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2章你这个小骗子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骗子?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向天亮。[]

    他急忙回头,立即噢的一声,认出来了,是晋川镇卫生院的那个小护士。

    当时因为计划生育的事,六叔向云平打伤了镇长陈**,为了打探陈**的**,向天亮假扮jǐ察,从这个小护士嘴里套得了不少情报。

    “是你啊……你好你好。”向天亮忙着招呼,想起自己不但骗了她,而且还顺便“揩”了点油,心里颇是不好意思。

    小护士的小脸蛋红通通的,象两个苹果似的见了向天亮,除了惊喜,还有一些害羞。

    “我叫王含玉。”她伸出了小手。

    “我,我叫向天亮。”

    “我早知道了。”王含玉娇声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的?”

    王含玉歪着头,调皮地问道:“你姐姐叫向秋,你姐夫叫李hū南,对不对?”

    “咦?你调查得挺清楚的么。”

    王含玉红着脸,低声道:“你这个骗子,还说自己是个jǐ察。”

    “嘿嘿,我道歉,我道歉。”

    二人这边嘀咕,那边陈大宝喊了起来,“小向,家俱还搬不搬呀。”

    向天亮瞧瞧陈大宝,又瞅着司机小高,斜了一眼道:“你们两个人四只手不能搬吗?一点小家俱,还用得着本主任亲自动手吗?”

    陈大宝瞄了王含玉一眼,坏坏的一笑,拉着小高搬家俱去了

    向天亮把王含玉拉到了一边,“小王,你怎么知道向秋是我姐的呢?”

    王含玉微笑着说道:“这也是巧合么,hū节前,你外甥得了重感冒,小家伙高烧四十度,连着打了五六天吊瓶,都是院长派我去你姐姐家的,我在你姐家看到你的照片,一问起,才知道你是向秋的弟弟……当然,还是个假jǐ察,小骗子。”

    向天亮呵呵的笑起来,“小王同志啊,我那不是为了救我六叔么,迫不得已而为之,你看,你看这假jǐ察小骗子之类的形容词,有点难听么,是不是可以免了呢?”

    “嘻……可以考虑,但是。”

    “但是什么?”

    “我可以不喊你小骗子了,但恐怕有人还会这样喊你的。”

    向天亮挺了挺腰,虎着脸道:“除了你小王同志,谁敢叫我小骗子,我就赏他两个大嘴巴。”

    “真的吗?”

    “当然了。”

    王含玉掩着嘴,吃吃的笑了。

    向天亮心里一动,“哎,我还没问你呢,小王,你怎么到清河来了,是走亲戚吗?”

    “你猜。”

    “猜不着。”

    “你不是jǐ察吗?你不是很会刺探别人的**吗?”

    向天亮苦着脸道:“唉,怎么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王含玉笑道:“那你就猜猜,我来清河干什么来了。”

    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向天亮道:“是来看我的?”

    “你少臭美。”王含玉小嘴一撇,小脸一红,忍着笑转过身去。

    向天亮一看,脸sè有点变了,王子桂,王含玉,莫非是?

    “小王,你是?”

    这时,王含玉还没有回答,旁边却传来了一个声音。

    “没错,她是我王子桂的女儿。”

    向天亮吓得回过身来,看到王子桂正背着双手站在那里,一边冷笑,一边用老眼瞪着他。

    “王局长,您,您回来了?”向天亮赶紧陪起了笑脸,心里说乖乖,这么丑的一个老太太,怎么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呢。

    王子桂不理向天亮,转身对王含玉道:“丫头,你给我进屋去。”

    王含玉瞅着向天亮,有些犹犹豫豫。

    “没听见我的话吗?”王子桂瞪起了老眼。

    “妈……”

    “臭丫头,妈的话也不听了?”

    王含玉跺了跺脚,转身进屋去了。

    王子桂走到向天亮面前,冷笑着哼道:“你这个小骗子,竟敢调戏我的女儿。”

    “王局长,我不明白,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臭小子,我告诉你,你在晋川镇对含玉做的坏事,敝人都知道了。”

    又是敝人,向天亮听得心里直乐,臭老太婆,你还真是敝人呢。

    不过,他有点发蒙,晋川镇那点破事,这臭老太婆是怎么知道的?两个人之间的事么,那就是王含玉说的了,这个傻丫头,怎么能把那种事告诉她母亲呢。

    原来,王含玉真是王子桂的女儿。

    王子桂当年以领导身份,追求身为普通教师的许衡太,遭到许衡太的拒绝后,一气之下,报名加入了支摇边疆建设的行列,到了西部一个国营农场,在那里渡过了二十几年,先后结过三次婚,王含玉是她和第三任丈夫的结晶,也是她唯一的孩子,但西部的生活条件太苦,她又是一个人生活,难以带着一个孩子继续工作,便咬咬牙,把孩子送回清河市,交给滨海县一个远房亲戚抚养,后来,干脆把她的户口也迁回到了清河……

    那么,王子桂又是怎么知道,向天亮在晋川镇对王含玉做的那点破事呢?

    这只能怪王含玉太天真了。

    王子桂回调清河,母女得已团聚,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说着说着,说到王含玉的终身大事,这王含玉因为长期不在母亲身边,从小就有内向腼腆的xì格,读书期间竟是没有谈过恋爱。

    但王含玉吞吞吐吐,红脸含羞,王子桂便追问她是不是有心上人了,这时王含玉已摸清了向天亮的底细,知道他正是母亲的新部下,就羞羞答答的说出了向天亮的名字。

    王子桂继续追问,王含玉想赢得母亲的支持和帮助,就把自己和向天亮在晋川镇的那点故事说了出来。

    听了女儿的叙述,王子桂当时没说什么,哪个少女不怀hū,丫头涉世不深,见人一次就芳心暗许,这不能怪她,何况向天亮那臭小子长相确实不赖。

    但王子桂动作也挺快的,初七和女儿团聚,初八就把向天亮调查得一清二楚,她了解情况找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市公安局长谢自横,当年为把女儿王含玉的户口迁回清河市滨海县,她找过当时的滨海县公安局刑jǐ队队长谢自横。

    狗嘴不吐象牙,谢自横的嘴里,哪能有关于向天亮的好话。

    再联系上昨天在火车站的打人事件,王子桂的脑海里,留下了对向天亮的恶劣印象。

    “王局长,您误会了,您听我解释……”

    王子桂摆着手,打断了向天亮的话。

    “臭小子,你不用解释,只须给我记住,我老太婆的眼里,容不下沙子。”

    向天亮不以为然的想,这不是废话么,谁的眼里都容不下沙子的,听说在沙漠里行走的骆驼,倒是眼里可以容沙。

    “王局长,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会记住的。”

    “你记住什么?”

    “记住您的教导。”

    “呸,我还没说呢,哪来的教导?”王子桂骂了起来。

    “您说,您说。”向天亮忙道。

    “公是公,私是私,听说你小子能力不错,又是大学毕业,是个可造之才,以后只要你表现好,做出了成绩,我照样重用你提拨你,你小子要是不听招呼,背后使坏,我一定狠狠的收拾你。”

    向天亮心道,您的手段我领教过了,以后我就在档案室里待着,不奢望您的重用,也不希望的“收拾”。

    “至于私的方面,我jǐ告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则,你会死得很惨的。”

    向天亮吓了一跳,偷眼一瞄王子桂,果然凶神恶煞般,样子有些狰狞。

    “今天把你叫来,是因为含玉她要求见你,我老太婆发发慈悲,就成全她一次,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向天亮一边点头,一边心想,这个臭老太婆,还以为自己女儿是仙女呢,有什么稀罕的,本来就是一面之缘,咱绝没有往那方面发展的意思么,这清河地瘦人穷,美女却多得是,往大街上一转,一抓一大把呢。

    “臭小子,你记住了没有?”

    向天亮先是点头,然后小心的问道:“王局长,那要偶然碰上了呢?”

    “那也得回避,你要主动的回避。”

    王子桂瞪了向天亮一眼,背起双手,耀武扬威的进屋去了。

    好个蛮不讲理的臭老太婆,向天亮无奈的苦笑,以前只听说过母老虎,现在他亲眼见到了。

    他也不敢迈进王子桂的家门了,抬起头一看,王含玉站在二楼窗前,正冲他招手呢。

    向天亮咧嘴一笑,摊摊双手耸耸肩,一付无可奈何的样子。

    王含玉做了个对不起的手势,然后,羞涩的笑了。

    这丫头,真的对我有点意思啊,向天亮大喜,急忙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你下来行吗?

    王含玉手往边上一指,摇摇头,又手指一戳自己心窝,另一只手指着向天亮。

    两个人正打着哑谜,不料,王子桂突然出现在王含玉身旁。

    “丫头,你在干什么?”

    王含玉急忙逃了开去。

    王子桂站在了窗前,双手叉腰,破口骂道:“臭小子,你个没教养的东西,还敢勾引我的女儿……滚滚,快给我滚。”

    向天亮不敢开口,唯有落荒而逃。

    这个臭老太婆,得想个办法治治,不然,这往后的rì子怎么过啊。~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