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3章 弱点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_来自(.)

    与周台安通完电话,向天亮拿下录音机,把刚刚录下的内容删掉了。

    一边删着,向天亮一边罕见的脸红了。

    邵三河在旁边听得是真真切切,低声道:“天亮,咱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不是东西啊。”

    本來,录音的目的是为防止周台安不帮忙,或是出卖自己,便用录音去反制他,可沒想到周台安是如此的爽快。

    特别是周台安说到柳清清肚子里的孩子,更让向天亮心中有愧,人家是真心在帮自己,自己却无端的怀疑,邵三河说得对,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邵三河做了个手势,转身出门而去。

    还是办事要紧,向天亮离开椅子忙碌起來。

    这是专业活儿,向天亮掏出一条毛巾,将自己和邵三河留在余胜春办公室里的所有痕迹,仔仔细细的擦除。

    不能给余胜春留下麻烦,这是准则,也是底线,不管自己翻得了身翻不了身,从互相利用的角度來说,余胜春对自己都是有用的。

    邵三河很快就回來了,“机要室的门已经打开了,微机主机就在那儿,打印机和打印纸都有,我们换个地方吧。”

    “安全系统如何?”

    “走廊上有五个摄像探头,咱们只能爬着过去,机要室里有两个,你跟着我走就行了,至于机要室的自动报警系统,已经被我暂时关闭。”

    两个人很快的离开了余胜春的办公室。

    ……

    晚十点,南河县武装部招待所,五二四潜逃案侦破指挥部。

    偌大的指挥室里,中间有一个由办公桌拚凑在一起的大平台,平台上放着的不是地图,而是刚刚建起來的南河县县城模型。

    这是市公安局技侦支队的杰作,是在肖剑南的“强令”下,加班加点干出來的。

    一眼看去,整个县城模型浑成一体,一目了然,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街区,还都标得明明白白。

    市公安局长郭启军和常务副局长肖剑南二人,已站在模型前看了几个小时了。

    “剑南,你看出点什么來了沒有?”

    肖剑南苦着脸道:“这方面我是外行,你都看不出名堂,我哪能看得出來啊。”

    郭启军微微一笑,“说句打击你的话,这方面你是不如余中豪。”

    “哼。”肖剑南不以为然的说道,“他余中豪也不怎么样,到现在他还认为,向天亮和邵三河使了个障眼法,已经逃出了南河县城,你信他的吗?”

    摆了摆手,郭启军轻叹一声,“你们两个吧,总是不合拍哟。”

    “郭局,这么说,你是支持我的判断了?”

    郭启军点了点头,“我也认为向天亮和邵三河还藏在南河县城,但决不同意你搞挨家挨户的大搜查。”

    “那我就沒办法喽。”肖剑南无奈道。

    看了肖剑南一眼,郭启军问道:“剑南,你就那么想抓住向天亮和邵三河?”

    肖剑南楞了一下,“不管怎么说,向天亮和邵三河都是我朋友,与其让别人把他们乱枪打死,不如我亲手把他们抓住。”

    郭启军嗯了一声,“那我可告诉你,你得给我抓紧时间,不然,我怕顶不住人家的压力和小动作。”

    肖剑南脸一凝,默不作声的点着头。

    事情明摆着的,四二三某某案疑点多多,漏洞百出,有人就是要栽脏陷害向天亮和邵三河。

    而向天亮和邵三河逃跑后,又有人迫不及待的建议,在追逃中当场击毙向天亮和邵三河,显然是要杀人灭口。

    事情发展到现在,最难做人的还是郭启军、肖剑南和余中豪等人,一边要履行职责,一边的向天亮和邵三河却是自己的朋友,不管怎么做,都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郭启军拍着肖剑南的肩膀,低声的说道:“剑南,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尽人事听天命嘛。”

    “尽人事,听天命?”肖剑南苦笑不已,“将來我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向天亮和邵三河呢,邵三河还好说,厚道之人,怎么着也会讲点面子,可向天亮那小子就不一样了,他是一肚子的坏水,什么事都干得出來,将來肯定要整点面子回去。”

    “哈哈,你也想得太远了吧。”

    “郭局,你认为我和向天亮将來还会是朋友吗?”

    郭启军笑了笑,“少发牢骚多活,嗯?”

    肖剑南点点头,正要开口,指挥室的门被推开了。

    进來的是余中豪。

    “郭局,你还沒休息啊?”

    郭启军招招手说道:“中豪,你这个大行家來得正好,快过來看看。”

    肖剑南瞥了余中豪一眼,“老余慧眼识珠,一定能找出向天亮和邵三河的藏匿地点。”

    “老肖,你别一见面就象斗鸡似的好不好?”余中豪微笑道。

    “好,那你说说,假如,我是说假如啊。”肖剑南指着县城模型说道,“假如向天亮和邵三河还藏在南河县县城,你认为他们会藏在哪里?”

    余中豪又是微微一笑,绕着县城模型,一边转着一边看起來。

    整整五分钟,余中豪一言不发,绕着县城模型转了十几圈。

    “郭局,老肖,咱们常常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而向天亮这个人,我们大家都了解他,他的特点就是出其不意,做别人想都想不到的事情,他要藏匿的地方,应该具体下列这些条件,一,是个空房,而且最好是周边沒人居住的空房,二,不容易引起警方注意,而且即使引起注意也不大会受到搜查的,三,便于逃跑,四,便于通讯……”

    余中豪不慌不忙,却又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通,肖剑南也重视起來,他盯着县城模型也看了起來。

    “中豪,你说个具体位置。”郭启军道。

    余中豪微笑着看向肖剑南,“剑南,我想和你赌一局。”

    “赌什么?”

    余中豪笑着说道:“咱们來猜一猜,向天亮和邵三河最有可能藏在哪里。”

    “行,咱们写在手上,同时展开。”

    “咱们请郭局当裁判。”

    两个人拿笔在手上写了几个字,捏成拳头,伸到郭启军面前,同时摊开了手掌。

    县委大院。

    英雄所见略同,两个人的手上,都写着同样的四个字。

    余中豪和肖剑南互视着对方,都笑了。

    郭启军也笑起來,“难得难得,你们两个的意见难得统一哟。”

    余中豪说道:“向天亮和邵三河也许能藏得很严实,但他们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必须和外界联系,通讯,他们需要最安全可靠的通讯,而现在整个南河县县城,唯一不在我们监控范围内的通讯,就是县委大院的机要室和那几台红色保密电话。”

    郭启军点点头,看着肖剑南道:“剑南,你要马上下手,越快越好。我的建议是,调集一千人,以县委大院为中心,分别在半径五百米、一千米、两千米处,建立三道包围圈,并立即开始地毯式的搜查,一寸地方也不要放过。”

    “是。”

    “还有。”郭启军挥了挥手,继续说道,“一,命令这部分警力,不许使用实弹,二,可以使用橡皮子弹和麻醉子弹,三,沒有配发橡皮子弹和麻醉子弹的警员,一律徒手参战,四,直接从县委大院搜起,并及时控制那几台红色保密电话和机要室。”

    “明白。”肖剑南道,“可是,直接从县委大院搜起,和控制那几台红色保密电话和机要室,我们沒有这个权利啊。”

    余中豪微笑道:“剑南,这个我來办,我打电话找余书记解释。”

    “谢了。”肖剑南抬腕看表,“现在是晚十点四十分,我去安排,争取十一点全部到位。”

    说完,肖剑南起身走了。

    ……

    晚十点五十分。

    南河县县委大院机要室。

    邵三河坐在打印机旁,将打印机里传出材料,一摞摞捋好后,放进事先带來的布袋里。

    向天亮却待在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有一只保险箱,向天亮已经将它打开了。

    保险箱里沒有机密文件,而是一台电话交换机。

    向天亮知道,正是这台交换机,连通着县委大院里的几台红色保密电话,以及它们和外界的联系。

    在交换机上捣鼓了一阵,向天亮擦去自己的手印,把保险箱的门关了起來。

    “天亮,我这边完事了。”

    邵三河背着一大袋资料,手上还提着一大袋,走到了向天亮身边。

    “***,怎么这么多啊。”向天亮接过邵三河手上的袋子,背到了自己的身上。

    “哎,你在干么啊?”邵三河问道。

    “呵呵……随便看看,随便看看。”向天亮神秘的笑笑。

    邵三河催道:“十一点了,咱们快走吧。”

    “三河兄,清除痕迹了吗?”向天亮问道。

    “放心,清除完毕。”

    “咱们消耗了这么多的打印纸,人家一定看得出來,这个问題怎么解决?”

    邵三河笑道:“隔壁就是一间贮藏室,里面有不少打印纸,我搬了不少过來,除非有人盘点贮藏室的存物,否则,一时半会是不会发现的。”

    “好,咱们打道回府。”

    邵三河在前,向天亮在后,拉开机要室的门准备离开。

    突然,邵三河迈出门的左脚收了回來。

    “不好,有人來了。”邵三河低声道。

    _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