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5章一边泡妞一边办案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正文

    余中豪和肖剑南在忙碌奔波,向天亮也没闲着,他花了三天时间,耐下xì子,“啃”完了桌上的一大堆档案

    不说全面掌握,但也是基本掌握了三一八火灾案的情况,心里有底,下面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看了这些档案不觉得累,反而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

    现在他要去找谢娜,因为他们共同的老同学,大河马马蕴霞身上的诸多疑点,让他坐不住了。

    因为他发现,马蕴霞和三一八火灾中的死者、东江省外贸公司副总经理钟云有些关系,马蕴霞是五年前进入省女子篮球二队,一年后又转入一队,期间的篮球队领队,正是这个钟云,三年前马蕴霞因伤退役去了国外,两年前,钟云离开省体工大队,通过关系进入省外贸公司,先担任总经理助理,一年前升为副总经理,负责的是公司国内的业务。

    马蕴霞三月十三rì从滨海来到清河,而钟云是三月十二rì从省城来到清河,这二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要想搞清这个疑问,还得从谢娜身上着手,马蕴霞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应该知道些什么。

    正好是星期六,向天亮通过余中豪,打听到下午谢娜要去进修学校上课,便在下午四点左右,开着车赶到了进修学校。

    向天亮知道,自己和谢娜的关系有些尴尬,火灾那天晚上,又当着她的面轻狂了一把,指不定她心里多怨呢。

    得讨好谢娜,哄她开心,才能从她嘴里套点东西出来。

    进修学校的校门是新建的,门两边各不一个花坛,花坛里种着不少花,正盛开着呢,向天亮也叫不出什么花名,反正颜sè是红的就行,看看周围没人,蹭上去双手飞动,顺手牵花,一个转身,手上已多了一把艳红的鲜花。

    一边坐回到车上,一边心里还美滋滋的想,一定没人给谢娜送过花,她见了,准会高兴得忘了东南西北。

    可是,向天亮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谢娜挎着书包,随着一群男女同学出来,见了坐在车里的向天亮,脸一黑,扭头就走。

    向天亮好不尴尬,一咬牙跳下车,追到了谢娜面前。

    众目齐视,谢娜总算停下了脚步。

    旁边有同学问了,“谢娜,这是谁呀?”

    不用谢娜开口,向天亮就抢着自报家门。

    “同学们好,我叫向天亮,是谢娜的男朋友,是男朋友啊。”

    同学们齐笑,继而一轰而散。

    向天亮得意的笑了,他觉得自己很勇敢,谢自横要是知道,非气疯不可,说不定又要掏他那把破枪呢。

    “不要脸。”

    谢娜骂了一句,转身就走。

    都是男朋友了,还怕什么,向天亮跨上一步,手一伸一抄,已把谢娜搂了过来,不由分说,半抱半拉,将她塞进了副驾座上。

    接着,他自己坐回到驾驶室,忽地亮出了那把鲜花。

    谢娜绷着脸,不为所动。

    “花儿啊,人家不要你们啊,我向天亮本想借花献佛,不料佛不爱花,让我空欢喜一场,花儿啊,对不起了,早知道人家不要,我就不摘你们了,让你们继续待在进修学校门前的花坛里,花儿啊,我一定检讨,一定自我批评……”

    一边唠叨着,向天亮一边开窗扔花。

    “噗。”谢娜终于笑了,顺手夺过了那束花。

    “呵呵,美人一笑倾城国,不容易,不容易啊。”向天亮仰天叹道。

    谢娜俏脸一红,娇嗔道:“做作,你心里还有我呀。”

    “天地良心,绝对有。”向天亮竟然拍起了胸脯。

    “好了,别装了,你以前在老师面前多次保证,不再在暗中欺负女同学,你哪回做到过呀。”

    “嘿嘿,改正错误的机会都没有喽。”

    向天亮发动了车子。

    “特别调查员同志,有什么问题请问吧,我知无不言。”

    “谁?谁是特别调查员?”

    “又跟我装是不?”谢娜拿手拧了向天亮一下。

    向天亮好奇的问,“谢娜,你是怎么知道的?”

    “补习班的英语老师,是余中豪的爱人,是她告诉我的。”

    “噢。”

    “还有。”谢娜瞟了向天亮一眼,忍着笑说道,“那天我爸回家,足足把你骂了半个多小时,我一问,才知道你们俩又闹上了。”

    “呵呵,我那也是为了公事嘛。”

    谢娜白了向天亮一眼,“我爸毕竟是市公安局长,你拿枪对着他脑袋,让他面子往哪儿搁。”

    “对不起啊,谢娜,要不,我上你家向你爸道歉去?”

    “真的?”

    “真的。”心里说,千万别玩真的啊。

    谢娜微笑道:“算了,就你那天晚上在茶楼演了那么一曲,我爸我妈对你是彻底死心了,你去我家,不是自讨没趣吗?”

    “你,你知道我是故意装的?”

    谢娜笑道:“就你那臭脾气,娶个一米八几的大河马回家,还不拿刀削她十几厘米呀。”

    “呵呵,知我癞蛤蟆者,谢娜谢天鹅也。”

    “好了,别肉麻了,我知道你找我有事。”

    向天亮不好意思的笑了。

    车在清河边停下,向天亮拉着谢娜爬上了防洪堤。

    “谢娜,我确实有事要问你呢。”

    谢娜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微笑道:“你是想问马蕴霞的事吧?”

    “咦,你怎么猜到的?”

    谢娜娇声道:“别忘了,我好歹也当了几天jǐ察么。”

    “呵呵,那是那是,相当于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

    谢娜点着头道:“我觉得马蕴霞这次回国,表现得很反常,xì情也和以前大不相同,有的地方我也想不明白……反正,反正你不来,我也想找个机会告诉你。”

    向天亮哦了一声,收起笑容道:“她怎么个反常,你详细说说。”

    “她回到国内,一下飞机就给我打电话,说是去省城有事,要在省城待半个月,可后来只待了两天就回滨海县了,后来,三月十一号那天,她打电话叫我去滨海玩,第二天下午我正要去滨海,她又突然打电话,让我别过去,她自己来清河找我玩,三月十三号,她一大早就过来了,我请了三天假,想陪她好好玩玩,可每次出去,走着走着,她都撇下我突然不见了,一连四次,每次都一去半天,我问过她干什么去了,她支支唔唔的不肯说,我也不好再追问了。”

    向天亮嗯了一声,拉着谢娜就地坐下,“你问过她,这次回国是干什么的吗?”

    “问过了,她说是探亲为主,顺便看看有什么合适的生意可做,如果可以的话,就留在国内不再出去了。”

    向天亮微微一笑,“她家里好象没什么亲人了吧,剩下几个都去了国外,她探的哪门子亲啊。”

    “没错,滨海县已没有她亲人了,探亲的理由有些牵强,其实,她说留在国内做生意,我也不大相信,她哪会做生意啊,听几个姐妹说,她去国外是继承叔叔的产业的,三家中餐馆她都管不好,回国之前,她叔叔逼着她去读书,学什么餐饮业管理,我们估计她是不想读书,才躲回国内来的。”

    这倒也有可能,高中时,马蕴霞就视读书为难事,那一个个六十多分,基本上有一半是抄来的。

    向天亮点着头道:“你再说说三月十八rì那天的事吧。”

    “那天……那天她先问起你,然后就说……要帮我们俩撮合撮合,还打电话给张丽红她们,我想,我想难得大家在一起,就在我家附近的茶楼订了一个房间,可她不答应,说要去清河茶楼,那是全清河市最好的茶楼,又可以顺便欣赏清河江的夜景,所以,我后来就打电话在清河茶楼订了个包间……后来,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向天亮拉起谢娜,一边往回走,一边问道:“马蕴霞现在还在国内吗?”

    “这我怎么知道,她是个到处疯的人。”

    “你帮我找找,我有话问她。”

    谢娜怔道:“天亮,你认为,认为她和清河茶楼火灾案有关?”

    向天亮摇摇头,“只是有些疑问要澄清一下,清河茶楼火灾那么大的案子,她做不出来的。”

    “好吧,我帮你找到她。”

    向天亮牵着谢娜回到车边,“谢娜,我请你吃饭。”

    “真的假的?”

    向天亮乐道:“这还分真假吗?”心说一边泡妞,一边办案,其乐无穷那。

    “我怕你又哄我开心么。”谢娜调皮的歪着头。

    向天亮对着空中大喊,“我要请谢娜吃饭。”

    谢娜甜甜的笑了。

    突然,身后传来了吼叫。

    “臭小子,你休想。”

    向天亮回头一看,脸sè变了。

    是谢娜的妈妈,手里还拿着一块石头,正气势汹汹的跑来。

    后面,还有谢娜的爸爸谢自横。

    “天亮,你快走。”谢娜急道。

    “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一边跳上车,向天亮一边自言自语道。

    谢娜笑道:“补习班的同学里面,有一个我的表妹呢,嘻嘻。”

    “啪。”

    一块石头飞来,砸在了后窗上。

    ***,情况不妙啊,谢娜妈妈可是有名的母老虎,缠上了就麻烦喽。

    “臭小子,你再敢碰我家谢娜,老娘就废了你。”

    向天亮开着车,落荒而逃。

    推荐佳作《重生之十全九美》l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