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5章 肖剑南出山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向天亮笑了笑,起身走到窗户边,轻轻的打开了窗户。

    “三河兄,你看街对面是什么地方?”

    走到窗户边,邵三河往外瞧了瞧,不禁大吃一惊。

    “亏你想得出來,对面不是南河县的县委大院吗?”

    关掉窗户,回到沙发边躺下,向天亮一脸的得意。

    “这里是南河县县城的老城区,街对面以县委大院为界,是南河县县城的新城区,咱们所在的这一片老宅都是公房,是南河县委县政府早期的领导宿舍区,现在基本上是沒人住了,但有不少房子都租出去了,出租的对象,基本上是南河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家属。”

    “这么说,你的这位朋友來头不小啊。”邵三河憨憨的笑了。

    “你猜。”

    邵三河摇着头,“据我所知,南河县两套班子十几个成员里,你认识的也许有几个,但那都是泛泛之交,能这样帮你的人,好象还沒有吧。”

    “听说过清河铁三角吗?”向天亮笑问道。

    “那只是个传说,铁三角的成员是:原副市长洪成虎,原市委组织部常常务副部长、现任南河县委书记余胜春,原市财政局长、现在在中央党校学习的许西平,听说洪成虎死后,铁三角已经土崩瓦解了。”

    “那你听说过新的铁三角吗?”向天亮又问道。

    “噢……你加入他们了?”

    “是的。”

    邵三河诧道:“这么说,是余胜春在帮我们?”

    “不是,他沒那么大的胆子,也沒这样的好心,新的铁三角还沒铁到这个份上。”

    瞅着向天亮,邵三河坏坏的笑起來,“我明白了,是余胜春的老婆张,张小雅在帮你吧。”

    “呵呵……余胜春调到南河县工作后,他的父母和岳父母经常來小住几日,为了方便,张小雅就以自己的名义租了这个院子,余胜春只知道张小雅租了房子,但根本沒有來过,所以,这里的安全沒有问題。”

    “三天,至少三天内这里是安全的。”邵三河说道,“三天以后,如果他们采取地毯式搜查,这里也难以幸免。”

    向天亮诡异的笑着,“三天,足够我们摆脱困境了。”

    邵三河苦笑道:“我们逃出來已经快两个小时了,这个消息恐怕省市两级领导都知道了吧,三个小时以后,至少会有上千名公安干警和武警蜂涌而來,我们就等着被瓮中捉鳖吧。”

    “哎,别说丧气话好不好?”向天亮拿眼瞪着邵三河。

    “哈哈……我去睡觉了。”邵三河起身笑道。

    “你在里面还沒睡够啊。”

    “那是假睡,不踏实的睡,能管用吗?”

    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体力,为了安全,向天亮让邵三河睡在三楼,他自己直接睡在一楼的客厅。

    除了不能开灯,这里沒有什么不方便的,冰箱里还有吃的,用煤气烧菜做饭,也沒什么问題。

    邵三河去了三楼,向天亮把小院的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还布置了几道机关,才放心的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

    而就在这时,在清河市区通往南河县的公路上,一辆警车在夜色中疾驰。

    警车的后座上,坐着市公安局局长郭启军,和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

    肖剑南在闭目养神,郭启军拿手肘推着他的胳膊,“说话啊。”

    “说什么啊,说什么啊。”肖剑南沒好气的说道,“一百号人看不住两个人,这事要传出去,傻瓜都会发笑。”

    “说不定是有人接应。”

    “哼,不可能。”肖剑南摇着头说道,“向天亮和邵三河这两个家伙,沒人比我更了解他们,他们想逃,决不会玩里应外合那一套。”

    “何以见得?”

    肖剑南道:“万一里应外合是个圈套呢?万一被人设计乘机击毙呢?以向天亮和邵三河的精明,绝对不会这么干,别忘了,他们最善于独來独往。”

    “要是你呢?”郭启军淡淡一笑。

    肖剑南一听,又是苦笑不已,“经过这么一出,即使他们能洗清自己,我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了,他们可能相信别人,也不会相信我了。”

    郭启军哎了一声,“市委领导点了你的将,你怎么想?”

    “让我干什么?”

    “把向天亮和邵三河抓回來。”

    “就这么简单?”

    “临时常委会上,有人提出來,在向天亮和邵三河拒捕的时候,可以,可以开枪击毙。”

    “这是正式决定?”

    “不是,是对市公安局的一个建议。”

    肖剑南摇了摇头,“我干不了。”

    “你真不想接这活?”

    “不想。”

    “为什么?”

    肖剑南端着脸道:“万一是我带人把向天亮和邵三河给灭了,那我也活不了。”

    “不会吧,有这么严重吗?”

    “向家人的行事风格,有仇必报,马上就报,我要是今天毙了向天亮和邵三河,那我也恐怕活不到明天。”

    郭启军沉默了一会。

    “那你说怎么办?”

    “先看看再说。”

    “看看再说?”

    肖剑南嗯了一声,“我相信向天亮和邵三河不是贪钱的人,为了区区一百万而铤而走险,你信吗?”

    “我也不信。”

    肖剑南继续说道:“在清河几次打击走私团伙的行动中,向天亮都有机会私吞上千万甚至几千万的钱,可他一分钱都沒拿,这样一个不贪财的人,说他拿了姜建文的三百万不义之财并分得一百万,打死我也不信。”

    “可是,根据专案组的调查,铁证如山啊。”

    “**裸的栽脏诬陷。”

    郭启军哼了一声,“别胡说八道,这是省纪委督办市纪委主办的案子。”

    “所以,你就是把我拉來,我也是只听不说。”

    “哈哈,别忘了你也是专案组成员之一。”

    “狗屁。”

    郭启军掀起窗帘,看了一眼车外的夜色,“剑南,你认为他们逃出包围圈了吗?”

    “肯定,以南河县武装部招待所为中心,半径一千米是第一道包围圈,设置这道包围圈是在案发十五分钟之后,向天亮和邵三河应该早就跑出去了,第二道包围圈是半径三千米,用的时间是四十分钟,第三道包围圈设在六千米处,用时一个小时又十五分钟,就这么拖拖拉拉的速度,根本网不住向天亮和邵三河。”

    郭启军叹了一声,“是啊,向天亮和邵三河都是大行家,又受过特种训练,包围圈对他们來说,就象一张纸,形同虚设啊。”

    肖剑南笑道:“这两个家伙,这会儿说不定正在哪儿偷着乐呢。”

    郭启军问道:“你认为他们会往哪个方向跑?”

    “这个……说不好。”

    “放屁,少跟我装。”

    肖剑南问道:“他们是怎么判断的?”

    “专案组和南河县公安局判断,向天亮和邵三河制造了向西进入南河县县城的假象,实际上他们只有两条逃跑路径可供选择,一,是上山进入密林,向天亮和邵三河都懂得野外生存,上山对他们來说是最安全的,二是向东逃回滨海县,向天亮和邵三河只有逃回滨海县,才能得到外界的帮助。”

    “要是向天亮和邵三河反其道而行之呢?”

    “你是说……他们真的向西,进入南河县县城?”

    肖剑南说道:“如果只是逃命,向天亮和邵三河一定会上山钻入密林,可他们逃出去的目的不是为了活命,而是为了洗清自己,他们要是躲在山里,还怎么有所作为呢,至于向东逃回滨海县,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能为也,从南河县到滨海县,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其中有四五公里长的无人地带,只要设两三道封锁线,向天亮和邵三河就是插翅也飞不过去,因此,他们的最佳逃跑方向是向西,并进入南河县县城暂时躲藏起來。”

    “嗯,有道理。”郭启军点着头道,“向天亮和邵三河的逃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不敢随便开枪伤人甚至造成死亡,一旦打死了人,他们就是最冤枉也洗不清自己了。”

    “郭局,你想利用这个弱点?”

    “看看,看看再说吧。”

    肖剑南低声的冷笑,“郭局,我劝你慎重一点,要是逼得太紧了,把向天亮和邵三河惹怒了,他们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的。”

    “你认为他们会?”

    肖剑南点头道:“如果逼得他们只能亡命天涯,那他们一定会动手反击。”

    “那可不行,向天亮和邵三河都是高手,他们一旦开了杀戒,那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哟。”

    “所以。”

    “所以什么?”郭启军问道。

    “所以,这趟浑水不好趟,能不趟最好别趟”

    哦了一声,郭启军骂道:“放屁,你我职责所在,能躲得过去吗?”

    “让我朝向天亮和邵三河开枪,我做不到。”

    “如果的们先朝你开枪呢?”

    肖剑南又是苦笑,“你又不是不知道向天亮的枪法,他要是对我先开枪,我还有机会还手吗?”

    “唉,剑南,你有点胆怯了。”

    “不是胆怯,而是恐惧,非常的恐惧。”

    郭启军瞥了肖剑南一眼,“你小子,怕是早就算到向天亮和邵三河会逃跑吧?”

    肖剑南点着头,“在那种情况下,不逃,他就不是向天亮了。”

    不错,向天亮不但要逃跑,而且他还要有所作为,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來。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