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3章草鸡和凤凰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guangchangxiaoshuo.org------------

    正文

    李亚娟说得对,酒场也是官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要混官场,必经酒场

    清河国际大酒店,清河市现在最高档的酒店,吃住玩一应俱全,还有刚引进的卡拉k,理所当然成了夜生活最热闹的地方。[?]

    向天亮准时赴宴。

    见了面,虽是一个单位的,天天见,但向天亮是第一次正式出现在这种场合,套话废话免不了要说上一箩筐,还得加上一些恭贺向天亮的话。

    然后才是入局,酒局的局。

    原来以为,副局长陈文运是北方人,酒量一定不差,没想到全然不是,连啤酒都只能喝上半瓶多点。

    这样,就为这个小聚定了调调,上位者不善饮,其余人必不敢放肆,本来陈文运是单独约请向天亮的,听李亚娟说这是罕见的,陈文运恃才傲物,眼界极高,以前从没有过宴请下属之举,对向天亮也算是破格另眼相看了。

    陈文运想宴请向天亮的时候,人事处处长王一凡恰好在他办公室里,他也有与向天亮交好之意,陈文运便顺水推舟,把他也拉入了酒局。

    排座次的时候,出了个小插曲,陈文运坐主位,是不容置疑的,可今晚名义上作东的是王一凡,他的位置也不能靠后,终被大家推到左边头位坐定。

    接下来的就更讲究了,其他三位都比向天亮级别高资格老,但向天亮是主宾,今晚酒局的主旨是为他庆功,他自己想敬陪末座,其他人岂会同意。

    于是,向天亮就一下子超越了另外三位。

    好在都是场面上过来的人,涵养修养都不缺,硬让向天亮在陈文运右首边坐下后,才解决了这个小难题。

    实际的座次安排,也等于推翻了向天亮的初衷,一下子让他“超越”了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姚金星、城乡建设处处长吴世勇和建设局清河分局局长苏和。

    坐下后,陈文运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小向啊,我是有名的不会喝酒,你是今晚的主角,可不能拘束,可以和他们喝么,一凡和世勇他们,可都是咱们建设局响当当的酒仙啊。”

    王一凡也微笑着道:“就是啊,听金星说,小向你是很会喝酒的哦。”

    向天亮瞥了一眼姚金星,这个刚提升为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的姚金星,看来和王一凡走得挺近,这种小事也“汇报”了,那时张行刚从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升为副局长,在家设宴,邀请向天亮、叶楠和李亚娟,当时姚金星也在,原以为他是张行的人,没想到他和王一凡的关系也很铁。

    机关里的人事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理不清道不明啊。

    “各位领导,我可不大会喝酒,以前也很少喝酒,你们可要手下留情啊。”

    来赴宴之前,李亚娟就提醒过,陈文运和王一凡两个人,以前很不对付,一度还斗得很厉害,两个人年纪相近,资格一样的老,劳诚贵当局长的时候,王一凡是紧跟劳诚贵的,陈文运怕王一凡超过自己,就千方百计的压着他,利用自己主管组织人事的机会,往人事处安了不少人。

    李亚娟说,在建设局人事方面,陈文运和王一凡之间的斗争,就是主流,王一凡靠的是老局长劳诚贵的支持,而陈文运靠的是上面和外部的影响,特别是他和市委书记段仁杰的前任秘书交好,双方你来我往,基本上还算是有输有赢,以到形成僵局,后来反而相安无事。

    世事无常,就是这样两个人,因为劳诚贵的离开,和张行从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位置上一跃成为局第二把手,竟然反过来走到了一起。

    陈文运和王一凡有个共同特点,都生得身材高大,仪表堂堂,唯一的明显差别,一个白净一个粗犷,一个戴眼镜,有点文气,另一个有点武相,但陈文运和王一凡都内敛,平时在在下属面前,两个人都不大说话,陈文运的脸还私下被称为yī天。

    向天亮心里好笑,这两个曾经的死对头凑在一起,说不定是各各心怀鬼胎,分明是不让别人尽情发挥么。

    另外的三位,向天亮也算有些了解,城乡建设处处长吴世勇和建设局清河分局局长苏和,是陈文运在建设局的骨干,而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姚金星,以前以为是副局长张行的人,现在才弄明白了,实际上他和王一凡是一伙的。

    年纪最大的是清河分局局长苏和,比陈文运还大两岁,长得有点落魄,显然属于不得志之人,五十出头了还是个正科级,能好得了哪里去。

    苏和就坐在向天亮身边,不住的劝他吃菜,而自己也是筷子不停,对着桌上的菜肴风卷残云。

    酒桌上,一般是不淡工作的,可陈文运不大喝酒,大家就不能敞开了喝酒,空气就显得有些沉闷了。

    城乡建设处处长吴世勇拿着筷子,点了点那只白斩鸡,忽然微笑着说道:“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鸡还能吃,可没听说过凤凰能吃嘛。”

    向天亮有些愕然,这个一脸yī沉的中年人,话说得有点冲,分明是有意挑起话由,他不敢开口,都说吴世勇是陈文运在建设局的第一枪手,他的话里,一定有陈文运的意思。

    前不久,在与张行争夺副局长之位时,吴世勇也是失败者之一。

    这时向天亮看到,城乡规划编审处处长姚金星的脸sè,有点不大好看了。

    原来,姚金星来自九门县,他的家乡就叫凤凰村,姚金星身材不高,好事者给了他一个外号,凤凰男。

    吴世勇的话,不是明摆着冲姚金星而去的吗?

    果然,姚金星笑着说道:“老吴,你见过凤凰吗?你可别把草鸡当成凤凰了。”

    吴世勇应道:“老姚,我虽然没吃过凤凰,但总是见过凤凰的,咱们清河的动物园里,就有好几只,只不过是关在笼子里,供游人观赏的,有翅膀也飞不起来啊。”

    姚金星道:“老吴,这么说,你是不是想抓只凤凰吃吃呀。”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苏和,微笑着说道:“两位,凤凰是国家保护动物,你们开口闭口吃的,这可不行哟。”

    吴世勇哈哈一笑:“老苏啊,我这就是打个比方嘛,那凤凰好端端的在笼子里待着,我干么要吃它呀。”

    苏和摇摇头说道:“老吴,你和老姚是瞎扯淡,凤凰和草鸡本来就没得比,你们别混淆概念啊,要说凤凰,我看在座的都是凤凰嘛,总不能拿咱们和局车队的那班司机比较吧。”

    向天亮瞥了吴世勇一眼,这家伙不简单,三言两语间,就挑拨离间起来了。

    他脸上微微一笑,正yù开口,却有一只脚,轻轻的踩在他的脚背上。

    是邻座的苏和。

    只听得吴世勇说道:“老姚,你算得上是凤凰,我声明一下,我可不是凤凰啊。”

    姚金星手一指向天亮道:“同志们,今天就当开个玩笑了,我觉得小向肯定就是一只凤凰,一只大大的凤凰。”

    吴世勇也微笑道:“老姚你这话说得对,小向的确不一般,是滨海县里飞出来的金凤凰。”

    这两个家伙,刚才还互相冷嘲热讽,现在一下子把矛头对准向天亮了。

    这就叫坐着也中枪。

    陈文运和王一凡都微笑着,瞅着向天亮。

    向天亮心里有数,***,你们这些混蛋,说是为我设的庆功宴,实际上是批茬的吧,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老子不反击,岂不让人家小瞧了么。

    向天亮也是微笑,“各位领导,我听说,酒桌之上没大没小,咱们清河也应该遵循这个规矩吧,今天这酒桌上可是有六个人,我向天亮不过是个副科级,嘴上**,办事不牢,我要是只凤凰的话,那大家就都是凤凰,陈局长和王处长就更是两只大凤凰老凤凰。”

    吴世勇道:“小向,你这比喻有点大了,陈局长是领导,怎么能拿来比喻呢,当然,你说王处长是凤凰,我没意见。”

    姚金星听了,马上应道:“老吴,你这话有点小毛病,我指正一下啊,你说王处长可以比喻,陈局长不能比喻,那不等于是说陈局长搞特殊化嘛。”

    两人各为其主,几句话就显出自己的立场了。

    向天亮心道,看来陈文运和王一凡也是面和心不和,仅仅是表面的暂时的合作而已。

    苏和在一旁微笑,向天亮这小子,有点意思,几句话,就把人家挡回去了。

    向天亮却开始火上浇油了,“吴处长,姚处长,陈局长和王处长如果不是凤凰,总不能说他们是两只草**。”

    顿时,陈文运和王一凡俱是脸sè一变,互相看了一眼,却仍不开口。

    苏和笑着说道:“小向,你这个比喻么,我认为恰如其分,陈局长、王处长和你,是三只凤凰,其中你是小凤凰,而我和老吴老姚,我们三个是鸡,当然,是为革命工作的鸡。”

    姚金星道:“老苏,你此言差矣,老吴刚才说过了,凤凰论不涉及到领导,呵呵,只论你我他。”

    吴世勇也笑道:“老姚这话我同意,领导面前,还是不说领导为好嘛。”

    气氛有些尴尬。

    王一凡赶紧圆场,“诸位诸位,你们忘了,今晚是为了什么聚会的吗?”

    陈文运也及时的点头。

    向天亮不亢不卑不接招,今晚的主题,还非得主人说出来不可。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