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8章套子解了吗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多少年以后,向天亮在需要回忆和总结过去的时候,都会把这个大年初一当作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里程碑,没有之一,只有唯一。(无弹窗阅读)(]

    当然,回忆历史不是研究历史,宜粗不宜细,比方说关于他和女人之间的事,仅仅是那一天里的细节而已。

    重要的是,当他从女人的身体上爬起来的时候,他终于确立了人生最大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他要走一条名字叫做官道的路。

    他赤着脚站在地板上,赤条条的,挥着手宣布了他的这个决定。

    当jǐ察?让这个曾经的理想见鬼去吧。

    从云山雾罩中回归的李亚娟,喘息过后笑道:“向大官人,能不能穿上衣服再宣布理想呀,你这个样子,将来回忆录不好写吧。”

    “我这样子,有很深的寓意,你们娘们不懂的。”

    “请问向大官人,不穿衣服不穿鞋,能有什么寓意呀?”李亚娟笑吟吟的问。

    向天亮一本正经的说道:“古人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以后要在官场上行走了,我就当自己是个光脚的,那些穿鞋的要敢欺负我,我就把他们一个个的踹下台来,然后取而代之,不穿衣服表决心,表示我一往无前永不回头的决心,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做一个好官,做一个为了老百姓而敢于做坏事的好官。”

    李亚娟瞅着向天亮那个翘着的棍子,脸一红笑了起来,“咯咯……你要真想当官,可得管好你的那个大家伙哦。”

    “为什么,它不好吗?”向天亮不解的问道。

    “它太厉害了,是个打不垮吃不饱的坏家伙,将来要是到处胡乱咬人,是会毁了你的官道的。”

    向天亮不好意思了,咧嘴微微一笑,赶紧的穿上了衣服。

    “李姐,我这纯属业余爱好,嘿嘿,业余爱好,有空才玩。”

    李亚娟认真说道:“官道上有三大难关,政治关,经济关,作风关,无数学富五车才华横溢的从政者,就是倒在这三关之下的。”

    向天亮有些不以为然,摇摇头道:“所谓的政治关,无非就是派系之争而已,朝中有人好做官,背靠大树能乘凉,只要有了靠山,靠山不倒,政治关就不成为关,没有靠山,政治上就永远过不了关。”

    李亚娟点着头道:“这话说得实在,现在当官拚的就是三样东西,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靠山再重要,你缺的就是靠山了。”

    “事在人为嘛,靠山其实也是双刃剑啊。”

    “此话怎讲?”

    “靠山有大小之分,大的咱够不着,小的么,就象市委那些常委,多得是哟。”

    李亚娟笑着问道:“那你准备找谁当靠山呢?”

    “我暂时谁也不找。”

    “为什么?”

    “小靠山其实不可靠,就象纸糊的老虎,水火能灭,风一吹就不见踪影了,他们或病死,或退休,或调离,或倒台,咱们找谁去?”

    李亚娟又问道:“政治关好过,经济关可怎么过呢?”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好钱,够用就行,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关于这一点,我也很相信你,你不太注重金钱。”

    向天亮笑道:“也不尽然,我其实也很爱财,做梦都想当个亿万富翁。”

    李亚娟道:“现在官场上盛行送礼之风,群众给干部送,下级给上级上,逢年过节要送,升级和调动更要送,这方面你还要多多学习领会。”

    “所以,该收的红包我偶尔还得收,不然我拿什么送礼啊。”

    李亚娟也笑了,“学得真快,官场上有时候就要跟风,随大流,所谓的清者自清,并不太适用,比方说咱们建设系统,每年都要验收很多工程项目,建设单位送点红包很正常,大家都收了,你要是不收,就会被孤立起来,以后就没人带你玩了。”

    “对,水至清则无鱼嘛。”

    “那,那作风关呢?”李亚娟又微笑起来。

    “呵呵,啥作风关,不就是男人和女人那点事么,就象刚才咱们……呵呵,痛并快乐着嘛。”

    李亚娟白了向天亮一眼,“请正面回答问题。”

    “孔子曰,食sèxì也,吃女人如同吃饭,男人不吃女人,***还叫男人吗?”

    “咯咯……就知道你这一关不好过,将来呀,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人哟。”

    向天亮瞅了瞅李亚娟的胸器,微笑着道:“李姐,你别得了何宜又卖乖,饱人不知饿人饥,总之,这个问题我会注意的,你不用太ā心了。”

    李亚娟伸出玉手,在向天亮那里捋了捋,不料,那家伙心有灵犀,一碰就动,噗的又蹦了起来。

    “天那,真是个打不垮的勇士呀。”李亚娟感叹道,玉手不肯撤开,爱不释手的“煲奖”着她的勇士。

    “嘿嘿,要不要再尝一尝?”

    “少来,你想搞死我呀……你看你看,我都不敢走路了,都是你害的。”刚才那场狂风暴雨,让李亚娟心有余悸,久旱逢甘霖,她那潭死水,是被彻底的激活了,但如此势不可挡的强大,她吃的亏够大的。

    “李姐,你就放心吧,你提醒得对,我以后会把握分寸的。”

    又点了点头,李亚娟继续问道:“我们还是心说正事吧,敢问向大官人,既然你有了从政的打算,那你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

    向天亮听了,嘴角得意的一撇,“现在我是建设局的一分子,当然就在建设局里先搞出点名堂了,刚才我去见劳诚贵的时候,他已经答应我了,在他离开建设局之前,必须恢复我的办公室副主任一职,我想,我的官道,就以此为起步平台吧。”

    “嗯,也算是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那么他答应得爽快吗?”

    向天亮显得胸有成竹,点头道:“他不得不爽快。”

    “哦?怎么会呢?”李亚娟盯了向天亮一眼,不解的说道,“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决定权在建设局党组,市委组织部那里不过走个过场而已,说到底,还是劳诚贵在卡着你,劳诚贵要想办,早就该办了,举手之劳的事嘛,但是,我很想知道,他怎么现在突然改变了主意呢?”

    向天亮翘起二郎腿,含笑不语。

    “他派乔安南来抢东西,你帮了乔安南的忙,他为此而感激你,于是要恢复你的办公室副主任一职?”

    向天亮缓缓的摇头,“李姐,你可以继续拓宽你的思路嘛。”他的右手掌伸出去,先向上,尔了翻转着向下。

    李亚娟心里一动,向天亮的动作,是在启发她的思路呢。

    “噢……小向,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昨天除夕之夜设下的局,不过是一场戏而已,你所要解开的套子,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解开,而且还紧紧的掌握在你的手里,对不对?”

    向天亮点了点头。

    “李姐,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不想为官,甘于平庸,那个套子就对我没用,留着也等于在套自己嘛,我就必须把它解开或扔掉,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要走从政的道路,既没靠山,又没钞票,手里总得有点资本吧,那些我所掌握的别人的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资本。”

    李亚娟笑道:“一本万利,是条捷径,你果然狡猾,难怪许老夫子说你是一块当官的料。”

    向天亮继续说道:“我手上有了这个套子,至少有些人就不敢打我的主意,不但不敢打我的主意,还得千方百计的保我顺风顺水,比方说,谢自横和于飞龙,就是陈文运和孙占禄两位副局长,他们也或多或少的要让我几分。”

    “谢自横和于飞龙怕你是肯定的,毕竟有把柄落在你手中,可陈文运和孙占禄为什么要忌惮你,孙占禄不过是搞了点小动作而已,企图混水摸鱼罢了,这在官场上司空见惯,无伤大雅嘛,陈文运就更不可能了,在整个事件中,他不过被你们怀疑是那个报案人而已,没有把柄落在你的手中嘛。”

    向天亮又是摇头,笑着说道:“李姐,你想一想,如果我手上还掌握着那些东西,那么,我就等于掌握了主动权,随时可以拿出来当作防身或反击的武器,比方说于飞龙敢整我,我就拿出来当炸弹炸他个粉身碎骨,又比如陈文运要整我,那么,我可以把那些东西变成礼物,既可以送给陈市长,也可以献给张副书记,或者是其他人,陈文运他能不怕吗,一个他副处级官员,市委随便哪个领导动根手指头,都能让他万劫不复。”

    李亚娟想了想,感慨道:“又是炸弹又是礼物的,小向那,敢情你早就想好了。”

    “呵呵,你以为jǐ校生都是没头脑的家伙啊。”向天亮自得其乐。

    李亚娟看着向天亮,“小向,据我嫂子讲,昨天上午你去银行取出东西后,她一直在你身边,你们哪里也没有去,直接回到了柳清清家,并且在柳清清家里,你又当着我的面把东xīzà在了客厅的古董木椅下,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把真的东xīzà到哪里去了?”

    这时,向天亮正要回答,他的右耳朵,却忽然莫名其妙的颤抖起来。

    向天亮顿时jǐ觉起来。~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