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7章枪打出头鸟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正文

    向天亮驾着一辆没有牌照的别克轿车,行驶在深夜寂静的街道上,安顿好肖剑南的老婆孩子以后,下一个任务,就是直捣大东鱼品有限公司所在地了

    大东鱼品有限公司在北城区的近郊,市区和郊区接壤的地方,以前是农村,现在是城中村。(]**

    坐在副驾座上的肖剑南,头上缠着纱布,戴着一顶黑sè皮帽,一边往弹匣里压着子弹,一边衔着香烟猛吸,很快让车内烟雾弥漫。

    向天亮摇摇头,他可受不了烟薰,只有无奈的打开了半扇车窗。

    “我还有一个问题。”肖剑南又开口了。

    车行十几分钟,肖剑南一路唠叨,老婆的贤慧,儿子的聪明,刚才的经过,还有他那把佩枪的故事。

    向天亮听得出来,肖剑南有些战前的紧张症状,说话是为了缓解内心的压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肖剑南喜欢说话,向天亮不习惯开口,紧张的时候,他就拚命的不让自己思想,脑子一片空白,全身心的情绪就会松驰下来。

    “哎,真的,我还有一个问题,大问题。”

    “***,一路唠叨个没完,你祥林嫂啊。”

    向天亮终于被逼得开口了,嘴里骂着,脸上却微微的笑了。

    肖剑南也笑了,胜利的笑,向天亮以为他紧张,他也认为向天亮紧张。

    杀人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哪怕杀的是坏人,第一次总是最困难的。

    “真的,我是有一个问题,咱们俩个,到底谁是头,谁领导谁啊?”

    对这个问题,向天亮不屑一顾,“这还用问吗?”

    肖剑南马上接道:“当然是我领导你了。”

    “你?你配吗?”向天亮故作轻蔑,嘴角挂着冷笑。

    离十二点还有一个多小时,聊聊天,打个嘴仗也不错。

    “哟,难道是你这只小菜鸟,来领导我这个老屠夫?”

    “老屠夫?这是什么新名词?”

    “道上人给我起的外号,因为我开枪杀人的时候,从来是不眨眼的。”

    向天亮微笑着问:“你杀过多少人了?”

    “七个。”

    “嗯,老手了。”

    “不过,不过其中有五个,是我在市局担任行刑员时杀的。”

    “枪决死刑犯?呵呵……你行,那等于是在杀死人嘛,呵呵,那也叫杀人?”

    肖剑南自己也笑了,在jǐ察这个行业内,枪决死刑犯可不叫杀人,清河人称之为“执行”。

    “他娘的,干执行也不容易啊……最可气的是,有人泄露了我的身份,你猜怎么着,那四年里我执行了五个,女朋友却吹了六个,唉……要不是那样,我儿子都该念高中了。”

    向天亮忽地说道:“老肖,按照你的说法,我干掉过九个。”

    “就你?吹吧你,一个jǐ校生当执行,那得多少死刑犯那。”肖剑南摇头道。

    “真的,当时全校有三个人被挑中了,其中一位,毕竟是第一次拿枪,心跳过速,很快就被淘汰了,第二个,执行到第四个时还要呕吐,也不合格,只剩下我,三个月,我执行了九个……那个时候,周边几个县区判下来的死刑犯,都是我送他们上路的。”

    “我明白了,难怪你开枪时,就象拿水枪耍人一般。”

    向天亮笑着,回到了正题上,“所以,我是领导,你是被领导。”

    肖剑南不干了,“你小子想领导我,做梦吧你。”

    “我有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

    “哦,那我洗耳恭听。”

    向天亮道:“你是专业刑jǐ,干的是脑力体力相结合的活,脑力劳动多于体力劳动,而专业特jǐ虽然也需要脑力,但更多的是靠体力,他们的行动,是靠千百次训练练出来的,行动的时候,百分之九十的行动要领,是有一定之规的,是机械xì的和本能的,他们在紧急情况下,不需要思考就能作出反应,在这方面,你差得太远了。”

    肖剑南很是不以为然,“我这么多年来,侦破过上百件大要案,面对过十几次死亡危险,还比不过一名特jǐ在训练场上积累的经验?”

    “检讨一下你今晚的行动吧,我认为你至少犯了这样几个错误,一,你直接从楼梯上去是致命的,二,你不能确定楼上有几个人,要是再多一个,你的小命就玩完了,三,你不知道后后门的人和楼上的人是保持不间断联系的,那种手指甲大小的感应器,zìyó市场多得不得了,四,你勉强得手后,没有在他们身上补一枪,给了他们反击的余地,五,你下楼时原路返回,万一后门那两个家伙醒来怎么办,六,你用子弹当暗器,但事后不处理,很容易就暴露了这就是你干的,七,同样道理,你头上出血却不作处理,留在地上的血迹,正好暴露了你……”

    肖剑南听得目瞪口呆。

    “因此,你不配当我的领导。”

    “说了半天,你小子不就想领导我吗?”

    “呵呵,如果你一定要求我,我也唯有勉为其难,知难而上了。”

    “呸,你想得倒美……好吧,咱俩谁也别想领导谁了。”

    “别忘了,除夕夜我是可以俘虏你的哟。”

    “你小子,又来了。”肖剑南给了向天亮一拳。

    两个人相视一眼,放声的笑起来。

    “咦……不对啊。”肖剑南突然想起什么,又叫了起来。

    向天亮微微笑了,肖剑南一惊一乍的,这一点比余豪差多了,余中豪城府颇深,是个吃了亏能闷在肚子里的家伙。

    “老弟,情况不对啊。”肖剑南看着窗外说道。

    “你害怕了?”

    肖剑南道:“你没看见吗?咱们这一路过来,大街上没碰上一辆巡逻的jǐ车,这北城区的同行都去哪儿了?”

    “哎,你小小的清河分局刑侦大队长,少ā心北城区的治安问题,你又不是太平洋的jǐ察嘛。”

    肖剑南回过头来,盯着向天亮,恍然而道:“老弟,这北城区唱的空城计,也是首长的布置吧。”

    向天亮点着头道:“所以,我们不是孤军奋战,除了跟在我们后面的那支收老玉米的车队,省公安厅还设了一个很大的局,今天晚上十点到下半夜三点,在省公安厅长江云龙的亲自指挥下,清河市要展开一场全方位的海上反走私实战演习,除了值班和休假的,所有的公安干jǐ和武jǐ部队官兵,都将参加这次行动。”

    “实战演习?那不就是实战么。”

    “没错,那些已经证据充分的家伙,今晚要倒霉了。”

    肖剑南笑道:“这么说,今晚的市区,是个不设防的城市喽。”

    “呵呵,我们只是这次行动中的一路,小插曲小l花,仅此而已。”

    肖剑南摇摇头,“我还是不明白,其他行动都以抓捕为主,达不到毁灭xì的打击,为什么唯独对方九胜痛下杀手呢?”

    向天亮微笑着道:“枪打出头鸟呗。”

    “哎,提供点内幕消息啊。”肖剑南伸手捅了向天亮一下。

    “其实,上头应该早就注意到咱们清河的走私泛滥了,特别是对这个方九胜,只是在等待最佳的动手时机,我举个例子,方九胜把他的销售渠道直接延伸到京城,和某个官二代成了合作伙伴,但那小子不成器,私吞了销售款,方九胜派人追到京城,废了人家一条胳膊和一条腿,你想想,他不等于是给自己下了道催命符吗。”

    肖剑南倒吸一口凉气,“难怪,今晚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大开杀戒了。”

    “上面本来可以派更多的人来,一举将方九胜剿灭,但是,这小子有海外背景,他那个死鬼老爹的表姑夫,是海峡对面的人,军政商三界都沾,在东南亚很有影响,大张旗鼓的剿灭他,恐怕影响太大……老肖,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肖剑南jī明老到,见多识广,岂能听不懂向天亮的话。

    “把方九胜灭了,还得造成黑吃黑的假象,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向天亮冷冷的说道:“没错,大东鱼品有限公司外围,不用我们负责,自会有人收拾漏网之鱼,我和你的任务,就是把里面打扫干净,让大东鱼品有限公司和方九胜这两个名字,从此不复存在。”

    “给我们多少时间?”

    “零点到零点三十分。”

    “怎么保证他们的人,今晚都会待在大东鱼品有限公司里?”

    “外面有一场大规模的海上反走私实战演习,保证了他们不敢外出,更加重要的是,有人会让他们乖乖的集中在一起开会。”

    “谁?”

    “废话,这你都不明白?”

    “我们的内线?”

    “对,他在大东鱼品有限公司里份量不轻,方九胜很看重他。”

    肖剑南问道:“你总得告诉我他是谁吧,不然我们把他也煮了怎么办?”

    向天亮道:“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在大东鱼品有限公司里担任什么角sè,但是你记住了,戴眼镜的人不能打。”

    “要是有好几个戴眼镜呢?”

    向天亮无奈道:“那就都不能打。”

    “晕死,你这是什么情报啊。”

    “呵呵,我们两个蒙着面进去,谁戴着眼镜,又能叫出我们两个人名字的,他就是我们的人。”

    肖剑南点着头,指着前面的拐弯处嚷道:“我们到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