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1章 例行检查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_来自(.)

    向天亮还真沒想到,警察会这么快就查到这个地方來。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这比他预计的要早两三天的时间。

    胡同里脚步声很杂很多,显然來了不少人。

    从声音判断,警察已经查到了对面的房子。

    向天亮和邵三河就蹲坐在客厅门边的地上。

    “三河兄,咱们怎么办啊?”

    “瞧你刚才那逍遥得意的样子,现在急了?”

    奇怪的是,邵三河反而不急了。

    “***,这一冲进來,就是瓮中捉鳖哟。”

    邵三河低声笑道:“这里是瓮倒不假,但咱们可不是鳖。”

    “什么意思?是天无绝人之路,你发现暗道了?”向天亮小声问。

    “放心吧,这是例行检查,我们并沒有被发现。”

    “你怎么知道的?”

    “你去看看后面就知道了。”

    向天亮爬过客厅,來到后门边上,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往外看去。

    后门的街上静悄悄的,连辆警车都沒有,对面的县委大院也一切如常,只有那扇后门边,还站着两个武警战士。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站起來走回到邵三河身边,邵三河的判断是对的,这是派出所在居委会配合下的例行检查,不然的话,院子后面的大街上,不会沒有警力的布置。

    不过,坐在地上的邵三河又笑着补充了一句,“虽然是例行检查,但也有可能进來检查的可能。”

    “啊。”向天亮吃惊不小,一屁股跌在了邵三河身上。

    邵三河笑道:“象这种公房,一般都有钥匙放在所在地的居委会那里,这和咱们滨海县是一样的,便于检查嘛,凡是公房,至少,至少是院子门的钥匙,一定会有一把存放在居委会那里。”

    “那,那这么说,他们真要进來了?”

    “你是真怕还是假怕啊?”

    “我不是怕。”向天亮苦笑道,“这么快就被发现的话,不是要被***余中豪和***肖剑南给笑话死了吗?”

    “哈哈,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要什么破面子啊。”

    邵三河笑着,转身趴在窗边,往院子里看去。

    “不好。”邵三河小声叫道。

    “咋啦?”

    邵三河慢吞吞的说道:“咱们人是进來了,但烟头烟灰还丢在外面。”

    “完了完了,这下是彻底完蛋了。”

    向天亮也趴在窗边向外看去。

    刚才两个人呆的位置,就在客厅门外两米处,现在那里还丢着三个烟头和不少烟灰,其中两个烟头是向天亮扔的。

    那位置就在台阶边,是从院子进客厅的必经之处,只要有人进來上來,哪怕零点五的视力也能瞧见。

    这下,向天亮和邵三河都有点傻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时,例行检查的人,就站在了三十八号院子门外。

    有人在问,“哎,这三十八号有人租吗?”

    一个女应着,“有人租,有人租。”

    “登记了吗?谁租的啊?”

    “我看看登记表。”

    向天亮和邵三河面面相觑,***,这真是瓮中捉瞥了。

    “哎,查到了沒?”

    “有了,是个叫张小雅的租的。”

    “敲门,让她开开门。”

    “嘭嘭嘭……”

    “沒人在家吧。”

    “李所长,我这有钥匙。”

    屋里的向天亮和邵三河,真有点急眼了。

    “天亮,怎么办?”

    “來个痛快的,投降呗。”

    “你少贫,快想个办法吧。”

    “办法?除非突刮大风,把那烟头烟灰吹走了。”

    “大风……有了。”

    “啥办法?”

    邵三河拉着向天亮爬到了客厅门边,指着地上小声道:“我抬门,你力气大,用力的吹。”

    原來,门与地之间,有一条细缝。

    向天亮乐了,“天无绝人之路啊。”

    两米左右的距离,凭向天亮的力气,吹走那些烟头烟灰不成问題。

    邵三河扎好马步,双手握着门把,用力的将门上推。

    那条细细的门缝被扩大了。

    向天亮趴在地上,象只蛤蟆一样,连脑袋都凑近了地面。

    “娘的,你快吹啊。”邵三河催骂道。

    “我运运气,运运气。”

    邵三河抬起腿,狠踹了向天亮一下。

    “哟……我,我泄气了……”向天亮瘫趴在地上了。

    邵三河哭笑不得,“兄弟,你别玩了好不好?”

    “呵呵……”

    向天亮嘴对着门缝,运足气,使足力道吹去。

    “呼……”

    “再吹。”邵三河低声道。

    “呼……”

    “还差一点,再吹。”

    “呼……”

    “再吹,再吹。”

    “呼……”

    向天亮又瘫倒在地上,“他,***……我,我吹不动了……”

    “嘿嘿……”邵三河终于忍不住笑了。

    向天亮急忙起身往外看,才发现,那些烟头烟灰早就沒了。

    他一回身,将邵三河推倒在地,“三河兄,你耍我啊。”

    “嘿嘿……你耍了我十回了,我耍你一回都不行啊。”

    “呵呵……”向天亮笑着骂道,“***,虎落平阳被犬欺,鱼搁浅滩遭虾戏,连一个老实人都欺负我,这日子,沒法过了,沒法过了。”

    邵三河忍俊不禁,“你就知足吧,一边逃跑一边打炮,你骂个屁啊。”

    “打炮?打啥炮?”

    邵三河低声笑道:“打的还是县委书记家的炮呢,兄弟,你档次太高了。”

    “呵呵……这么说,我有当县委书记的潜质喽?”

    “岂止是有,你简直太有了。”

    两个人正乐着,外面传來了一声高喊。

    “李所长,等一等。”

    向天亮和邵三河急忙屏住呼吸,趴在门缝上聆听起來。

    “王主任,快过來,这怎么回事?三十八号院的钥匙哪去了?”

    “李所长,对不起,三十八号院的钥匙被租房的领走了。”

    “这儿租房的人是谁?这不符合规定嘛。”

    “李所长,你不知道啊,张小雅她是,她是……”

    “张小雅……张小雅这名字,听着好熟悉啊。”

    “她是余书记的爱人。”

    “噢,我说么……对了,余书记的爱人还租房子啊?”

    “李所长你有所不知,余书记调过來之后,住在县委领导宿舍区的老房子里,那房子比较小,而余书记两口子的四位老人常过來小住,为了住得方便,余书记的爱人就自己出钱租了这三十八号院,平常四位老人不來的时候,房子就锁着,余书记的爱人会隔三岔五的过來打扫打扫,因为余书记有时也会过來看看,我们就把手头的钥匙交给了余书记的爱人。”

    “是这样啊……既然是余书记租的房子,那就不用查了。”

    ……

    脚步声终于远去了。

    邵三河低声道:“娘的,多亏咱们住的是余胜春租的房子,要不然,看那架势,非闯进來不可。”

    “嗯。”向天亮点着头道,“我看这里迟早要被检查的,余胜春对咱们很有用处,咱们不能把他给连累了,走的时候,一定要把这里收拾干净了。”

    “下一步你准备做什么?”邵三河问道。

    向天亮想了想,笑着说道:“咱们得杀个回马枪。”

    “回马枪?”

    “对,想办法去一趟那个关了我们一个月的地方。”

    邵三河吓了一跳,“还要回去?回去干什么?”

    向天亮道:“三河兄,咱们得把四二三某某案的全部档案材料给偷出來,不只有从档案材料上,我们才能找出他们的毛病,才能对症下药。”

    “你的想法不错,可现在那里是龙潭虎穴,我们能混得进去吗?”

    “怎么,你三河兄怕了?”

    “怕?怕个屁,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不同意。”

    向天亮沉吟着,“三河兄,你认为成功率多大?”

    “百分之一。”

    “我认为只有百分之零。”

    邵三河拿眼瞪着向天亮,“那你还想杀个回马枪?”

    “但这一步非走不可。”

    “也在你的计划之内?”

    “对。”向天亮点着头道,“我们一定要搞到四二三某某案的全部档案材料。”

    “这点我同意,但咱们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向天亮坏坏的一笑,“办法倒是有一个,但也比较冒险,不过,这个办法的好处,是咱们不用回到那个招待所里去。”

    “什么办法?”

    向天亮笑着问道:“三河兄,你该知道微机吧?”

    邵三河道:“当然知道,外国人叫电脑,咱们叫微机,我办公室里就有一台,我们公安局还有微机房,连接着整个公安局全部的微机。”

    向天亮又问道:“我再问你,你们的主机房,和县委大院的微机是连着的吗?”

    “这个上月刚完成啊,县委大院和我们县公安局,还有县武装部、县边防站、县邮电局等单位的微机房,都已经连通了。”

    向天亮再问道:“那你说南河县这边呢?”

    邵三河笑道:“南河县有煤有钱,财政收入是咱们滨海县的五六倍,人家两年前就开始搞了,年初在市局开会,南河县的蔡春风局长就告诉过我,他们全县各单位的微机主机房,都已经连通起來了,他们的公安系统,连派出所的微机都连成一片了。”

    “呵呵……那不就有办法了吗?”向天亮冲邵三河挤着眼。

    “噢……我明白了。”邵三河摇着头笑道,“你的办法不错,但是,那边的微机外接口肯定是封着的,招待所那边沒人帮忙,资料也传不出來啊。”

    向天亮笑着说道:“谁说咱们在哪边沒人?瞧着吧,咱们有人啊。”

    _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