦hū感叹着,双手的动作更快了。

    “焦医生,后面有人跟着呢。”向天亮忍不住笑道。

    “他们看不到的。”

    焦hū捧着向天亮的大家伙爱不释手,头也不抬,当医生十几年,这么巨型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机会岂能轻易错过。

    “后面的人,不会是高局长吧。”向天亮放松心情,索xì开起了玩笑。

    焦hū娇声说道:“不中用的东西,他看见了也不怕。”

    向天亮咧嘴直乐,脚踩油门,突然加快了车速。

    市人民医院到了。

    焦hū不肯就这么放人,硬拉着向天亮,要他进去坐一会。

    这正合向天亮的心意,嘴上假装推辞了几句,人却跟进了医院。

    一进医院,对向天亮来说,犹如鱼入大海,不是后面那几个半吊子能看得住的。

    他对焦hū也来了个不辞而别,借口上厕所,脚底抹油,翻过医院的围墙,溜了。

    一口气跑过了三条街,向天亮转过一个弯,骤然的停了下来,跨出去的右腿生生的撤了回来。

    朱琴那套旧房子的后门前,蹲着两个便衣jǐ察。~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