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7章 藏在哪里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_

    南河县武装部招待所,过去的一个多月,是“四二三某某案”专案组所在地,现在,它又多了一项使命,“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的驻地。.13800100.

    五月二十五日早上八时许,离向天亮和邵三河成功逃跑,已过去了整整八个小时。

    “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联席会议,在招待所二楼的会议室举行。

    参加会议的市委领导是市委书记刘如坚、市委副书记兼市长高尧。

    参加会议的有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的领导,市公安局局长郭启军、省刑侦总队总队长余中豪、市公安局政委周台安、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市武警支队司令方玉生、北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宣浩峰、北城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董志新、南河县公安局局长蔡春风、南河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汪鹏、滨海县公安局政委黎明、滨海是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蒙。

    参加会议的还有“四二三某某案”专案组成员,省纪委副书记郑以哲、市纪委书记李长胜、省纪委三处处长刘公达、市纪委副书记廖仲文、市纪委三科科长张胜男、市纪委三科副科长刘久冰、市纪委三科干事马小阳。

    参加会议的还有南河县县委书记余胜春和县长谭俊。

    市公安局局长郭启军被任任命为“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总指挥。

    省刑侦总队总队长余中豪、市公安局政委周台安、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市武警支队司令方玉生等四人,为“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副总指挥。

    南河县、滨海县和北城区的公安局领导,均为“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成员。

    会议在沉闷的气氛中结束。

    对于“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的组成人员,谁都看得出來,除了余中豪和肖剑南,其他人都是配角。

    余中豪和肖剑南才是这个“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的主角。

    散会的时候,肖剑南发话了,他看着总指挥郭启军道:“我需要调阅‘四二三某某案’的全部档案材料。”

    郭启军微微颌首,扭头看着省纪委副书记郑以哲和市纪委书记李长胜,微笑着说道:“两位领导,你们的意见呢?”

    郑以哲笑而不语。

    李长胜的脸上,有些明显的不悦之色,“我说老郭,五二四潜逃案和四二三某某案是两个案子,别混在一起行吗?”

    郭启军冲着肖剑南无奈的摊摊手,“剑南,李书记说得不错,我看你还是只管抓人,别问原因了。”

    “冤有头,债有主,不看四二三某某案的档案,我沒法抓人。”肖剑南板着脸站了起來。

    郭启军忙道:“剑南,注意你的态度。”

    “废话,让我们抓人,却不让我知道要抓的人为什么逃跑,这活我干不了,本人不侍候了。”

    说着,肖剑南挥了挥手,转身往外就走。

    余中豪,将肖剑南一把拉了回來,“老肖,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嘛。”

    肖剑南拿眼瞪着余中豪,“余中豪,你见过有这样办案的吗?”

    余中豪皱了皱眉头,看着李长胜说道:“李书记,我们请求调阅四二三某某案的全部档案材料。”

    李长胜冷着脸不说话。

    郭启军看着郑以哲,笑着问道:“郑书记,您看这事……”

    郑以哲是四二三某某案专案组的实际党家人,他有最终决定权,只要他同意,李长胜也就不好反对了。

    思考了一下,郑以哲点着头道:“我同意,四二三某某案的全部档案材料,你们都可以随时调阅,当然,为了保密,请不要复制就行了。”

    郑以哲的话,相当于一锤定音。

    李长胜甩袖而去。

    郑以哲慢慢的站了起來,笑着说道:“各位,四二三某某案的全部档案材料都在隔壁,欢迎你们随时查阅。”

    望着郑以哲的背影,郭启军看了一眼大家,然后说道:“诸位,咱们的指挥部就设在一楼,老周、余总、剑南,你们留一下,其余的人分成两拨,一拨建立指挥部,并抓紧时间和一线的队伍建立联系,一拨人去隔壁,马上调阅四二三某某案的全部档案材料,并给出你们的意见和判断。”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郭启军、周台安、余中豪和削剑南。

    墙上有一张南河县政区图,肖剑南盯着地图,绷着脸看起來。

    郭启军却瞧着周台安,脸上似笑非笑,“老周,你一直沒说话啊。”

    周台安微微一笑,“业务上我是个外行,就象在四二三某某案专案组里一样,在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里,也就挂个名而已。”

    郭启军问道:“你对四二三某某案怎么看?”

    周台安摇了摇头,“我只看过一小部分的档案材料,不能发表意见。”

    “老周,你够可以的啊。”郭启军笑着,冲周台安翘起了大拇指。

    “老郭,你什么意思?”周台安问道。

    郭启军笑而不语。

    肖剑南回过身,冷笑着道:“周政,明人不做暗事,是你在昨天借看望向天亮之机,向他通风报信的吧?”

    “请问,我通的什么风,报的什么信?”周台安不慌不忙的反问。

    “你自己心里清楚。”

    周台安依然笑容可掬,“剑南,你很聪明,连失败的借口都准备好了。”

    对话有点火药味,郭启军赶紧摆手制止,“好了,咱们谈正事吧,怎么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两个家伙抓捕归案,才是咱们的当务之急。”

    肖剑南哼了一声,“抓?说得轻巧,向天亮是逃跑专家,又有邵三河做帮手,难上加难哟。”

    “哎,少发点牢骚。”郭启军看着肖剑南道。

    肖剑南瞥了一眼一直沒说话的余中豪,“有省里來的大专家坐镇,一定能手到擒來,咱们做下属的,只管跑跑腿就行了。”

    “老肖,你逮谁咬谁,是不是吃枪药了?”余中豪陪着笑脸。

    肖剑南伸出手,一把将墙上的地图拽了下來,“老余你说说,在不许开枪的限制下,能把向天亮和邵三河抓住吗?”

    “呵呵……人多力量大,人多力量大嘛。”余中豪笑道。

    郭启军又摆起了手,“你们两个别废话了,说正经事,剑南,你先说。”

    肖剑南将地图摆到桌上,一边看着一边说道:“我早晨把向天亮和邵三河的逃跑路线走了一遍,他们两个在三号公路西侧扔掉了武器,然后伪装了之后消失了踪迹,从这点上判断,他们应该逃进了南河县县城,而就整个地区的地形來看,他们的逃跑线路只有三条,一是向西进入南河县县城,二是向东逃回滨海县,三是上南山,逃入深山老林。”

    “那你认为哪一个方向最有可能呢?”郭启军问道。

    肖剑南道:“先说进山,对向天亮和邵三河來说,逃进深山老林里是最安全的,向天亮和邵三河都受过专业的野外生存训练,哪怕在深山老林待上三五个月也死不了,但对他们來说,仅仅逃命是毫无意义的,他们的目的是想翻案,所以,他们两人不会选择这一条逃跑道路。”

    “那么,往东逃回滨海县呢?”郭启军又问道。

    肖剑南继续说道:“向天亮和邵三河的最终目的是翻案,而要想能翻案,必须要逃回滨海县,但是,从南河县到滨海县,路途太过遥远,他们的双腿是跑不过咱们的汽车轮子的,咱们在两县之间设了五道封锁线,他们想不留痕迹的跑回滨海县,是绝对不可能的,因此,他们暂时不会跑回滨海县。”

    郭启军点着头,“那你还认为,他们是逃进了南河县县城?”

    “对,他们的实际逃跑线路也是向西进城,不少人认为那是障眼法,实际上是逃向了别的方向,但我不认为是这样,对他们來说,利用最短的时间销声匿迹,是他们的最佳选择,对他们來说,最好的办法是找个地方隐蔽下來。”

    余中豪问道:“老肖,在他们进城的可能区域搜查过了吗?”

    肖剑南又是点头又是摇头,“我赶过來之前,南河县公安局已组织人马搜过了一遍,我到了之后,特地组织一百多人,对他们可能进城的区域又过了两遍,也沒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其实,我也知道这是徒劳的,如果能被我们找到什么线索,还能叫向天亮和邵三河吗?”

    “你肯定他们就在南河县城里?”

    肖剑南看着余中豪反问,“你认为他们不在南河县城里?”

    余中豪微笑着说道:“老肖,我刚到,还不了解情况,但我基本上同意你的分析,不过,我有几个疑问。”

    “你说。”

    余中豪道:“据我所知,向天亮和邵三河在南河县沒有什么亲戚朋友,他们的落脚点,一定是个非常隐蔽和安全的,那么,他会藏在什么地方呢?”

    “难说,向天亮这小子,常常有出人意料之处,说他在南河县县城有落脚点,我不敢肯定,但也不敢否定。”

    郭启军道:“象老同学老战友老熟人什么的。向天亮和邵三河在这里总有几个吧,剑南,从这方面着手查查看。”

    肖剑南点头道:“已经落实下去了。”

    余中豪又道:“老肖,我还有一个问題,假如确定了向天亮和邵三河藏在南河县县城里,你准备采取什么办法?”

    _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