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5章臭老太婆的故事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知己知彼,方能对症下药,游仞有余。【绝对权力】(]

    向天亮知道,要想了解新局长王子桂,许衡太那里是挖不出来的,还得去找柳清阳老师,他在清河师范即原清河农校整整工作了四十年,堪称那里的活档案。

    陪着柳清清和李亚娟,在街上吃过晚饭,向天亮等三人来到了柳清阳家。

    柳清阳正一个后坐在客厅,看着今天的《清河rì报》,茶几上还摆着茶具,一杯未喝完的茶,盖子半盖着,放在柳清阳的对面。

    “小向,亚娟,你们是为那个自称敝人的人来的吧?”

    李亚娟微笑道:“柳老师您真神了,我们正是为敝人而来。”

    柳清清道:“爸,你得帮天亮想个办法,他这个办公室副主任,快名存实亡了。”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柳清阳放下报纸摘了老花镜,揉着眼睛看向了向天亮。

    向天亮看着茶几上的茶具,笑着说道:“老师,刚才是不是许老师来过了?”

    “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柳清阳饶有兴致的问。

    “许衡太老师喝茶时,有个非常独特的习惯,最后一杯茶总是只喝一半,茶杯的盖子半盖着,敞开着的杯口正对着主人。”

    柳清阳点着头笑起来,“呵呵,不愧为jǐ官大学高才生,善于抓住细节啊。”

    向天亮说道:“在敝人王局长强大的气场里,我抓住最多的细节也没有用。”

    “嗯,我和许老夫子刚刚讨论过类似的问题。”柳清阳捋着长须微笑。

    向天亮问道:“老师,上面让一个即将离休的人来当局长,您认为是出于什么考虑。”

    柳清阳缓缓说道:“据我所知,其中原因很简单,没什么复杂的,一定要说有,那也只是对王子桂的政治照顾,肯定她在西部边疆垦区工作几十年作出的牺牲和贡献,让她在建设局过渡一两年,然后再调到市人大或政协任副职,而之所以把她安排在你们建设局,是因为建设局的新局长难产,建设局局长是个大肥缺,各方势力较劲不相上下,王子桂恰逢其时,又和市委哪个领导都没有私人关系,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向天亮听得苦笑不已,“得,臭老太婆这一过渡,把我也给过渡喽。”

    “呵呵,你是有眼不识泰山,自己撞到枪口上了,能怪得了谁?”柳清阳笑道。

    柳清清也道:“爸,王老太太是不是有的偏执,或者说,是不是有些变态,听亚娟说,她对男人抱有很深的仇恨,尤其对天亮这样长得帅的人,简直是恨之入骨。”

    缓缓的点着头,柳清阳端起茶杯呷了几口,然后慢慢的说道:

    “应该说,王子桂现在的这个状态,是三大因素促成的,一是她的xì格,二是她的家庭,三是当年与许老夫子的婚变,四是几十年西部艰苦的岁月。”

    “王子桂原名叫王香桂,王子桂是她唯一兄弟的名字,王香桂八岁时,比她大六岁的哥哥王子桂病死了,父亲就把她改名为王子桂,当成了儿子来养,还别说,王子桂从小就是男孩子的xì格,天不怕地不怕,十二岁那年,就敢跟着当游击队交通员的叔叔上下送信送药,清河市解放那年,她还不到十四岁吧,却能做出一件名扬清河的大事来。”

    “解放大军的先头部队到达清河市时,**还有几艘军舰和运输船停在清河港海运码头,带队的部队首长想先占领并控制码,阻止敌人外逃,但先头部队不过一个加强营,而敌人却至少上万,硬攻不行,唯有智取,首长决定,派两个连秘密袭击码头,烧掉连接码头与军舰的浮动舰桥,但是,找不到一条能迅速而又安全接近码头的捷径。”

    “这时,王子桂人小胆大,找到首长出了个主意,从清河市地下排水道进去,因为地下排水道的出口,离码头的一号泊位才不到三百米,王子桂小时候常在那一带玩耍,多次进过地下排水道,首长批准了这个作战方案后,她又主动要求带路,为战斗的胜利立下了大功,可以说,王子桂一战成名,一夜成名,因为插在码头最高的了望塔上的红旗,就是王子桂抗上去的,当时的随军记者还拍了几张照片,上过不少报纸呢。”

    “这样根正苗红的孩子,组织上自然要大力培养,解放后,王子桂先进入学校读书,无奈王子桂干什么都象模象样,就是一读书就头痛,再加上那时她快十八岁了,长得人高马大的,再在小学待着有点不象样了,组织上就安排她入党、转干,进入市纺织厂担任团委副书记,一年后又升任厂团委书记、市团委常委,在她二十二岁那年,被提拨为纺织厂党委委员。”

    “王子桂调到市农校,我记得是一九六零年,她来了以后,担任学校党总支部专职副书记,成了全市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可那时候,她xì格上的毛病,给她带来了不少困惑,脾气太爆,说话很冲,二十四岁了还没对象,连恋爱也没谈过,在那个年代,二十四岁可就算老姑娘了。”

    “当时,我是校教研室副主任,因为我和清清她妈都是本地人,和王子桂家住得蛮近,很快就成了朋友,学校领导就跟我说,清阳同志,交给你一个任务,为你的小老乡王子桂同志找个男朋友,争取一年恋爱两年结婚三年生子,组织上交待的任务,我当然二话不说就接受了。”

    “恰好那一年,二十三岁的许衡太大学毕业,分配到农校任教,他也是清河南城区人,我和清清她妈,就把王子桂和许衡太二人往一起撮合,有组织的关怀,同志们的帮助,两人正儿八经的谈起了恋爱,当然xì格使然,主动方肯定是王子桂了,而许衡太xì格内向,加上家庭成份重,父亲是小业主,往往被动一些,但总算是你情我愿,恋爱谈一年半,双方父母关也都过了,也该到结婚的时候了,万事俱备,只欠洞房。”

    “不料,就在这个时候,许衡太的祖父,一个七十几岁的老头,突然跳出来反对这桩婚事,理由是王子桂和许衡太的八字不合,我们无数人轮流上门,磨破了嘴皮子,无奈许老爷子死活都不答应,最后使出绝招,绝食、喝药、上吊,许衡太生xì温和懦弱孝顺,祖父的话是不能不听的,就这么着,一桩婚姻活活给拆散了,刚领的结婚证,还没洞房呢,就换成了离婚证。”

    “最伤心的人,当然是王子桂了,把自己关在新房里不吃不喝四天,砸烂了全部准备结婚用的东西,头发也白了一半,出来后,不说不笑,象老了二十岁似的,就在那时,许衡太申请调离农校,去了你们建设局,不久,国家组织干部工人去西部垦区参加边疆建设,王子桂报了名,孤身一人,头也不回的去了西部,这一去,是整整三十年啊,和清河这边所有的亲朋好友断了联系,听说期间回来过几次,但谁也没有见过。”

    “这人那,有时候真的有命运从中作祟,王子桂在西部过得也不快活,前后结过三次婚,你们都知道了吧,反正吃了很多苦,心里落下的结,不但没解开,反而是越结越深,xì格上也更加固执乖张了。”

    “其实,这一次她自己也不想回来的,但西部垦区也在进行改革,组织上考虑到王子桂年纪大了,女儿又早已迁回清河,就动员她调回来……好家伙,我听说她本人同意以后,上上下下非常重视,王子桂可是全国劳动模范啊,原来农垦部的老部长,亲自打电话给咱们东江省委书记,指示一定要按照王子桂同志本人的意愿,妥善安排,省委不敢怠慢,准备按排王子桂担任省妇联副主任,在她原来的处级待遇上,再往上提一级,可被王子桂拒绝了,她只有一个要求,平调回到清河市,担任实职直到六十岁。”

    “为王子桂的事,清河市委常委会专门召开会议研究,有两个位置供她选择,一个是民政局,一个就是你们建设局,王子桂在西部垦区当过建筑工程公司党委书记,懂一点你们建设系统的业务,当然选择去你们建设局工作了。”

    “虽然王子桂的级别不高,但你们可别小看了,我有个学生在市委办公厅工作,据他告诉我,王子桂去市委组织部报到的时候,从市委书记市长开始,全体常委一齐出面接待,言必称大姐,恭敬之极,那场面气派,不亚于接待省委书记和省长。”

    “就在前天晚上,我们两口子想到毕竟曾经是朋友,就主动上门去看望她,但她很冷淡,气氛尴尬之极,离开时她连站也没有站起来,还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你们可能想都想不到,她是这样说的,过去的王子桂早就死了,现在的王子桂,在清河市还没有朋友……”

    柳清阳说到这里,有些苦涩的笑了,“你们明白了没有?王子桂心中那个死结还在,一天不解开,你们这些部下就多一天活受罪喽。”

    向天亮笑道:“老师,我倒有个办法,可以试上一试。”~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