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2章这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正文

    “你就是x”

    这句话,犹如魔咒一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向天亮手指所向,不是别人,正是市工商局局长邱子立。

    包括邱子立,三个背向向天亮的人,都惊异地站起来,慢慢的转过身来,看到向天亮的手,还伸在空中指着邱子立。

    市人防办主任田永波和市海关副关长马涛如释重负。

    而邱子立却笑了,“小向同志,你在开玩笑吧?”

    四十六岁的邱子立,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生得仪表堂堂,国字脸,高个子,气质英武,是明年换届选举前,新的副市长人选中呼声相当高的人。

    “邱局长,你看此时此地,现在适合开玩笑吗?”

    邱子立学着向天亮刚才的口气问:“你确认?”

    “我确认。”向天亮忍不住笑了。

    “你确认,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x?”

    “呵呵,确认,非常的确认。”

    邱子立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消失了。

    “为什么?”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就因为你对我撒了谎。”

    “我哪里对你撒谎了?”邱子立自己也很好奇。

    向天亮重又坐到长条上,不慌不忙的问道:“邱局长,我刚才问你,你最早认识邵青平是在什么时候,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是在部队服役时认识他的,那年,我调到他所在的团当参谋处机要干事,他正好是退伍前的最后一年,我们都是清河人,当然要认识了,后来都回到地方,大家都有工作,又都拖家带口的,虽然来往不密,但每年的战友会都还是要一起聚一聚的,他到清河茶楼工作以后,我每回来喝茶,只要有空,他都会来包间陪我聊上几句。”

    向天亮:“你对你刚才说的话负责吗?”

    邱子立:“当然负责。”

    向天亮:“那么我再问你,四天前,余中豪同志去你的办公室,就这个问题询问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回答的?”

    邱子立:“我也是这么回答的。”

    向天亮:“那么,在刚才的试卷上,你又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

    邱子立:“我的回答同样如此。”

    向天亮:“嗯,很好,你倒是一以贯之,始终记得自己在部队就认识邵青平了,可你知道,邵青平是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吗?”

    邱子立:“他会说不认识我的。”

    向天亮:“你怎么知道?”

    邱子立:“刚才邵青平在的时候,你不是说他不承认吗?”

    向天亮:“呵呵,你倒是听得很仔细嘛,可我认为他在撒谎。”

    邱子立:“我也这么认为,我们本来就在部队认识的么。”

    向天亮:“他为什么要撒谎呢?”

    邱子立:“这我怎么知道,你可以问他自己去。”

    向天亮:“你帮我分析分析。”

    邱子立:“也许,也许他被你们怀疑了,作为战友,他不想连累我,不想引起误会罢了。”

    沉默。

    向天亮脸上的笑容没有了。

    “邱局长,你不老实,你还在撒谎,在这个问题上,你的所谓的战友邵青平可比你老实多了。”声音也变得冷冰冰了。

    邱子立还在微笑,“我哪里撒谎了,请你指出来。”

    “首先,我要明白无误的告诉你,别以为你所在的部队早在七年前被撤消了,我们就调查不出来了,尽管你所在的部队,绝大多数都是西北兵和西南兵,很少有咱们东江省的兵,但我们还是调查清楚了你所在部队的情况,其次,你所在的团,是一支农垦戍边部队,分布在方圆三万多平方公里广茅的土地上,这相当于四分之一个东江省了吧,你所在的团部,和邵青平所在的农牧场,隔着几百公里远,十几座大山,坐汽车来回一趟都需要十天左右,最后,我们确认,邵青平在部队服役的最后一年,没有去过团部,退伍时也是从连部走的,而你作为机要干事,那一年根本就没有下过基层连队,……事实证明,你在部队时也许知道有邵青平这么一个老乡,但从来没有见过面,你们是在都回到地方后,在武装部组织的退伍兵会议上认识的。”

    邱子立一楞,稍许一会,尴尬地说道:“好吧,我承认,我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了。”

    向天亮问道:“你为什么要撒谎?”

    “这个……我想,你们在火灾案调查中,肯定要把我们这些人查个底朝天,我和邵青平虽然是后来认识的,但作为一个团的战友不假,为了不引起误会,我想,索xì就说认识好了。”

    向天亮笑道:“你这是故意扰乱我们的思路,邵青平第一次接受询问是在一个月前,那个时候,你还来不及和他串供,他当时是实话实说,后来和现在也只好继续实话实说,而你呢,故意说自己早在部队就认识了,目的有两个,一,造成一种假象,你们口供不一,说明你们没有多大交往,说明你明没有串供,二,你又一次以身犯险,主动撒谎说两人认识,等于把自己往我们面前凑,以为这样,我们反而会不注意你了……”

    邱子立脸sè凝重,正要说话,却又被向天亮抢先开口了。

    “邱局长,你可能还不了解我,我这个人爱钻牛角尖,爱反其道而行之,老实说,我四天以前还不是很注意你,你老兄仕途正旺,说不定还能当个副市长什么的,怎么能干坏事呢,可四天前你在被询问时,卖个破绽,故意撒谎往上凑,我还真偏偏的盯上了你……你别说话,听我先把话说完。”

    向天亮又是坏坏的笑着,双手互相搓着,脸上多了几分自得。

    “呵呵,对不起啊,从四天前开始,余中豪对你外调,肖剑南对你内查,双管齐下,齐头并进……噢不,应该说是三管齐下,三头并进,因为我也没闲着嘛……嘿嘿,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悄悄溜进了你的家里……嘿嘿,对不起啊,我先到了你的书房,你老兄真是好学,那么多的书,少说也有上千本吧,尤其是关于心理学的书,有两百多本,古今中外,应有尽有,我当时就想,这回是遇上对手了,我在大学时,就在心理学上下过很深的功夫,没想到碰上一个民间心理大师了,你一定不简单,三一八火灾案,大手笔大冒险大场面,也只有你这样的心理大师才能玩得出来么。”

    说到这里,向天亮故意停顿了一下,用眼睛的余光瞥了邱子立一下,心里一乐,老小子右胳膊有些颤动,终于沉不住气了。

    “接着,接着啊,我接着来到你的二楼,啧啧,原来你二楼也有个书房,当时,你就在书房里,我趴在窗边一看,哇噻,我差点晕倒了……***,你那不是书房,简直就是个钱房,你老兄正在数钱,手里拿着钱,屁股上坐着钱,后背上靠着钱,我的天,书房里除了你老兄,那就是钱的海洋……唉,我穷小子一个,哪见过那么多的钱啊,真的,我当时眼花了,脑乱了,人晕了……”

    突然,邱子立一步后撤,迅速的伸出左手,勒住了人防办主任田永波的脖子,右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

    变故骤起,余中豪和肖剑南扑了过来,几个便衣也围了上来。

    主席台上,众多领导也紧张的站了起来。

    “都别过来,都别过来,不然我打……”

    吼叫着的邱子立,忽地脸sè大变,伸到腰间的右手也停住了。

    向天亮举起一把袖珍****,笑呵呵的说道:“邱局长,这是你的枪吧?”

    原来,刚才又是拍肩,又是拍背,全是向天亮耍的小动作,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他早把邱子立藏在腰间的袖珍****掏过来了。

    “好,好,好小子,我输了。”

    “现在你该承认,你就是我们要找的x了吧。”

    邱子立凄然的一笑,“那又能怎样?”

    好个邱子立,处变不乱,突然猛地将田永波推开,转身跳上椅子,向最近的窗户跑去。

    主席台上的谢自横高喊道:“快拦住他。”

    余中豪,肖剑南,还有五个便衣jǐ察,纷纷的扑了过去。

    转眼之间,邱子立已接近了敞开的窗户。

    向天亮跳上长椅,站在椅背上,举起枪扣动了板机。

    “啪。”

    邱子立右腿中腿,身体一滞,仍然顽强的跳上了窗台。

    “啪,啪。”又是两枪,都打在了邱子立的另一条腿上。

    站在窗台上的邱子立,身体晃了两下,双手还是抓住了窗沿。

    肖剑南已扑到窗边,伸出长手,去抓邱子立的衣角。

    晚了,邱子立的身体,从窗口消失了。

    十分钟后,曲终人散。

    向天亮坐在椅子上,神情落寞颓然,肖剑南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偌大的礼堂,只剩下了两个孤影。

    “***。”向天亮骂道。

    肖剑南道:“一跳了之,一了百了,带走了所有秘密,也保住了很多人,这已是最好的结局了。”

    向天亮无奈的点头,确实是这样,很多案子,往往都是这样结束的。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不,他还有事,他该处理大河马马蕴霞的事了。

    刻不容缓。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