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2章秘密就是秘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这些rì子,向天亮对自己的寻呼机很是讨厌。【绝对权力】

    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可以方便人的生活工作和交往,但却大大的缩小了每个人的私密空间,这难免不增加烦恼,因为你有时候无处可藏。

    向天亮rì常工作的地点是档案室,档案室还没上电话,想找他而又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人,都会通过寻呼机来找他。

    十几条留言,快塞满贮存器了,可向天亮一条也没有回过。

    其中最新的一条,是李亚娟发来的:回家吃饭,有事说。

    家,这个字让向天亮顿时心满温馨,机关宿舍只是个驿站,他现在有两个家了,他常住在那两个家里,柳清清和李亚娟,柳清清时常要率剧团出外演出,李亚娟那里就是他光顾最多的家。

    “姐,我回来了。”一进屋,向天亮就嚷起来,一边倒在了沙发上。

    李亚娟从卧室里走出来,嫣然笑道:“王局长留你吃了晚饭,没把你留下来过夜吗。”

    “呵呵,你通过寻呼机下了命令,我敢不回来吗?”向天亮把李亚娟拉了过来,一只手掀开她的睡衣,在高山上摸索起来。

    “没事我能呼你么。”李亚娟贴在向天亮的怀里,“王道鸿从清河监狱调回来了。”

    “哦?”

    李亚娟道:“今天下午我接了他一个电话,很猖狂的告诉我,他现在是市缉私办公室副主任,兼市公安局缉私大队大队长,他还说,上次你揍了他,他还没忘,希望你也没有忘掉。”

    向天亮听了,微微的笑起来了,“姐,你的这位前夫很记仇么,张海峰副书记把他调回来,是为了拓展自己的势力,王道鸿就不怕害了张海峰吗?”

    “其实,他多半是虚张声势罢了,明的是不敢来的,所以你要小心暗算。”李亚娟说道,“但他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向天亮手在李亚娟的山上爬行,嘴里笑道:“什么话有道理啊?”

    “王道鸿说,你大年夜设下的局,很可能是你的yī谋,你根本就没把东西扔出去,要么就是把东西扔出去了,自己的手上还留着备份。”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不光是王道鸿吧,恐怕还有不少人,包括谢自横、余中豪、肖剑南等人,甚至还包括你,都不会相信吧。”

    点了点头,李亚娟道:“我本来就不相信么,上次要不是王道鸿躲在柜子里偷听,你早就告诉我了。”

    向天亮嗯了一声,“我没那么傻,我掌握的那些东西,对某些人来说是炸弹,对我来说,就是护身符,就是升官图,我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弃呢。”

    “我就知道,你这个狡猾的大坏蛋,是不会把到嘴的肉扔掉的。”李亚娟嘴上嗔着,手伸到向天亮那里,一把抓住大家伙撸起来。

    向天亮嘿嘿一笑,“姐,没有我这个大坏蛋,你这棵枯木怎么能逢hū呢。”

    “大坏蛋……我,我割了它,看你还能不能坏……咯咯……”李亚娟一手为掌,“砍”在了向天亮那昂首冲天的大家伙上。

    “姐,你要真砍了它,那你下半辈子的幸福找谁要啊。”

    “它是我的宝贝,我才舍不得呢。”李亚娟笑了笑,看着向天亮道,“我就是不明白,你当初是怎么处理那些东西的?”

    “呵呵,你真想知道?”

    “当然了。”

    向天亮笑道:“除夕之夜,叶楠老公乔安南拿到的东西,根本高是假的,所以,老局长才毛得心脏病发作了。”

    李亚娟点了点头,“这个我在你的提示下,已经知道了,而且,根据当时的情况,你从银行取回来的东西,根本就是假的,也就是说,存在银行里的东西,根本就是假的。”

    “没错,银行里的东西并不是真的,除夕上午我去银行,在你嫂子眼皮底下取出来的是假东西。”向天亮微笑道。

    李亚娟想了想,不解的问道:“那真的东西又在哪里?”

    “呵呵,你再想一想。”

    李亚娟摇头道:“我可想不出来。”

    向天亮放开李亚娟,伸手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拿了一支烟叼到嘴上,那是李亚娟特地为他这个准烟民准备的,李亚娟拿起打火机为他点上了火。

    吸了几口,向天亮看着李亚娟问道:“姐,你还记得我回家的事吗?就是我六叔因为计划生育把镇长打伤的事。”

    “我怎么不记得,那是hū节长假前不久,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张海峰要见你,你接到叶楠的通知舟,匆匆从滨海赶回清河,并马上去市委见了张海峰。”

    向天亮点着头道:“是的,我见过张海峰以后,强烈的感觉到他的深不可测和老谋深算,原来准备万不得已时把东西交给他的最后一点打算,也彻底的打消了,同时暗暗庆幸我自己的未雨绸缪。”

    “未雨绸缪?”

    向天亮笑道:“对,你再往前回忆一下,就是你嫂子约我在码头茶楼见面之前,我们曾做过什么?”

    “哦……我想起来了,你带着我,曾经把去银行把东西取出来,拿回家检查一遍后,第二天又存回到银行里。”

    “呵呵,是的是的。”

    李亚娟道:“噢,我明白了,那天晚上,你实行了调包计。”

    “可以这么说吧,但那天晚上,你家外面有人看着呢,真东西很难从你家转移出去,但假东西我却早就准备好了。”

    李亚娟笑了,“我说么,你早些rì子买了一些胶卷和磁带放在我家里,是干什么用的,原来那是制作假东西的原材料,是为实施调包计而准备的。”

    “对,太多的人惦记,我不悄悄准备,哪怕被一个家伙发现,也就等于彻底完蛋了。”

    李亚娟思忖着说道:“也就是说,第二天早上,我们去银行,把东西存回银行里时,真东西和假东西都在车上。”

    “呵呵,说得一点都不错,当然,假东西装在原来那个包里,而真东xīzà在我身上,我穿着风衣,那点东xīzà在身上,根本就看不出来。”

    “好狡猾的弟弟,连我都被你骗了。”李亚娟笑着说道,“到了银行以后,你让我一个人上去存假东西,而自己却利用那十几分钟的时间,把真东西转移走了,从那时起,真东西就从我们和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我们和他们共同惦记着银行里存的东西却是假的。”

    向天亮嗯了一声,伸手在烟灰缸上掐灭烟头后,慢慢的说道:“其实,就那么十多分钟时间,我在银行门前的停车场上,能往哪里转移真东西呢,更何况,当时我可以明确的发现,至少有四双眼睛在盯着我,那应该是余中豪和肖剑南派来的,在你家守了一夜,一路又跟到了银行,根本不给我转移真东西的机会啊。”

    “噢……我想起来了,那个清洁工,是那个和你聊天的清洁工。”李亚娟喊道。

    向天亮笑了。

    “小向,我说得对不对?”

    “一点都没错。”

    “就在别人的眼皮底下,你把真东西交给了那个清洁工,这不是很危险吗?”

    “呵呵,玩的就是心跳。”向天亮笑着说道,“我停车的位置很讲究,当时监视我的人,他们的视线只能看见我的上半身,而手不到我的下半身,更看不到我风衣里的东西悄然的落到了地上,他们的注意力,一大半在你的身上,因为你去银行里存东西了么,他们要看清楚是你是真存还是假存,而根本没想到,真东西就在我的脚边,那名清洁工甚至都没有弯腰,在与我说话间,就轻易的把真东西拿过去了。”

    李亚娟含笑问道:“关于那名清洁工,可以说吗?”

    向天亮点头笑道:“这个可以告诉你,他是我爷爷的一名徒弟,就住在清河,可以这么说吧,我身上一大半功夫,都是他教给我的,他也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但他很早就离开了向家,甘于平凡,隐居在城市里。”

    李亚娟笑了起来,“我不再问了,秘密就是秘密,再问下去,秘密对我来说就不是秘密了。”

    “姐,你很明智,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只有我爷爷和三叔两个人知道,他住在哪里是干什么的,也就是说,现在除了他一个人,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秘密藏在什么秘密的地方。”

    “小向,你真是想得周到呀。”李亚娟感叹道。

    向天亮望着李亚娟的倩脸,忽地说道:“姐,我想要你,要你的秘密。”

    李亚娟嗯了一声,立即为二人宽衣解带,“小向,姐在你面前,哪还有秘密呀。”

    “嘿嘿,反正你这深不见底的洞府里,有永远挖不完的秘密……”

    他抱着她,很快的冲了进去……

    李亚娟嚎叫起来了。

    激烈的战斗,在收尾的时候,被传呼机的音乐声打断了。

    “唉,他们找我,到底想干什么啊?”向天亮叹道,这应该是今天收到的第七条留言了。

    李亚娟拿过传呼机,一边笑着说道:

    “姐帮你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们究竟是为什么找你。”~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