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5章第五幕群雄逐鹿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向天亮“看”得没错,第一个进入柳清清家的,正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兼重案大队大队长余中豪。[?](]

    余中豪练过轻功,几次交手后,向天亮对他的身法和外形已相当了解,尤其是他翻身时的身手和落地动作,别人难以做到。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竟然是余中豪,向天亮确实没有想到。

    这不符合后发制人的行动准则,所谓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此时此地并不适用么。

    现在可以确定,余中豪至少在市里没有可靠的支持者,他凭的是一腔正义参与此事的。

    向天亮摇了摇头,拿起三个弹弓和一脸盆的弹珠,迅速的来到隔壁的房间。

    这里没有开灯,黑乎乎的,但有个两米宽的窗门,要是在白天,柳清清家的院子,应该能一览无遗。

    “那是谁呀?”柳清清跟了过来,凑到向天亮身边小声问道

    没有具体任务的蒋玉瑛和叶楠,也结伴走了过来。

    “嘘……都不要说话,戴上夜视仪自己看嘛。”

    向天亮自己也戴上夜视仪,捏了三颗弹珠,拿起了那只不大不小的弹弓。

    作为惺惺相惜的两个人,向天亮多少能猜出一点余中豪的心思。

    余中豪自认是正义的化身,在市公安局以dúlì特行嫉恶如仇著称,当初是局长谢自横有意的栽培他,在他晋升的道路上给予了不少支持,但现在两人的关系却越来越远,虽尚未撕破脸面,却早已无话可说,和谢自横在市局的第一亲信郑军波,更是到了互相拆台的地步。

    另一方面,因为名义上还是谢自横的人,余中豪和清河区公安分局局长郭启军的关系也很差,郭启军的铁杆亲信肖剑南,在业务上就从不把大学里出来的余中豪放在眼里。

    向天亮心道,这个余中豪啊,只顾埋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他这个最不该趟这潭浑水的家伙,偏偏却第一个跳进来了。

    没错,是余中豪,他翻身跳进了院子里。

    这些rì子里,他始终“关注”着向天亮的一举一动,当向天亮从银行里领走东西后,他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派出了最可靠的人跟踪。

    这位学弟的心思,余中豪也是猜得基本不错,他要把手上的定时炸弹扔给别人了,而且是几乎公开的,在这个院子里摆开阵势,等着有“缘”的人前来接收。

    他只有一个念头,向天亮掌握的东西,不能落在别人手里,他们每一个人拿到了,都会从个人利益去充分利用,而不是象他那样把肮脏的东西予以消灭。

    今天晚上,余中豪是单枪匹马,早早的来到了附近,他看到了市局的郑军波,清河分局的肖剑南,还有一起开过会的来自清河监狱的王道鸿。

    可是,谁都在等待,谁都等着别人先进去“探路”。

    因为大家都明白,向天亮有心送礼,却不会轻易的让人得到。

    果然,余中豪双脚落地,稳了稳身体,刚走两步,迎面一道风声呼的传了过来。

    余中豪暗叫不好,身体本能的拨地而起。

    原来,是一根竹杆拦腰扫来,要不是余中豪反应得快,非被击中不可

    他不禁心呼侥幸,向天亮真的安装了消息机关,居然在空荡荡的院子里就“为难”起人家来了。

    不料,他刚松了一口气,背后又是一道呼声奔袭而来,又急又尖,让余中豪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来不及转身,也因为松气而难以再次起跳,只得慌忙的就地趴倒了。

    又是一根竹杆呼啸而过,惊魂未定的余中豪回头一看,才明白那两根竹杆出自何处了,在他翻墙而进的地方,两边各有一棵桉树,那两根竹杆各有一头绑在树上,先扭紧嵌在树与墙之间,一旦有人经过附近,只需稍加拨动,即可横空出击。

    余中豪趴在地上,一边苦笑,一边寻思脱身之策。

    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又一个人通过矮墙跳进了院子里。

    余中豪凭着人影的动作,判断出几米外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肖剑南,他今晚最大的竞争对手。

    他趴在地上固然狼狈,其实肖剑南比他更惨,因为确切的讲,肖剑南不是自己从墙上跳下来的,而是被向天亮的弹珠打下来的。

    原来,肖剑南爬上墙头的时候,远处的向天亮就看到了,也认出了他是肖剑南,向天亮本来不想出手,但他估算着肖剑南偏离了他设计“轨道”,便毫不客气的出手“纠正”了。

    肖剑南刚上墙,一颗弹珠便疾飞而至,等他察觉,弹珠早击在了他的屁股上,疼倒是不太疼,但足以让他失去平衡,从墙上栽进了院子。

    可是,就在肖剑南左手拄地,正要猫腰而起的时候,又一颗弹珠带着呼声飞过来了。

    肖剑南暗道不妙,听声音,这颗弹珠来势更大,是专门伤人来的。

    不等他闪避,弹珠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左手腕上。

    这回是真的疼了,肖剑南咧着嘴,气一松,右手一伸,身子向前扑去。

    “扑。”

    “哟……”

    前一声是一个物体发出的声音,后一声是肖剑南嘴里发出来的,声音都不高,但足以让肖剑南疼痛难熬,又惊又怒。

    一个捕鼠夹,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不偏不倚的夹住了肖剑南的右手腕。

    “嘿嘿……”

    不知道什么时候,余中豪已爬了过来,幸灾乐祸的低笑起来。

    “***余中豪,你笑个屁啊。”肖剑南低声骂道。

    余中豪乐道:“我高兴啊,堂堂的肖大英雄,被一个老鼠夹子擒获,你不觉得好笑吗?”

    “我呸,你那一路狗爬式,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吧。”

    两人斗嘴间,余中豪爬近一步,帮着肖剑南解开了老鼠夹。

    “老肖啊,看起来,向天亮这小子准备得很充分啊。”

    “***,不愧为向家的子孙,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还诡计多端花样百出。”

    余中豪一声苦笑,“今晚怕是难已善了喽。”

    肖剑南不以为然,“怎么,你想打退堂鼓?”

    “笑话,我们市局没有甭种。”

    “我们清河分局的人,个个顶天立地。”

    余中豪微笑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合作一把?”

    “怎么个合作法?”

    “一起冲过这个院子里的封锁线,进屋以后,合作结束,你我各干各的。”

    肖剑南无声的笑了,“有限合作?”

    “对。”

    “正合我意。”

    两个人碰了碰手,相互点头,算是达成了一个临时协议。

    “轰……”

    一声惊响,从两人不远处的墙边传来,在寂静的院子里显得格外清脆。

    余中豪和肖剑南面面相觑,一定是哪个冒失鬼,不小心掉进陷井里去了。

    因为他们还听见了水声。

    但应该不是水,两个人都有一只灵敏的狗鼻子,很快的,随风飘来了一股浓重的臭气。

    是人粪的味道。

    两个人又忍不住乐了,向天亮这小子真坏,连这种招数都敢使出来。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余中豪,肖剑南……你们,你们***……他们快过来……快过来搭把手啊……”

    原来是两人的同行和同事,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郑军波。

    清河市公安局的编制还没有完全到位,市治安支队尚未成立,现在的市治安大队暂归刑侦支队领导,郑军波应该还算是余中豪的部下。

    今晚哪是除夕,简直就是人民jǐ察的受难之夜。

    尽管都很讨厌郑军波,但救总归要救的,余中豪费了点功夫,拿上两根竹杆爬了过去。

    肖剑南也捂着鼻子爬过来了。

    “哟,我说老郑,你是不是在家没吃饱啊。”肖剑南打趣道。

    一米见方的陷井,深足有两米,平常时郑军波应当能爬上来,可现在身上全是粪便,恼羞成怒,力气都化作火气了。

    “***肖剑南,你倒是快点啊。”郑军波一边骂,一边把手伸得老高。

    肖剑南才懒得伸手呢,“呵呵,老郑你一身臭气,嘴巴更臭嘛。”

    余中豪将两根竹杆放了下来,“老郑,你快抓住,我们拉你上来。”

    郑军波抓住了竹杆,嘴里还在骂着,不过,被骂的目标,已换成了向天亮。

    “该死的向天亮,***竟想出这么缺德的招数……老子跟你没完……”

    余中豪和肖剑南心里均笑,就你那熊样,还想跟人家没完?头一回在审讯室被yī,第二次在古玩市场,被人家玩得折了一条胳膊三根肋骨,今儿个更是狼狈不堪,你拿什么跟人家没完。

    “扑通。”

    “啊……”

    爬了一半的郑军波,又掉回到粪坑里去了。

    “***,你们两个混蛋敢yī老子……”

    肖剑南埋怨道:“余中豪,你松手干么,我一个人拉得上来吗?”

    “老肖,明明是你先松的手嘛。”

    “是你先放的手。”

    “你先放手的。”

    在郑军波的低声怒骂中,他的两个同行早回过身去,甸甸的爬远了。

    这时,传来了院子门被推开的声音。

    余中豪和肖剑南忙伏身回头,看到一高一矮两个男人,正小心翼翼的走进院子。

    肖剑南叹道:“唉,今晚真***热闹,连他们也来喽。”~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