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6章第六幕你争我夺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走进柳清清家院子里的人,是这个院子的前男主人于飞龙,和建设局另一位副局长孙占禄。[]

    这两位已经是狼狈为jiā的组合了,一个正为自我拯救、重新赢得老上级张海峰的信任而努力,另一位是一如既往,企望着能在浑水中摸到一条死鱼。

    伏在草坪上的余中豪低声的感慨,“到底曾经是柳大美人的丈夫,可以大摇大摆的开门而进,不象我们,堂堂人民jǐ察,竟成了偷鸡摸狗的了。”

    “余中豪,你还别说,你一说,我倒想到一个问题了。”肖剑南道。

    “什么问题?”余中豪有些不屑,体力活比不过肖剑南,但说到动脑子,他心里是一惯看不起肖剑南的。

    肖剑南道:“向天亮这小子鬼jī鬼jī的,他明摆着是反其道而行之,正门正路不设防,偏在其他地方设下重重机关,这是算准了我们的心理了,我们何不学学建设局的两位领导走路呢。”

    望着于飞龙和孙占禄的背影,余中豪微笑着摇起头来。

    “也许,但是不见得。”

    话音刚落,黑暗中突然刮起了一阵风,一张渔网从天而降,网住了正要跨上台阶的于飞龙和孙占禄。

    那渔网显然来得是恰到好处,不过几秒钟时间,渔网里的两个男人就从台阶上滚落了下来。

    余中豪笑道:“老肖,这是向天亮跟你学的吧。”

    肖剑南虽然没看清楚,但也早已叹为观止,心里钦佩不已。

    “***,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那是人工ā作,他这可是无人ā作啊,不行不行,有空我得找他学学,这玩艺儿用在实战里,一定绝妙之极。”

    “老肖,我们现在怎么办?”余中豪忍着笑问道,说到好学,肖剑南是全市公安系统里有名的积极分子。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你和他是校友,打个电话套套近乎,问问他,这院子哪里是安全的。”

    “呵呵,这小子一定躲在哪里,正瞅着咱们的狼狈相呢。”

    两个人正苦笑间,院子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夜行衣打扮,黑乎乎的一团,个子不高一矮,脚步轻灵敏捷,很快的沿着刚才于飞龙和孙占禄走过的路径,跳上台阶,转眼间便到了客厅的门口。

    肖剑南看得冷笑起来,“这家伙,以为跟在别人后面,捡了个大便宜,我看他会更惨。”

    “呵呵,英雄所见略同。”

    果然,那黑衣人的手刚搭上金属门把,一股强大的电流便冲进了他的体内,顿时他的身体剧抖起来,“啊”的惨叫声中,身体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肖剑南瞧得摇头不已,“这位老兄,他也太鲁莽了吧?”

    “你的人吗?”余中豪笑问道。

    “呸,我的人有这么笨吗,干这档子活,我肖剑南还需要帮手吗?”

    “那是那是,你们清河分局个个都是好样的,都象你肖队一样爬着破案。”

    肖剑南若有所思,“不过你还别说,瞅着是有点眼熟啊。”

    “我也是,会是哪一位呢?”余中豪也很疑惑。

    突然,另一边的墙上,又翻进来一个人影,还未落地,就传来了一声惨叫。

    余中豪和肖剑南停止了斗嘴,在黑暗中你看着我,我瞅着你,心里都在惊叹,向天亮真的是设下了天罗地网了。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肖剑南又重复着刚才那句话。

    “哦,你说吧。”

    “你看看,我们从墙边爬到了这里,至少有七八米了吧。”

    余中豪噢了声,“你是说,只要我们爬着前进,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应该是这样。”

    “好个向天亮,让我们只能爬着前进,他是在羞辱我们jǐ察呢。”

    肖剑南笑道:“余中豪,你就别拿jǐ察二字说事了,人家在拿jǐ察当猴耍呢。”

    两个人趴在草坪上,停止了说话,慢慢的向客厅门前的台阶爬去。

    而在朱琴家的楼上,向天亮和他的女人们,早就乐成了一团。

    柳清清担心的问道:“天亮,会不会出人命呀?”

    “呵呵,放心吧,顶多让他们过不好年而已,离要命还差得远那。”

    李亚娟笑道:“三十六伏特的电压,瞬时只达一百一十伏,顶多能让刚才那个冒失鬼睡一会吧。”

    拿着夜视仪的蒋玉瑛笑道:“小向,那两个家伙看出破绽了,快爬上台阶了。”

    “那是两个臭jǐ察,余中豪和肖剑南。”向天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戴上夜视仪,笑着说道,“你们看着,我来催催他们吧”

    说着,拿起那只大弹弓,又抓了一把弹珠,走到窗边,摆开架势,不到十秒钟,一大把弹珠就全飞了出去。

    受到“弹”雨袭击的余中豪和肖剑南,躺在地上翻滚不已,只是坚守一个原则,死活不肯从地上爬起来。

    因为就在他们几米远的地方,渔网里的于飞龙和孙占禄,好不容易挣脱渔网站起身来,又被一张更大的渔网罩了进去,两个人又是滚成了一团。

    “干得好。”柳清清一边看,一边拍着手道。

    向天亮坏笑道:“柳姐,那可是老于啊。”

    柳清清白了向天亮一眼,“老于又怎么样,他现在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还拿着我家的钥匙,活该他倒霉。”

    “呵呵……”向天亮嘴上乐,心里叹,女人的心,海底的针,难怪孔老二说,唯小人和女子难养啊。

    这时,朱琴从门边伸出头道:“小向,你快过来,后院来人了。”

    众人拥着向天亮,来到了朱琴负责的两台显示器前。

    向天亮看了一眼左边的显示器,不屑一顾的摇头笑道:“那是神三儿张三,不过是一个自学成才的小偷而已。”

    李亚娟问道:“小向,我好象听你说过,他曾经受雇于孙占禄的,现在孙占禄和于飞龙合作,自己都亲自来了,还用得着再雇一个小偷吗?”

    向天亮思忖着道:“难说,孙占禄也有他自己的小算盘,表面上和于飞龙合作,其实背后一定有自己的打算,他们这些人啊,自己的利益不愿分给别人,别人的利益拚了命也想抢一点,所谓的合作,其实都是假的。”

    朱琴问道:“怎么办,他快走到房子的后门了。”

    摆了摆手,向天亮笑道:“别管他,让他进去,今晚有五大高手出场,其中四位是jǐ察,一位是军人,能让他一个偷鸡摸狗的家伙占到便宜吗?”

    柳清清疑惑的问道:“四位jǐ察一位军人,我怎么没看出来呀?”

    向天亮道:“还趴在地上的,是市局的余中豪和清河分局的肖剑南,还在粪坑里努力往上爬的,是谢自横的亲信郑军波,刚才从这边墙上翻过去,惨叫一声就昏迷不醒的,和那位触电昏迷的家伙,其中有一个是清河监狱的副监狱长,李姐的前夫王道鸿。”

    众人一齐看向了李亚娟。

    李亚娟点着头道:“小向真是好眼力,在荣鑫酒店看了一眼背影就能记住了,没错,他就是王道鸿,他一声惨叫,我就听出是他了。”

    “咦,他是代表谁来的呢?”蒋玉瑛问道。

    柳清清应道:“新上任的市委副书记张海峰呗。”

    蒋玉瑛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看着李亚娟。

    向天亮关切的说道:“李姐,要不,要不我去把他救出来,他还昏迷着呢。”毕竟是前夫么,一夜夫妻百rì恩,何况他们还一起过了十来年呢。

    “你敢。”李亚娟瞪了向天亮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说白了吧,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早就想报复他了,当初家里穷得叮当响,连结婚用的床都是我买的,要不是看在他父母面上,我跟他没完,今天我把话搁这里了,谁都不能帮他,不然我跟你们急。”

    众人默然,坐在另一边的黄颖,赶紧转移了话题。

    “小向,你刚才说,还有一位军人,那是谁呀?”

    向天亮笑而不语,扭过头,看向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叶楠。

    “天亮,你,你也看出来了?”叶楠红着脸问道。

    向天亮点了点头。

    朱琴好奇的问,“咦,小向,你应该没见过叶楠的老公吧,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向天亮道:“刚才那个跟在于飞龙和孙占禄后面,从正门大模大样而进的人,是标准的军人姿态,当他触电的一刹那,叶姐就站在我身边,身体不由自主的震了一下,我当时就猜想,这个人一定是叶姐的老公,是受老局长的委托,瞒着叶姐,偷偷的从省城赶回来偷东西的。”

    叶楠点着头道:“就是他,他走路时双肩一耸一耸的,一进院子里,我就认出他来了。”

    说着说着,叶楠的声音竟有些变了。

    李亚娟忙安慰道:“叶楠,放心吧,你老公只是碰了一下电晕过去了,我保证他会没事的。”

    “哇……”叶楠扑在了李亚娟的怀里,哭起来了。

    向天亮好不尴尬,今晚的这曲好戏,把三个娘们的前任老公和现任老公都扯进来了,特别是叶楠,她们两口子还是挺有感情的,只是因为长期分居两地,才对向天亮有些动心而已,这破坏军婚的罪名,向天亮可不敢承担。

    这时,朱琴喊道:“小向,又一个人从后院墙上爬进来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