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4章留下的只是一个谜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正文

    向天亮蓦然回首,是好兄弟肖剑南,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别人跟着,比如正气凛然的余中豪,大河马马蕴霞的事还要费点周折,现在是肖剑南,向天亮相信,他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插手马蕴霞的事。

    果然,上车后,两人各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肖剑南微笑着说道:“你那个女同学,个子好高,不打篮球,可惜了。”

    笑得意味深长,似乎有意卖个破绽,向天亮一听就明白了。

    “你都知道了?”

    肖剑南道:“烧几个死人,没有人傻到要两处点火嘛,何况邱子立是个高智商呢。”

    “是啊,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

    “哎,我听说,你那个女同学已经在国外办了绿卡?”

    这回向天亮微笑了,“老肖,你搞情报的速度不慢啊。”

    “呵呵,走了也好,走了也好。”

    “对了,你怎么跟到这里来了。”

    肖剑南道:“不瞒你说,你的这位高个子同学一来清河,就被我的人盯上了,我一听说你也在,我开完会就赶过来了。”

    向天亮轻轻的叹息一声,伸手拍了拍肖剑南的胳膊,“老肖,我又欠了你一次人情了。”

    “大家都是兄弟,你说什么那,我老婆孩子的事,你不也帮了我嘛,走了,喝酒去。”

    肖剑南一踩油门,让jǐ车掉了个头,呼的没入暮sè之中。

    向天亮笑道:“我是怕余中豪那个死脑筋,会抓住不放啊。”

    “你说对了,他是嗅出点味道来了。”

    “哦?他怎么说?”

    肖剑南道:“被我一顿话给噎回去了,你放心,他已经答应了。”

    “老肖,谢谢你了。”

    “谢个屁呀。”肖剑南爽朗的笑了。

    “去你的,我是替我同学马蕴霞谢你呢。”

    “那我接受了。”

    路边小店,一张小桌,气候温和,不冷不热,几碟小菜,一手夹烟,一手擎盅,呷口小酒,嚼块卤肉,倒也惬意。

    向天亮瞥了肖剑南一眼,“老肖,你有心事?”

    “正要跟你说呢。”

    “你瞅着好象不高兴嘛。”

    肖剑南举盅喝酒,抹了抹嘴道:“三一八纵火谋杀案,已经在一个多小时前宣布结案,省专案组也已撤销,案子的扫尾工作,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管,也就是由余中豪负责,江厅长已经返回省城,他临走前委托我转告你,他谢谢你为案子作出的卓越贡献,有机会到省城时,一定去他家做客。”

    向天亮喝了一盅酒,笑着道:“这不挺好么,案子结了,我也可以回建设局上班了。”

    “呵呵,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这案子,就算结了?”

    向天亮点头笑道:“怎么啦,剩下的事,无非是总结经验,论功行赏,那都是好事嘛。”

    “那倒也是,早就有小道消息,说余中豪要升为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这回当着领导的面破了大案,总得给他兑现了吧。”

    向天亮问道:“那你呢?一定也要提拨为清河分局常务副局长了吧?”

    “有这么一回事,应该也快了。”

    向天亮好奇的说道:“那你还干么不高兴?”

    肖剑南一脸的凝重,缓缓而道:“与我们下午同时行动的省公厅刑侦总队特jǐ支队,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配合下,对邱子立的三个家进行了突击搜查,一百多号人,六个小时,你猜他们搜到了多少钱?”

    “多少?千把万元总归有吧,我看过他的书房,里面至少有上千万元的钞票。”

    肖剑南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才一百多万。”

    “不会吧,难道那天晚上,邱子立在书房里数的是****?”

    肖剑南继续说道:“谁说不是呢,搜查的队伍挖地三尺,还突击搜查他的不少亲戚家,反正就一个结果,钱没了。”

    “会不会存到银行里去了?或者,交给他什么信得过的人保管了?”

    肖剑南摇摇头,“邱子立的xì格你还不清楚?连花钱雇人杀人,他还不放心,要亲临现场监督呢,他能放心把钱存到银行或交给别人?”

    “找他老婆问问呗,家里存放过那么多钱,他老婆肯定知道。”

    “唉,邱子立一跳楼,他老婆马上疯了,现在正在医院那。”

    向天亮楞了一下,“我老师从京城打来过电话,据他派人调查,这几年赵理清光销售走私汽车,就非法获利三个亿以上,他的货全部是从邱子立这里拿的,邱子立这边的利润,至少也在两亿以上,就算他分给了合伙人和同伙,打两个对折,他手头至少有五千万以上的脏款,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全没了呢?”

    “又是一个谜啊。”肖剑南感叹道。

    “又是一个谜?还有什么谜啊?”向天亮笑着问道。

    肖剑南瞪了向天亮一眼,“又装傻是不?在这个案子里,邱子立只是个中间环节,赵理清钟氏兄弟这边是被我们剿灭了,可邱子的上线呢,他的车是怎么进来的,放在哪里组装的,他的保护伞又是谁?现在案子结了,这不成了一个谜吗?”

    向天亮喝了一盅酒,往椅背上一靠,乐呵呵的说道:“我说你啊,ā那个心干么,现在你看看,江厅长一拍屁股走了,因为他对上头和省里有交待了,段书记呢,嘴上又有得吹了,谢自横,手下办了个大案,他脸上也增光添彩了,然后你和余中豪两位大功臣,每人升一级,这么一来,皆大欢喜,你说说,是不是这么回事?而反过来说,要是把这个案子抓住不放,继续深抓狠挖,说不定又是拨出萝卜带出泥,一抓一大片,到时候怎么收拾残局?段书记他们承受得起清河来一场政治大地震吗?”

    肖剑南听得不住的点头,“他娘的,你说得在理,这案子再捅下去,真会弄出大事来,难怪江厅长临走时对我说,办案也要讲点政治,呵呵,我明白了。”

    “所以啊,就当这次做了回临时工,咱们喝了酒回家睡觉,明天早上爬起来,该干么还干么去。”

    “你呢,真不想干jǐ察这一行了?”肖剑南问道。

    “呵呵,我么,你就不用ā心了,这回过了一把瘾,又报了师恩,我已经够了。”

    “还是那句话,要当jǐ察他爸?”

    向天亮乐道:“没错,我从现在开始,要努力的当jǐ察他爸,将来骑到jǐ察头上去拉屎撒尿,呵呵。”

    “也包括我?”肖剑南瞪起了双眼。

    “你是我兄弟,怎么能包括你呢?不包括不包括。”向天亮连连的摇手。

    肖剑南听了,哈哈大笑,“那好,现在我听兄弟你的,喝了酒回家睡觉。”

    “喝。”

    兴之所至,酒喝得多了些,又是高度数的白酒,肖剑南走路都有点打晃了。

    向天亮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喝不惯白酒,平常又不大喝酒,一走路,也觉得路有点摇了。

    车是不能再开了,向天亮比肖剑南清醒,先喊了一辆黄包车,把肖剑南塞上去,吩咐骑车人几句后,自己才慢慢的往回走。

    夜sè深深,行人不多,风一吹,向天亮反而酒意上涌,脚下更加打滑了。

    不管怎么说,参与了这次的案子侦破,收获最大的人,还是属于向天亮自己。

    向天亮明白,如果说不久前连哄带骗的搞定了新局长王子桂,让他在建设局有了立足之地,那么现在,他可以说在清河站住了脚跟。

    谢自横这个市公安局长,就不用说了,省厅的江云龙厅长都罩着我,他谢自横还能把我怎么样,市委书记段仁杰、市长陈国华和市委副书记张海峰,以后至少也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的。

    这算什么?这就相当于,是在政坛里挖到的第一桶金,这些rì子的忙碌,划得来啊。

    对了,也不知道陈大宝这小子,把局办公楼门前的修复工程搞得怎么样了。

    一边胡思乱想,向天亮一边往李亚娟家走,还别说,已经好几天没光顾这里了。

    这边是李亚娟,那边是柳清清,两个女人两个家,时间分配上是是一碗水端平的,没办法,劝了多次,让李亚娟搬到柳清清家去住,她就是不肯,这就只好两边轮着跑了。

    楼道里漆黑一团,向天亮一步一停,只能踅摸着往上走,好不容易进了房间,正要伸手开灯,向天亮瞥见了沙发上,正睡着一个人,不是李亚娟又是谁?

    他顿时心里一热,打消了开灯的念头,悄悄的摸了过去。

    嘿嘿,被子一掀手一探,顿时就摸到了一个肥硕的屁股,居然是不设防的。

    李姐真是善解人意啊。

    向天亮咧嘴一乐,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既然李姐时刻准备着,那还等个啥。

    这脱衣服的本事也是见长,三下五除二的就能解决,下面的兄弟,早就不耐烦的昂起头了。向天亮板过李亚娟的身体仰面躺好,找到目标后,深吸一口气,呼的一声,毫无前奏的冲了进去……

    “啊。”女人醒了。

    “咦?”向天亮奇怪,这口径似乎不对,自己常来的地方,这么感觉有点陌生了呢。

    “你,你不是李姐?”

    女人没有说话,反而张开一双玉臂,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