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5章巨款下落不明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正文

    俗话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鞋的人自己知道,而还有一句类似的俗话,是这样说的,是不是自己的鞋子,只有穿过这鞋子的人才知道

    光凭感觉,向天亮就知道,“这鞋子”自己以前没有穿过,鞋子虽然是旧的,型号有点宽,但对自己来说,绝对是新的。(]

    刚被省公安厅长江云龙口头誉为小神探,向天亮的感觉良好。

    女人的玉臂箍住了他的脖子,他不用细看,就感觉出她不是李亚娟,而是李亚娟的嫂子,市人民银行的新任副行长蒋玉瑛。

    走过路过,千万不可错过,既来之,则干之,送上门来的好事儿,不干白不干,干了属理所当然,干了也就干了,不干属傻瓜吃冰棍,光看不干,过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

    更何况蒋玉瑛是“自家人”,李亚娟的嫂子,属于内部活动,应该遵循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而且蒋玉瑛也是“百花组”的正式成员,是自己的手下,领导去手下那里“走走”,是密切联系群众,领导关心手下,更体现了领导的“伟大”,再说了,这也是“计划”内的事,早就有“进门坐坐”的打算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择rì不如撞rì,撞上了那就撞呗,否则,就属于禽兽不如了。

    更为重要的是,向天亮知道自己干的不少事,蒋玉瑛是一清二楚,应该给她一些甜头笼络她,所谓笼络,实质上就是封口,对付女人,封上面的口就是封下面的口,下面的口子封上了,上面的口子也就没有问题了。

    一心能二用,二人能合一,向天亮一边开展脑力劳动,一边开始了体力运动,很快就如鱼得水,驾驭自如。

    这个时候,说话就是多余的,当然,也无暇说话,双方都用自己的口子堵住了对方的口子,两条小龙缠在一起,好不欢快。

    蒋玉瑛是练舞蹈出身的,据说下过很大的功夫,全国演出都得过奖,舞蹈那是全身运动,身如蛇游,腰如柳摆,干起活来那才叫有水来,专业啊。

    正好向天亮刚喝了酒,特别的放得开,活儿干得那叫一个绝,比专业还要专业。

    这正是,梅开一度被人唾,梅开二度不稀奇,梅开三度叫本事,梅花三弄情依依。

    喘过气,缓过劲,回过味,蒋玉瑛娇声低赞,“真棒。”

    向天亮摸出一支烟,叼到嘴上,蒋玉瑛替他点上,自己也点上了一支,吸了几口,他轻笑道:“你也不错,‘全国粮票’变‘专用粮票’了,没有传说中的宽阔和广茅嘛。”

    蒋玉瑛有些娇嗔,玉手在向天亮的胸肌上拧了一下,“希望我让你满意。”

    “那,以后都归我使用了?”向天亮笑问。

    “我保证,从此门只为你一人而开。”这决心下得够大的。

    向天亮忽地想起了什么,噗的笑了,“既然如此,那你屁股上的秘密,我就可以欣赏了。”

    蒋玉瑛依言转身,撅得高高的,借着香烟的火光,向天亮看清了,原来是白雪似的土地上,有三个大小相似的黑点,拢在一起,恰似一朵黑郁金香,他笑了笑,伸手啪的一声,笑道,“这不挺好的嘛,很艺术,很xì感,令人浮想联翩。”

    “你想到什么了?”

    “刚才,梅花三弄啊。”

    “咯咯……小向,你果然是坏。”

    “谁说的?谁说我坏了?”

    “亚娟呀。”

    “她,她真是这么说的?”

    “是呀,你们的事,她都说了。”

    “呵呵,不会吧,把自己的亲嫂子拉下水,亏她干得出来。”

    “咯咯,早晚的事嘛。”

    “那倒也是,这么说,这也是她安排的喽?”

    “嗯,她说,你常常这么干,对她采取突然袭击,所以她让我……咯咯……”

    “呵呵……小姑待大嫂,真是没的说,没的说啊。”

    向天亮乐个不止。

    “叭。”

    客厅的灯突然亮了。

    李亚娟披着睡衣,站在卧室门口,含羞挂怒。

    沙发上的两人,慌忙开始掩盖“现场”,当然,既徒劳,又用不着。

    终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当向天亮从浴室间出来,发现茶几上多了个微型录音机,“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吗?”

    李亚娟拉着向天亮坐下,指着微型录音机道:“这是我嫂子带来的,里面的内容,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向天亮坏笑道:“我现在只对三样东西感兴趣,权力,钞票,女人。”

    把女人比作东西,亏向天亮说得出来,这自然招来一顿白眼和粉拳。

    “呵呵……说错了,口误,口误,我是说,我现在只对三样宝贝感兴趣,权力,钞票,女人。”

    向天亮赶紧检讨,原来有些话是不能说出来的,要说也只能在心里,或没人的时候,但他也不明白,说女人是东西,女人不高兴,难道女人不是个东西?

    姑嫂联手,“惩罚”向天亮,满足了一点虚荣心,大家这才把话题转移到正事上来。

    指着微型录音机,蒋玉瑛道:“这里面,是最近一个多月以来,邱子立先后找我七次次的谈话录音。”

    向天亮吃了一惊,“邱子立?是市工商局局长邱子立吗?”

    “对,就是他。”

    “咦,你们以前认识?”向天亮一下来了兴趣。

    蒋玉瑛笑道:“我们早就认识了,因为他妻子方玮,曾利用业余时间跟我学过舞蹈,我们俩是好朋友,捎带着我也就认识邱子立了。”

    “哦……”向天亮问道,“蒋姐,你是怎么想起要对邱子立进行录音,又怎么知道我对应个邱子立感兴趣的?”

    蒋玉瑛今晚得了“彩头”,神怡心放,吃苦不忘挖井人,有意识的讨好起李亚娟来了,“让亚娟说吧,情况我都向她汇报过了。”

    李亚娟也不客气,理了理头发说道:“这些谈话内容,可以以后慢慢的研究,我粗略的听了一下,总的得出了这么几点,一,邱子立很有钱,二,邱子立急于想把钱转走,三,邱子立目前的藏钱地点既很安全,又很危险。”

    向天亮点了点头,把三一八纵火谋杀案的案情叙述了一下。

    “……总之,现在案子结了,但邱子立的巨款找不到了,他们两口子一个死一个疯,知道巨款下落的人就几乎没有了,我们反复的研究过,以邱子立的为人和脾xì,他是绝对不会把钱交给别人保管的,也不会轻易把藏钱的地方告诉别人。”

    李亚娟问道:“公安方面不继续查了吗?”

    向天亮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不查很正常,暗中调查是肯定的,案子的扫尾工作交给了余中豪,他这个人,一定会继续调查的,这也是江云龙厅长指定他负责案子扫尾工作的原因。”

    蒋玉瑛道:“现在搞商品经济,工商局就成了重权部门,邱子立能力强,政绩优,仕途上很看好,以前他不屑光顾我们银行,但那天,他和他老婆突然到银行找我来了。”

    “你等等,是哪一天?”向天亮问道。

    “嗯,是三月七rì吧,那天还下着大雨呢。”

    “哦,你说下去。”

    蒋玉瑛继续说道:“他城府很深,只是说正好路过,上来看看我,聊了好一会,全是家常事,但他的老婆方玮问起外汇牌价和黄金价格,我当时有些好奇,方玮解释说,她有个亲戚的孩子要自费出国留学,问我能不能搞点美元,这对我来说,几万美元就是一张条子的事,所以我当场就答应了,但是,后来几天,方玮又一个人来了三次,每次都要求搞点外汇,都说是亲戚朋友委托的,就这样,我先后帮她搞了五万美元、三万英镑、三万加元和两万澳元,对了,还有两万多的港币,再后来,方玮就向我打听黑市的情况,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了她,后来,她就没再找过我了。”

    “她最后一次找你,大概是什么时候?”

    “十天之前吧。”

    想了想,向天亮点头道:“看来,邱子立早就开始往外转移钱了。”

    忽然,客厅里沉默了。

    向天亮看看蒋玉瑛,瞧瞧李亚娟,呵呵的笑起来,“怎么,你们也惦记上邱子立留下的巨款了?”

    “谁不喜欢钱呀。”蒋玉瑛说。

    “不义之财,人人得而用之。”李亚娟也道。

    “呵呵,我也想。”向天亮笑道。

    蒋玉瑛急道:“小向,哪还等什么呀。”

    向天亮摇了摇头,收起笑容说道:“现在不行,案子刚刚了结,风头尚未过去,余中豪的人肯定还在暗中找钱,还有邱子立自己的手下、同伙,乃至他的保护伞和合作方,只要是知情者,一定正在疯狂的寻找,这个时候凑上去,等于是自投罗网,人才两空。”

    李亚娟嗯了一声,“小向说得在理,等风头过去,咱们也许才能赌上一把,别人拿走了,那就策了,还躺在那里原封不动,那我们也不妨拿走保管起来。”

    “呵呵,就这么办。”

    蒋玉瑛道:“现在就这么等着呀?”

    看了看两个女人,向天亮坏笑起来。

    “等?美餐眼前,我能等吗?”

    “啊。”

    “哎哟……”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