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9章第九幕狼狈不堪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这时候,柳清清家的戏,是越来越热闹了。[]

    毕竟是老刑事jǐ察,一进入客厅,余中豪和肖剑南不顾形象,还是如法炮制,趴在地上不肯起来,因为只有这样才是安全的,后面跟着进来的于飞龙和孙占禄,一开始还直着腰,却被两只装满水的葫芦击中胸脯,差点叉了气,吓得慌忙的趴了下去。

    于是其他人都学乖了,照着余中豪和肖剑南的样子,趴在地上爬着行动,只是那两块落地窗玻璃的碎片,被两位jǐ察撞得洒满小半个客厅,着实让众人的手掌和膝盖吃了不少苦头。

    但谁也没有没有叫苦或骂娘,因为共处一屋,彼此的呼吸都能听清,谁喊谁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其实,毕竟还有一丝残月淡光,没过多久,大部分人都能猜出对方是谁了,只是不好意思点破而已,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样子又是如此的狼狈,谁敢亮出自己的形象呢。

    辣椒粉如天上下雨,天女散花,可谓威力巨大,除了还在后院水坑里泡着的矮脚虎王英,其他人都到齐了。

    最倒霉的人,还是那个掉进粪坑里的郑军波。

    这家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仗着有市公安局长谢自横撑腰,他今晚带了五六个手下,所以,在两根竹杆的帮助下,从粪坑里爬出来后,咬着牙跑到小河边洗了洗,带着臭味钻进jǐ车里吹了一会热气,要了手下一套衣服,心有不甘的杀回到柳清清家来了,他恨透了向天亮,是红着眼的卷土重来。

    郑军波也是粗中有细,在满天的“辣椒雨”过后,从院子正门进去,沿着正道一直到了客厅门外。

    他当然不会去走正门,人家撞开落地玻璃窗的地方,已被证明是条可靠而又安全的道路,为什么不去走?

    想也没想,他就迈着右脚进去了。

    不料,他的右脚正踩在成堆的碎玻璃上了,左脚刚提起来,右脚就开始打滑,重心一下失去了平衡,身体便往一边倒去。

    郑军波慌忙伸出右手,想倚着墙稳住身子,岂料,手按到的是另一扇落地玻璃窗的金属把手。

    顿时,吱吱声中,一股电流冲击了郑军波的身体,一阵疯狂的颤抖,轰的一声,结实的身体重重的晕倒在地板上。

    可怜的家伙,已经第四次被向天亮给耍了。

    余中豪和肖剑南趴在那里,瞅得是直摇头,郑军波当jǐ察的年头,比他们二人都要长,坏蛋也抓了不少,可脑子还是那么直白,不会转弯子,再加上身体有些发福,行动不是很敏捷,让他来干这种细活,实在是太过为难他了。

    “老肖,你认为向天亮会把东xīzà在哪里。”

    头对着头,余中豪的说话声,仅仅两人之间才能听清。

    “我怎么知道,胶卷磁带那种东西,反正不会埋在地下和水里,藏在房间里是肯定的。”

    余中豪轻语道:“那是,敢把那类东xīzà在屋子外面的,不是小孩就是傻瓜。”

    “那你说说,他会把东xīzà在哪里?”肖剑南反问起来。

    余中豪无声的笑了,“这小子在大学读过心理学,擅长出其不意,反其道而行之,肯定不会藏得很深,很可能藏在我们能看到而又不关注的地方。”

    “嘿嘿,这好象也是你的理论,不要百分之百的相信你自己的眼睛。”

    余中豪嗯道:“老肖,你了解这房子的结构吗?”

    “余中豪,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误会,我不瞒你说,上次于飞龙被盗以后,出现场的时候,我来过这里。”

    肖剑南嘿嘿的笑了,“那我也实话实说,我也来过一回。”

    “我认为,楼上藏不住东西。”

    “我同意。”

    “书房、厨房和客厅,逃不出这三个地方。”

    “非常同赞同。”

    “老肖,咱俩分头去找,谁找到归谁,不许抢?”

    肖剑南冷笑道:“哼,你以为那几位,都象老郑似的,趴那里睡着了?还有,你以为向天亮能轻易的让我们找到?”

    余中豪点点头,看了一眼客厅,这才“打量”起客厅里的几位“同行”来。

    他们两人进来后,是平行的趴到客厅左边的电视机边,头冲里脚向外,余中豪在里,肖剑南在外,右边不远处,是一张高不过四十公分的大茶几,倒是让二人很好的观察到其他人的动向,尽管没有开灯,但一点也难不到两只夜猫子。

    离得最近的前面,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口,那个趴在楼梯口的小个子,两人不会认不出来,神三儿张三,在他们手抓过他不知几次了,前不久,张三还是余中豪的线人呢。

    斜对面,趴在书房门边的人,应该是清河监狱的副监狱长王道鸿,也算是真儿八经的同行,余中豪和他打交道不多,但依稀认得,而肖剑南很熟悉他,因为王道鸿还是一名铁路乘jǐ的时候,肖剑南正是清河火车站派出所的刑事jǐ察。

    于飞龙和孙占禄趴在长沙边,正处于客厅的正中间,两个人相向而卧,也是头对着头,一动也不敢动。余中豪和肖剑南均想,今晚来的都是有点道行的人,就你们两位也敢进来,这不是甘当垫背吗。

    只有靠在另一边墙边,接近酒柜位置的那一位,余中豪不知道是谁,他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影子。

    他伸手捅了捅肖剑南,肖剑南会意,摇了摇头,表示也不认识这个人。

    两人倒是还记得,他就是从院了门另一边墙上翻进来的,一进来就受伤吃了点亏,看身手也是挺干练的,动作不慢,不管怎么说,身体素质不错。

    这个人没有趴着,而是靠在酒柜和墙壁形成的角形里,而且也是一动不动。

    因为这个人刚才犯了与王道鸿和郑军波同样的错误,手不小心碰到了酒柜的金属把手,被电流教训了一下,现在应该还在昏迷之中吧。

    至于倒霉鬼郑军波,还昏迷在客厅正门附近呢。

    看清了形势,余中豪和肖剑南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问题,在展开搜查行动之前,首先要破坏掉向天亮布置的机关,这些机关不会伤人,更不会死人,但很烦人,时不时的冒出来“咬”你一口或扎你一下,总会影响情绪和判断力吧。

    两个人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机关ā作的知识,向天亮搞的这一套,是典型的古今融汇,中西结合,他躲在远处,要想ā纵这些机关,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电,从而实现摇控的手段。

    那么好了,想到这里,两个人就开始了寻找电路,向天亮不可能另装一套电路,那样的工程力太过庞大,他肯定是利用了这座房子原有的电路系统。

    老到的jǐ察出门办事,都会带点小工具之类的东西,肖剑南身上带了一把袖珍小刀,打开后,刀柄是绝缘的,正好可以用来破坏电线。

    高手就是高手,余中豪用目光搜索了一会,就找到了两条平行的电线,离地面约一点二米高,嵌在墙壁里但手可触及,应该是后装在墙上的,而因为嵌得恰到好处,又有一层壁纸罩着,不用心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找到了目标,事情就好办了,接过肖剑南递来的袖珍小刀,余中豪一把割断了电线。

    果然是高手啊。

    向天亮站在显示器前,看到余中豪割断了电源线,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

    失去了电路系统,他jī心设下的机关就成了一堆废物,他们就可以从容的展开搜索行动了。

    当然,这也正是他心中的希望,不让他们展开搜索,他们怎能找到他藏起来的东西呢。

    好在监控系统使用的是另一套临时拉起来的电路系统,借助几个摄像探头,他仍然可以随时掌握现场情况,以便随时做出临时措施,以防局势失控。

    东西必须落到他认为该得的人手中,否则,今晚的这场好戏就毫无意义。

    李亚娟含笑说道:“好了,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小向的预计之中。”

    “接下来的部分,才是今晚的jī华所在啊。”向天亮笑道。

    朱琴道:“小向,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问。”

    “呵呵,本人现在心情不错,但问无妨。”

    “我想大家和我一样,都很想知道,你到底希望谁最后拿到东西呢。”

    向天亮一听,嘴角掠过一丝狡猾的微笑,“琴姐,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哟。”

    李亚娟道:“对呀,现在客厅里有这么多人,至少,至少代表着五个人来的,你想交给谁呢?”

    “我心里早有了一个目标,只要他派人来,我就一定会交给他。”

    朱琴问道:“他派人来了吗?”

    “是的,他派来的人也在客厅里。”

    李亚娟继续问道:“你怎么保证,这个人派来的人就一定能独占鳌头拿到东西呢?”

    “呵呵,你们自己看,结果很快就要揭晓了。”

    向天亮一边卖了个关子,一边来到了另一间屋子,坐到了太师椅上。

    他闭起双眼,在作最后的判断,把东西交给那个人,是不是最佳的选择呢?

    朱琴和黄颖悄悄的走了过来,一左一右,在太师椅边蹲了下来。

    “你们两个,是有话要说吧。”~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