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1章第十一幕机关算尽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客厅里真的打起来了。

    而且打架的两位,正是余中豪和肖剑南,一路披棘斩刺进来的患难兄弟。

    对此,向天亮没有丝毫的惊讶,他们就象两条一起看家护院的狗一样,对外的时候可以一致,剩下的时间,只能是狗咬狗一嘴毛,不打起来才怪呢。

    根据情势判断,他们应该发现了目标,不然是打不起来的。

    “你们待着别动,我去现场看看。”

    向天亮吩咐了一句,转身回到了另一个房间,他必须赶到现场,不然,他无法帮助某个人顺利的拿到东西。

    众人都跟了过来,柳清清关切道:“天亮,你小心点呀。”

    “嘿嘿,放心吧,只有他们出事的份。”

    话音未落,向天亮的身体早已跳上了窗台,他先缩成一团,然后借着窗台,一下子弹了出去,只见他的身体在空中接连翻了两个跟斗后,稳稳的落在了三米之外的柳清清家的院墙上,接着,他潇洒的挥了挥手,跳下墙头消失在黑暗之中。

    女人们都看得痴了。

    那边,客厅里的情形,和向天亮估计的差不多。

    但是,最先发现书包藏身之处的,不是几位jǐ察,而是神三儿张三。

    刚进客厅时,张三可被吓坏了,他的眼很贼尖,一瞅便认出了几位jǐ察,那都是赫赫有名的条子啊,以前不知被他们抓过几回了,要是早知道今晚来的不是同行而是条子,打死也不会来凑这个热闹,他是配合老雇主孙占禄,为了一万元现钱而来的。

    这年头的钱,的确是不好赚呀。

    张三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进来后一直趴在楼梯口的地板上,有两张古董木椅挡着,倒也挺安全的,他也看出来了,今晚的条子和自己一样,是来偷东西的,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心里还开始得意,和条子们一起来偷东西,太荣幸了。

    胆子一大,眼光就亮,眼珠子就滴溜溜的乱转起来,巧了,就这么一下,让他发现目标了。

    向天亮把装东西的书包藏在古董木椅的座位下面,实属奇思妙想,大胆之极,道理很明了,最简单的也是最有效的,越是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就越不容易被找到,但有时候一个巧合,东西就能轻易的“冒”出来。

    但向天亮的目的是让别人找到,藏得太深太难是不可能的,于是,他藏起了书包,却把书包带上的不锈钢扣露在了外面,那可是能反光的玩艺,灰sè的塑料地毯,只要有一丝丝亮光,就能让不锈钢扣有所发亮。

    更何况,为了让客人们更容易发现,向天亮布置的机关攻击高度,都设计成离地面六七十公分以上,只要客人们乖乖的趴在地上,就非常安全,就很容易的发现古董木椅下的发光的不锈钢扣。

    之所以是张三第一个发现,不过是他恰巧趴在椅子边上,目光一扫,目标毕露,真正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张三伸手一探,正是他要找的东西,孙占禄在电话里告诉过他的,一个书包,书包里是黑皮包,黑皮包里有胶卷、磁带和存折。

    张三不禁大喜过望,贼眼瞟了瞟四周,以为没人留意他了,便伸出双手去解绑着的书包。

    可是,张三忘了一个道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离他最近的余中豪,其实一直在用眼睛的余光盯着他,他不动余中豪也不动,他一动,余中豪的速度比他更快。

    余中豪趴在地上的身体,突然的飞转起来,泰山压顶似的,压到了张三的身上。

    可怜瘦不拉几的张三,那经得起余中豪这么一撞,啪的一声,肋骨断了两根,哇的一声就昏了过去。

    但是,余中豪也来不及得意,双手还没伸出去,后脑勺就感到凉飕飕的,一阵疾风扑了过来。

    不用回头,余中豪也知道,是肖剑南这家伙出手了。

    好个余中豪,身不动腿动,双脚象剪刀似的张开,刚巧夹住了肖剑南的拳头。

    两个人绞在一起,均是双手撑地飞了起来。

    等到两人落地,早已你一拳我一掌的斗在了一起。

    这两人斗得难分高下,不亦乐乎,旁观者也闲不住了。

    首先遭殃的是于飞龙和孙占禄,这两位在余中豪和肖剑南面前,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以为人家缠斗正忙,哪有余力旁顾,二人互视一眼,双双扑向了那张古董木椅。

    可是余中豪和肖剑南却早有防备,二心一致,忽地收回自己的拳头,分别扑向了于飞龙和孙占禄。

    于飞龙和孙占禄连一招也难以抵挡,就跌倒在地上,两位jǐ察下手绝不留情,各在后脑勺上补了一掌,两位副局长剩下的事情,只有昏睡了。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飞了起来,一纵一跳,就到了古董木椅边。

    是一直“按兵不动”的王道鸿。

    王道鸿毕竟也曾是jǐ察,出手相当敏捷,身体尚未落地,双手就伸了出去,一手搭在古董木椅上,另一只手伸到椅子下,一抓一拽,已把书包拿到了手上。

    余中豪和肖剑南回过身来,更不打话,双双向王道鸿扑去。

    不料,在这个时候,郑军波从地上爬了起来,抢先冲到王道鸿面前,一拳捣向了他的胸脯。

    王道鸿左臂一抬,格开了郑军波的拳头。

    但郑军波也不是等闲之辈,一拳出去的同时,一条腿也踢了过去,正中王道鸿的右腕。

    王道鸿吃痛之下,手一松,手中的书包飞了起来。

    几乎同时,余中豪和肖剑南改变方向,伸手去抢空中的书包。

    这边王道鸿和郑军波也不打了,都把目标对准了书包。

    四个人默不作声,都用拳头说话,自己抢不到书包,也决不让别人抢到。

    那书包连着落下几次,都被某一人踢到了空中,竟一直没有落地。

    而四个人的格斗,早已乱成了一团,谁都把另外三个当成了对手,你打他一拳,他还手的又是另外一人,反正没有固定的目标。

    就在这个时候,向天亮已经从后院,沿着房墙绕到了前院。

    他进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找了根绳子,一头绑在树上,另一头扔到了那个水坑里,王英这家伙,半截身子泡在水里,快要冻得说不出话来了,今晚可是零下三四度的气温,冻坏了他,还有谁叫自己为老大呢。

    “老,老大,是,是你吗?”王英哆嗦着,声音也在发颤。

    “嘘。”

    “老,老大,王,王英,对,对不住你啊。”

    “***,你再穷叫唤,我就让你冻一夜。”

    向天亮转身就走,有了一根绳子,王英自己能爬出来的。

    接着,向天亮在墙根的一堆草丛里,翻出了一个布袋,布袋里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缸豆。

    他提着布袋,慢吞吞地踱到了前院,客厅里面打斗正急,他可不想去凑那个热闹。

    四位jǐ察还在缠斗,书包还在空中飞舞,谁都有过拿到书包的时候,可谁也难以据为己有,因为其他三个人就会群起而攻之,谁拿到书包谁吃亏。

    他们打得兴提,却都忘了,客厅里还躺着一个人,叶楠的丈夫,现役军官乔安南。

    其实,乔安南早就醒过来了。

    不愧为军人,隐忍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躺靠在那里,微开着眼睛,看着客厅里的情势,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

    那个在空中飞来飞去的书包,正被郑军波抓到了书包带,可离他最近的余中豪,竟不顾王道鸿的双拳来袭,反而伸出一掌,狠狠的拍在了郑军的背上。

    郑军波闷哼一声,身体晃了晃,摇摇yù倒。

    旁边的肖剑南落井下石,飞起一腿,在郑军波的屁股上加了一脚。

    郑军波重重的扑倒在地,手中的书包也脱手而飞。

    书包没有飞向空中,而是平着前行,叭的一声,终于落在了塑料地毯上。

    巧了,书包就在乔安南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四位jǐ察齐齐回头的刹那,乔安南“活”过来了。

    一个鲤鱼打挺,乔安南的身体已成蹲姿,同时,一只手伸出去拿住书包,身体象弹簧一样的弹了出去,转眼之间,已冲出了客厅。

    站着的三个jǐ察如梦初醒,一齐追了出来。

    就在乔安南脚一点飞离客厅外的走廊的时候,埋伏在走廊下的向天亮,及时的出手了。

    还是他一贯的原则,最简单的,也是最有效的,他手中的布袋一抖一撒,十几斤缸工早已倾倒而出,铺在了两米多宽的水泥走廊上。

    干完就溜,向天亮是头也不回,几纵几跳,溜得比兔子还快。

    后面,是三个jǐ察纷纷倒地的声音。

    jǐ察也是人,脚底下踩着圆溜溜的缸豆,也会站不住脚的。

    前面,乔安南早已跑出院门,消失在黑夜之中。

    ***,向天亮边跑边骂了一句,乔安南这家伙,真没礼貌,怎么连谢谢都不说一声呢。

    现在,他按自己的设想,终于把手中的“定时炸弹”送出去了。

    不出意外的话,乔安南应该把东西交给老局长劳诚贵。

    那么,劳诚贵就是这场戏里的那个赢家吗?~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