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6章 高手对决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_

    天快亮了的时候,南河县县城已被戒严。

    向天亮醒得早,起來后脸也不洗,搬了张小凳子,坐在窗边向外面偷偷的观察着。

    小院子的后面是一条街,街面宽约十二米,加上两旁的人行道,也不过十五六米,人行道上的树不多,也不大,枝不盛叶不茂,一眼看去稀稀疏疏的。

    街对面是南河县县委大院,小院子正对着其后门,那是一幢新建的十二层大楼,周边沒有石砌砖墙,但一道高约两米的铁栅栏,也衬托着其庄严气派。

    县委大院的后门停着一辆警车,警车上坐着两个警察,门口还站着两名武警,还有两个便衣,很可能是县委保卫机关的人。

    他们都全付武装,就凭这一点,向天亮就能判断出,南河县已被全城戒严。

    “你在看什么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邵三河已经下楼,站在了向天亮身后。

    “他们对县城实行戒严了。”

    “哦……你不会是想在危急关头,藏到对面的县委大院里去吧?”

    向天亮冲着邵三河咧嘴一乐,“我正是这么想的。”

    “天才的设想,如果能藏到县委大院里去,看他们还怎么查。”

    两个人烧了热水,各泡了两包方面,再找出几根香肠,坐在客厅里狼吞虎咽起來。

    “三河兄,你是不是有点后悔了?”

    “什么后悔?”

    “后悔逃跑啊。”

    邵三河笑道:“你打伤打晕哨兵,跑到我的房间里來,我就是不跑,也说不清道不明了哟。”

    “那你是被迫的喽。”

    “哈哈……再说了,你一个人逃跑,多寂寞啊,作为兄弟,我能不陪你吗?”

    “呵呵……”

    “天亮,在逃跑前,你一定权衡过利弊吧?”

    向天亮点着头嗯了一声,“我们不逃跑,将面临着的结果不外乎这么几种,一,被判坐牢,在牢里洗清自己,二,被送坐牢,刑满出狱,三,被判入狱,被人整死,四,出现意外,有人帮忙,咱们获得自由,但失去了一切……哎,你选择哪一种?”

    邵三河苦笑道:“真要是坐牢,你还好说一点,我可就惨了,我抓过那么多人,他们能放过我吗?”

    “呵呵……要时把你送到岱子岛去,你会更惨。”

    “哈哈,那我肯定活不过一个晚上。”

    向天亮又说道:“再说我们逃跑,也有这校几个结果,一,被抓回去,加重判罚,二,被活活打死,三,洗清自己,官复原职,四,洗清自己,即使不能再当官,也可以做个自由自在的老百姓……三河兄,你说是逃跑好,还是在里面听天由命好?”

    “还用说吗,这个问題已经不存在了。”邵三河摇着手笑道。

    向天亮抹了抹嘴,往沙发上一躺,笑着说道:“三河兄,现在该说说咱们下一步怎么办了吧。”

    邵三河笑道:“我倒有个想法?”

    “怎么着,你说。”

    “咱们先息上十天半个月的,让他们焦急去。”

    “噢……三河兄,你是想先避其锋芒?”

    邵三河点着头道:“咱们这一逃跑,肯定要惊动市委甚至省委,抓我们的人,不说上万,起码得有个两三千吧,他们肯定把这个地区围得水泄不通,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什么也办不了的,弄不好还会被他们抓回去,与其那样,咱们不如躲上一段时间,以我的判断,在正常情况下,一个星期以后,他们就会开始撤兵,两个星期以后,他们就无法维持大规模的搜查了,到那个时候,咱们就可以开始干活了。”

    “嗯……先比耐心?”

    “对,反正咱们逃出來了,就跟他们耗着吧。”

    “呵呵……好主意,我表示举双手赞成。”

    “问題是。”邵三河看着向天亮,“咱们能不能平平安安的躲上这么长的时间。”

    向天亮微微一笑,“你在担心肖剑南?”

    “对,可能还有余中豪。”邵三河点着头道,“说句大话,就咱们两个,也只有余中豪和肖剑南能跟咱们玩玩,其他人么,我邵三河还真沒有放在眼里。”

    “你真想玩玩他们吗?”向天亮笑着问道。

    邵三河豪气顿生,“咱们两个对他们两个,谁怕谁啊。”

    向天亮道:“他们陷害我的唯一的证据,就是说我化名王海,在县农业银行存了一百万元。”

    邵三河道:“他们陷害我的唯一的证据,就是根据某个人的举报,在我家院子里挖出了一百万元的现金。”

    “我们就从这两条线索上着手。”向天亮道。

    “现在还不行吧。”邵三河道,“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反击方向,轻易动不得啊。”

    向天亮点着头,“嗯,我同意,我们就在南河县城躲上十天半个月再说吧。”

    邵三河憨憨一笑,“至于怎么玩,就由你來定吧。”

    想了一会,向天亮道:“三河兄,你还记得上次,有人往我的银行帐号打款一百二十万元的事吗?”

    “记得,是一个叫王大雷的南河县人。”

    “我想,我们可以先从他开始下手。”

    邵三河有些担心,“现在他们实行全城戒严,我们连上街都很困难,能下得了手吗?”

    “查那个王大雷,是要让他们相信,我们就藏在南河县城,嗯?”

    邵三河轻轻的笑起來,“我明白了,你是想把他们吸引过來,等他们把大部分警力调过來之后,我们再杀回滨海县去。”

    “呵呵,你不是说玩玩他们吗?”

    邵三河摇着头道:“如果是肖剑南负责,你这一招骗不了他们。”

    向天亮笑道:“肖剑南这个人,你我都了解一点,以我对他的分析,在近期他不会接手案子,只有等到其他人无计可施的时候,才会把他推到前台,到那个时候,才是我们与他真正较量的时候。”

    邵三河思忖着道:“你的思路应该是这样的,咱们躲在南河县城,肯定骗不过肖剑南,那就索性暴露自己,查那个王大雷是假,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行踪,他们就会把布置在滨海县的警力都调过來。”

    “这只是第一步。”向天亮坏坏的一笑。

    “然后呢?”

    向天亮说道:“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在这个阶段,肖剑南只会出出主意,不会参与指挥,但等到省厅把余中豪派过來后,肖剑南就会抢着要指挥权了。”

    “为什么?”

    “呵呵……***肖剑南,自服我,但永远不会服余中豪,两人在清河互相不服,都斗了十多年了,肖剑南的狗脾气不会改的,余中毫豪要是來了,他肯定按奈不住的跳出來。”

    邵三河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一个肖剑南或一个余中豪,单独上阵,我们还不好对付,要是肖剑南和余中豪一起联手,反而不足为虑?”

    向天亮乐道:“三河兄啊,这两个***家伙,我在清河时早就研究透了,你知道我现在最盼望的是什么吗?”

    “你最盼望的是什么?”

    “呵呵……我最盼望的是余中豪快点从省城赶过來,和肖剑南联手指挥对我们的追捕。”

    “哈哈,两个人联手指挥,那不乱套吗?”

    “不过,咱们在下一盘明棋,我们的最终目的,他们是一清二楚。”

    “对,我们的最终目的,是逃回滨海县去。”

    “所以,不好玩啊。”

    邵三河憨憨的一笑,“那你认为,咱们如果逃回滨海县去,有几条线索可以利用?”

    “说到线索,那就多了去了,除了陷害我们的那两条,第三,他们肯定把三百万中的另外一百万栽脏到杜贵临的身上,我们也可以从那里下手,第四,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肯定是徐宇光那个混蛋,必要的时候,我们就直接对他下手。”

    邵三河叹了一声,“现在最困难的是,咱们不了解外面的形势啊。”

    “要不,咱们弄个内线?”

    “说得轻巧,找谁啊?”

    向天亮笑道:“你是老公安,肯定朋友不少吧?”

    “兄弟,这里不是咱们滨海县啊。”

    “呵呵……找肖剑南吧。”

    “去你的吧。”

    向天亮乐呵着,“沒关系,咱们就在这里躲着吧,看看凭余中豪和肖剑南的智慧,能不不找到我们这个藏身地。”

    邵三河瞅着向天亮,“哎,这里的主人呢?”

    “你是说张小雅?”

    “对。”

    “天一亮,她应该会知道我们逃跑的消息,如果她在南河县,会在第一时间赶到这里來的。”

    邵三河提醒道:“小心她带着尾巴哟。”

    “不会吧,她是县委书记的老婆,沒有确凿的线索,别人不敢跟踪他。”

    “那也不一定。”邵三河摇着头道,“这一带的房子,平时出入的人不多,很容易引起注意的。”

    向天亮笑道:“你放心吧,在我们被抓进來之前,我已经向她交待清楚了。”

    “哈哈,你也放心,我不是怀疑他的忠诚度。”

    “三河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我沒别的意思,我只是说,你能让那些娘们对你死心塌地,说明你善于做她们的思想工作。”

    “呵呵……三河兄,你***学坏了啊。”

    邵三河继续笑道:“如果,如果我是中央组织部部长,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

    “我就推荐你担任全国妇联主席,哈哈……”

    “呵呵……我呸。”

    在向天亮和邵三河说笑的时候,他们沒有想到,余中豪已乘军用直升飞机,从省城赶到了南河县。

    _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