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2章案情分析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正文

    进了柳清清家的客厅,刚一坐定,茶还没喝一口,易祥瑞就催着向天亮继续说下去

    向天亮微微一笑道:“您老常说,主管破案的人,要有一种我的地盘我作主的气概,到了我这里,您得听我的。(]”

    “臭小子,混了几天机关,你倒抖擞起来了。”易祥瑞笑了起来。

    向天亮坚持先给李亚娟打了电话,叽哩呱啦的报了一串菜名,让她约上叶楠,赶紧去菜场买菜,柳清清不在家,这里的女主人只能由李亚娟代理了。

    挂了电话,向天亮来到酒柜前,伸手打开暗格,拿出几张图纸放到了茶几上。

    “江厅长、李局长、沈局长,这是火灾现场及清河茶楼的示意图,是我凭着记忆画的,请三位领导看看,我如果猜得没错的话,他们提供的现场示意图,和实际的有很大出入。”

    三位领导打开那几张示意图看了看,江云龙抬头问道:“这么说,你一直在暗中调查?”

    “那倒没有。”向天亮摇着头道,“当时我心存疑点,并把疑点告诉了一位朋友,他是名jǐ察,那天晚上也在茶楼里,我想我已经尽到义务了。”

    江云龙点着头道:“你那位jǐ察朋友,应该就是匿名举报信的作者了。”

    “应该是他,但清河茶楼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我想这是他给您写信的主要原因吧。”

    李建安问道:“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你又画了这几张示意图?看得出来,你后期一定还作过不少调查。”

    “是的,我后来又作过一些调查,那是因为他们把这次火灾定为意外事故,市委市政f在调查结论没有出来之前,就给火灾定了调子,我觉得太值得怀疑了,就想收集点线索,也许有一天会用得上。”

    李建安微笑道:“你的先见之明,现在就要发挥作用了。”

    江云龙盯着向天亮问:“小向同志,你好象不太信任你们市委书记段仁杰。”

    “是的。”

    “为什么?”

    “我不仅对他不信任,我对市委一班人、对所有参与三一八火灾案调查的人都不信任。”

    江云龙看了一眼易祥瑞,微笑道:“我看你呀,对市委招待所的贵宾房更不信任。”

    向天亮笑了。

    易祥瑞笑道:“云龙,这小子是那方面的行家,他的习惯是不管到哪个地方,都要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找三个窃听器,那只是小儿科的范畴。”

    江云龙若有所思,点着头道:“就连jǐ察都写起了匿名信,看来这清河的水,真象传说中的那么深啊。”

    这时,一直埋头研究那几张示意图的沈涛,抬起头舒了一口气。

    “沈涛,怎么样?”易祥瑞问道。

    沈涛不但是公安部技术局副局长,也是易祥瑞的得意门生之一,四十出头,年富力强,外貌却似一个书生。

    “老师,小向说得对,我在市委招待所看到的那些图,是专案调查组提供的,和小向画的这几张图相比,至少有二十多处出入,其中有五处比较关键,可以影响案子的最终定xì。”

    易祥瑞轻哼了一声,“这帮家伙,跟老夫玩起障眼法来了。”

    李建安问道:“小向,你是凭记忆画出的示意图,你能保证你画的不会有错吗?”

    “我去过清河茶楼几次,对那里比较熟悉。”

    沈涛笑道:“老李,我相信小向的,老师曾说过,小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比我们局里那几台老式计算机还管用。”

    易祥瑞也是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向天亮道:“我跟你明说了吧,江厅长、李局长和沈局长,都是我所信任的,你也应该信任他们,现在把你所知道的和分析的,统统都说出来吧。”

    向天亮应了声是,却笑着道:“在我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您可以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易祥瑞一楞,随即笑道:“这小子,又来老一套,还想把我绕进去啊。”

    这是师徒俩以前的对话方式,就是向对方提问题,从而让对方钻进自己提出的问题里走不出来。

    “您老人家这次出门,一定是没经过我师母批准,偷着跑出来的吧?”

    “胡说,你有什么根据?”

    “您看看自己风衣的第三个纽扣,松动得都快要掉下来了,我师母是个很细心的人,您每次出差,她都要仔细到检查您衣服上的每一个纽扣是不是钉牢了,您瞧您现在,难道不是偷偷跑出来的吗?”

    “哈哈,就你小子眼贼啊,就算是吧。”

    “我再问您,您这次出来不是公差,而是受私人的委托才来的吧?”

    “这何以见得?”

    “您老是谁啊,比那些港台明星还要吃香,哪次出差不是要带着几个跟班的,您现在一个人来,那一定是私事。”

    “臭小子,你几时看见我出门前呼后拥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嘿嘿,我听说部长说过,您是国宝级人物,建国以来才出一个,大熊猫还有几十只呢,您说您珍贵不珍贵,出门需不需要保护?”

    “哈哈,一位厅长两位局长陪着我,我还用得着小跟班吗?”

    “那您的级别还不够,要是让厅长局长当保镖,那您老起码该列入zhōyā政治局会议了,我当初不就不用为铁饭碗发愁了么。”

    “臭小子,你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绕来绕去的,究竟想知道什么?”

    向天亮稍作思考,问道:“您是为一个人而来的吧?”

    “没错。”

    “应该是为四位死者中的某个人而来。”

    “对。”

    “四位死者分别是,清河港务局保卫科科长钟明、东江省外贸公司副经理钟云、京城大东贸易公司经理赵理清,京城大东贸易公司经理助理安文声,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您是为了这位京城大东贸易公司经理赵理清而来。”

    “唔……你也说对了。”

    向天亮得意的一笑,“那您就从实招来吧,这个赵理清是个什么人,跟您是什么关系,又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把您给请了出来。”

    易祥瑞楞住了。

    江云龙、李建安和沈涛三人,看着易祥瑞大笑起来。

    “老领导,您又被绕进去了。”江云龙忍俊不禁。

    易祥瑞也跟着笑了,“这小子,不是我们问他么,怎么变成他掏我们的了。”

    沈涛笑着说道:“老师,您这次来,本来就打算全盘告诉小向的嘛。”

    “唉,我就是没想到,这小子吃起了政治饭来喽。”易祥瑞叹了一口气,顿了顿道,“沈涛,你来说吧。”

    “小向,咱们老师当年落难的时候,是一位素未谋面的首长救了他,老师一直不知道,直到几年前才知道真相,老师和首长遂成莫逆之交,这个京城大东贸易公司经理赵理清,正是首长的大女婿,确互的说,应该是前女婿,十多年前就离婚了,但他留有一个女儿,一直在首长身边长大,首长视如掌上明珠,现在已经上高中了,这个赵理清出事后,孩子想知道父亲赵理清的死因,于是,一份由你们清河市政f办公厅发出的公函,寄到了首长家,公函里是关于三一八火灾的情况,和赵理清的尸检报告及死因,那天是周末,咱们老师恰巧就在首长家,首长将公函交给老师过目,老师从公函里看出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沈涛继续说道:“老师看了公函以后,随便问了一句,赵理清这么会喝酒吗?因为尸检报告上写着,赵理清体内含有大量的酒jī,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限度,首长听了说,不会吧,他有高血压的遗传病,一直是滴酒不沾的啊,老师又说,那说不定,他现在做生意了,生意场上不喝酒不行吧,兴许是他后来锻炼出来的,首长不相信,打了两个电话询问,一个打到赵理清的公司,一个打给赵理清的父母,得到的确切情况是,赵理清根本就不沾酒,每逢应酬,都是他的助理、也就是另一个死者安文声代酒的……就这样,问题出来了,赵理清根本不沾酒,因为他根本就不能沾酒,首长七十大寿时,他都滴酒不沾,那么,清河市又有什么人能使他喝下那么多酒呢?”

    向天亮听罢,看着易祥瑞问道:“老师,那您这次是?”

    易祥瑞淡淡的一笑,“我答应了首长,要给他的宝贝外孙女一个说法,至于其他的,那是他们三位的事情了。”

    向天亮心道,这位首长一定是个大人物,即使不在位了,但影响力还在,否则,不可能搬得动这几位实权派,江云龙、李建安、沈涛,三人联袂而来,明摆着是要复查三一八火灾案了。

    江云龙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小向,刚才在招待所里,从段仁杰书记的案情介绍中,你得到了什么启示?”

    “三点,也就是三个巧合,火是从二一零和二一二两个包间烧起来的,这两个包间的人无一伤亡,其次,二一零和二一二之间,恰恰就是四个死者所在的二一一包间,再次,四个死者都喝了酒,连滴酒不沾的赵理清也不例外。”

    江云龙点着头道:“说得一点都没错,加上你刚才在路上说的三个巧合,是六个巧合啊。”

    沈涛说道:“咱们老师有句名言,一个巧合是巧合,两个巧合纯属偶然,三个或三个以上巧合叠加在一起,就是问题了。”

    向天亮迟疑了一下。

    “因此,各位领导的意思是?”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