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9章柜子里有个人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左耳跳,有好事,右耳抖,要坏事,大年初一右耳抖跳,这算个什么事呢。(]

    向天亮脸sè一凝,冲李亚娟使了个眼sè,李亚娟立刻会意过来了。

    所谓做贼心虚,向天亮和李亚娟搞过不少小动作,而且玩得得心应手,收获不少,但反过来,他俩也怕别人玩他们的小动作,平时防范得很严,过年前,两人将房间仔细搜查过,没有可疑的东西存在。

    但现在右耳在抖,而且还偶尔的剧烈跳动,说明有危险来临,而且很可能危险就在这个房间里。

    这些rì子以来,两只耳朵不太活跃,报喜报忧都很不灵光,光吃饭不干活,让向天亮颇为不满,但对它们的准确xì,他还是深信不疑的。

    现在右耳朵又抖又跳的,一定有事。

    向天亮的目光,对着房间四周锐利地搜索起来。

    李亚娟张了张嘴,冲着向天亮无声的发问,房间里没有问题呀。

    向天亮微微摇头,心道这事可难说,现在海上走私活动猖獗,滨海的zìyó市场上,窃听器之类的玩艺多得是,几十元一个的也有,谁想听别人的悄悄话,容易得很。

    迅速的总结了一番,向天亮对右耳朵的报jǐ作出了几个判断,李亚娟是卧底,这绝不可能,她的心和身都交给了他,她要是都不能信任,这世界就乱套了。

    要么是房间里有窃听器,向天亮起身重又检查了一遍,他很相信自己的专业水平,确信这方面不存在任何问题。

    那就是房间里有人。

    这不是没有可能,向天亮自己就干过好几回了,自然而然的冒出了这个念头。

    中午去医院看望劳诚贵,李亚娟家有将近两个小时是没人的,谁想混进来,是件不太困难的事。

    向天亮冲李亚娟呶了呶嘴,两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房间里的几个大件家俱上。

    客厅里没有,书房、厨房、阳台、洗手间,也都不是能藏人的地方,公寓楼的天花板就是水泥板,更无可能。

    向天亮冲进了卧室。

    李亚娟也跟了进来,脸上满是紧张,手里多了一只平底铁锅。

    向天亮笑了笑,先把李亚娟往门外推了推,然后凝神一听,径直朝那只立式大衣柜走了过去。

    “啪。”

    立式大衣柜的两扇门突然的打开了。

    一个人张着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向天亮飞扑过来。

    卧室门口的李亚娟惊呼道:“王道鸿。”

    没错,他正是李亚娟的前夫王道鸿,清河监狱的副监狱长兼清河劳改农场场长。

    王道鸿的手上,拿着一件肥大的睡衣,挟着风声,劈头盖脸的扑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向天亮猝不及防,被王道鸿一下扑倒在床上,也是他有些大意了,没想到王道鸿早有准备,而且倾全力突然而出。

    那件肥大的紫sè睡衣,盖住了向天亮的头和双手,让他一时难以反应,王道鸿的突然一击收到了奇效,他的两个拳头迅速的砸在向天亮的身上,冰雹似的,又重又狠。

    向天亮又惊又怒,但他的反应也不慢,双手不能反击,可他的双腿却是zìyó的,向家武术素以腿功见长,向天亮小时候在爷爷的严厉管教下,下过很深的功夫,王道鸿对向天亮的了解不太少了。

    反击很快就开始了。

    向天亮的双脚先是一勾一夹,就地取才,掀起了一条被子,呼的一声,飞到了王道鸿的身上。

    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王道鸿收回一只手,想推开身上的被子。

    但向天亮的双腿间不容发,一开一合,就将王道鸿的腰夹住了。

    一声怒吼,向天亮腰部发力,双腿夹起王道鸿的身体,连人带被的“飞”了出去。

    接着,向天亮自己也飞了起来,他飞得更快,不等王道鸿落地,他早已赶到,一腿立地,另一腿狠狠的往上踢起,正好踢在了王道鸿的腰眼上。

    惨叫声中,王道鸿的身体又飞了起来,竟重重的碰到了天花板上。

    “嘭。”王道鸿的身体,终于跌到了楼板上。

    王道鸿也是自找倒霉。

    昨天晚上,不但没抢到东西,反而在四人互搏中吃了亏,王道鸿很不死心,不但张海峰副书记那里没法交代,自己调回城里和升职的希望也不能实现,他也是个不服输的人,有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脾气,他分析向天亮和李亚娟把东西“交”出去后,说不定还会留一点副本之类的东西,便打算过来看看,正巧向天亮开车来接李亚娟去医院,他于是乘机进入了李亚娟家,这地方的自然熟悉,翻来搜去,就是毫无收获,他又灵机一动,想找点向天亮和李亚娟的把柄,就拿出带来的“专业工具”,“如愿以偿”的获得了第一手资料,可他就是不知道,向天亮是怎么发现他,他更是低估了向天亮的武功,交手之下终于吃了大亏。

    当着自己所爱女人的面吃了小亏,向天亮很是不爽,哪还讲什么客气和规矩,走过去左脚踩住被子,右脚狠狠的在王道鸿身上蹂踏起来。

    可怜的王道鸿,惨叫声由高到低,在被子下昏死过去了。

    要不是李亚娟过来,把余怒难消的向天亮拉开,王道鸿恐怕真的要被废了。

    “你心疼啦?”向天亮瞪着李亚娟道。

    李亚娟嗔道:“我是怕你把他打残了,大家都过不年呢。”

    向天亮掀了被子,一手提起昏迷的王道鸿,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起来。

    不出所料,微型录音机和微型照相机被搜了出来,微型录音机还在转动着磁盘。

    扔掉微型录音机和微型照相机,向天亮拖着王道鸿,来到了客厅里。

    看到向天亮脸上有几个掌印,李亚娟关切的问:“小向,你没事吧?”

    摸了摸自己的脸,向天亮苦笑道:“李姐,你老公下手够狠的啊。”

    李亚娟红着脸道:“谁是我老公呀?”

    “噢……前老公,前老公,嘿嘿,现在你是我的女人了。”向天亮坏坏的一笑,拉过李亚娟,硬把她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李亚娟羞得急忙别过头去,虽然王道鸿昏迷不醒,但毕竟是个大活人,而且还是她的前夫,向天亮的这种亲热方式,让她一时难已适应。

    可是,向天亮的手,已经伸到了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她娇躯一颤,便无力反抗了。

    “小向,不要……不要这样嘛。”

    “嘿嘿,我偏要这样,你如果不听话,我可就不要你了。”向天亮吓唬道。

    “嗯……他,他会醒的。”

    向天亮笑道:“他刚才都听到了,让他再听一回又有什么关系呢?”

    李亚娟一听,脸更红了,“你呀……真是坏。”她的身体有些颤抖,早被向天亮的爱抚征服了。

    “李姐,我,我想现在……现在再要你一次。”

    向天亮说得很正经,口气不容反对,而且,他的一只手,早把李亚娟身上的睡袍扯掉了。

    李亚娟唔了一声,闭上秀目,把向天亮抱得更紧了。

    那种相拥的激情,和她那秀sè的诱惑,以及有旁观者的刺激,让向天亮再一次的亲到了李亚娟那xì感的嘴唇上,她迎合着他,并张开了秀口,主动把她那香舌送到了他的嘴里。

    这是向天亮万万都没想到的事情,他激动的喉结都发出了响声,马上把自己的舌头与她交缠在一起,血脉里涌动着沸腾的激情,那苏醒的大家伙不失时机的竖了起来,直直的顶到了她的下腹,她本能的抱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身子吊了起来,正好把她那美丽的对正了位置。

    向天亮更是没有想到,李亚娟会给他来一个这样的挑逗动作,撩拨得他已不能自已,,顺势把她抱起来,从上而下,重重的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一次,李亚娟不但充分的进行了合作,而且表现更为疯狂,当他进入时,她发出了激情的娇喘声,两手在他背上不住的抚摸,双腿时绻时翘,身子扭曲不已。

    向天亮有了上次的经历,这次也来的更加的勇猛与自如,激情在两个**缠身的男女中游荡,用疯狂书写着真正的疯狂。

    李亚娟得到了真正的快感和慰籍,向天亮也赢得了男子汉的最高威严,一直到李亚娟两次以后,向天亮才尽情的释放出来,把李亚娟的魂魄调到了仙境之中。

    李亚娟躺在沙发上,懒懒的闭着眼睛睡过去了。

    女人,你一旦突破了她最后的防线,那她的整个世界就全都是你的。

    有人睡了,有人醒了,王道鸿悠悠的醒过来了。

    向天亮懒得和王道鸿噜嗦,他先拿过衣服盖住李亚娟,再自己穿上衣服,然后拎起王道鸿,抡起巴掌,扇得他两眼直冒金星后,才拖到门外的走廊上扔下。

    “向,向天亮,我,我不会,不会放过你的……”

    向天亮淡淡一笑,摆了摆手,也不开口说话,转身回到屋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他不怕王道鸿,那种输了还要在嘴上找回面子的场景,他小时候就见过不少了。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劳诚贵的承诺能不能兑现,他的局办公室副主任一职能否失而复得。

    还有,他很期待,期待新局长给单位带来新的气象。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