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7章 再闯机 要室

文 / 温岭闲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又是一夜的大搜捕,还是沒有向天亮和邵三河的踪迹。

    这让余中豪和肖剑南很沒面子,因为这次很特别,向天亮和邵三河是在他们手下和眼皮底下逃走的。

    批评挨骂是少不了的,难受的是來自上面的压力,幸亏有挂着总指挥之名的郭启军顶着,不然,早就被走马换将了。

    跳河而逃,这切中了警方弱点。

    南河县县城内,以小南河为主河,河汊众多,港湾密布,却沒有专设的水上警察,警方对县城的封锁,封得了天封得了地,却封不住上百条的小河汊。

    向天亮和邵三河会藏在哪里?

    以县委大院为中心,半径一千米的范围内的地区内,已经逐家逐屋的搜过,根本就沒有向天亮和邵三河的落脚点。

    向天亮和邵三河不逃回滨海县而留在南河县,到底要干什么?

    在县委大院的“遭遇”之后,向天亮和邵三河还在南河县县城吗?或者,他们连夜就逃走了吗?

    如果向天亮和邵三河因为有事要办,而真的还留在南河县县城,那么,他们还要待多久呢?

    一个上午的案情分析会,根本就沒有分析出什么名堂,在余中豪和肖剑南看來,这种会议唯一的作用就是浪费时间。

    不过沒有办法,领导喜欢开会,擅长开会,做下属的只能配合附和。

    直到指挥室里只剩下郭启军、余中豪和肖剑南三个人的时候,郭启军才站了起來,走到余中豪和肖剑南身边坐下,“你们俩说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启军知道,刚才的案情分析会上,余中豪和肖剑南并沒有说实话。

    肖剑南破口大骂,“他娘的,这两个混蛋,就昨晚的所作所为,够判他们每人五年有期徒刑了。”

    “哈哈……”余中豪在旁边大笑,气得肖剑南狠踹了他一脚。

    余中豪把昨晚发生的事,详细的告诉了郭启军.

    “这么说,现在他俩已搞到了四二三某某案的档案材料?”郭启军问道。

    余中豪点了点头,“我和老肖发现机要室的微机主机还发热时,马上打电话通知,检查了四二三某某案专案机使用的微机主机,果然发现也是热的,这足以表明,两台主机在同一时段里都使用过。”

    “嗯。”郭启军淡淡的一笑,“这你们就不用管了,你们俩还是抓好两块,一,继续追捕向天亮和邵三河二人,二,暗中复查四二三某某案。”

    肖剑南耸了耸双肩,“第二项工作倒是进行得紧锣密鼓,可是第一项呢,我们是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分别看了余中豪和肖剑南一眼,郭启军问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又统一不起來了?”

    肖剑南道:“我还是坚持认为,向天亮和邵三河还在这里。”

    “根据呢?”

    “直觉,沒有根据。”

    郭启军转向余中豪,“中豪你不这么认为?”

    “不错,我认为向天亮和邵三河已经连夜逃出了南河县城。”

    “什么根据?”

    余中豪道:“我认为向天亮和邵三河之所以留在南河县城,是因为他们想拿到四二三某某案的档案材料,既然他们现在已经拿到了四二三某某案,那么,以向天亮和邵三河的能力和风格,很有可能会连夜逃离南河县城。”

    “不过……”郭启军沉吟着道,“中豪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当然,剑南的判断也不无道理,我的问題是,向天亮和邵三河从七楼跳入河中,有沒有可能因为负伤而滞留,因此沒來得及逃离南河县城呢?”

    余中豪摇着头道:“这个可能性可以排除了,因为一方面,我们在十分后就控制了县委大院旁边的那条小河,并且在三十分钟内,对整条小河进行了搜索,沒有向天亮和邵三河的任何踪迹,另一方面,从昨晚向天亮和邵三河的行为分析,他们是经过事先设计的,这也就是说,加上他们二人本身的功夫,不大可能会出现受伤的情况,因此,他们还有逃跑的能力。”

    郭启军点着头道:“不管向天亮和邵三河是否还藏在南河县城,我们都要坚守一条原则,设在两县之间的五道封锁线不能撤掉。”

    肖剑南道:“郭局,我还是坚持认为,向天亮和邵三河还在南河县城,我们应该集中警力围捕,而且。”

    “而且什么?”郭启军问道。

    瞥了余中豪一眼,肖剑南道:“而且,我还认为,我们最初的案情分析有误?”

    “哦?全部还是某一点?”

    “一点。”肖剑南说道,“我们一直认为,向天亮和邵三河最终会逃回滨海县,我觉得这个判断有问題,向天亮和邵三河为什么一定要逃回滨海县?他们为什么不能留在南河县城?我们在揣测向天亮的心理,他也一定在揣测我们的心理,所以我认为,向天亮一旦知道我们认定他会逃回滨海县,那么他和邵三河拚死也会留在南河县城。”

    肖剑南的分的确有道理,连余中豪也笑着点头道:“老肖,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分析有道理,咱们的判断出发点不同,得出的推论当然也不一样了。”

    挥了挥手,郭启军叹道:“对付向天亮和邵三河,蛮干是徒劳的,还是要从分析他们的心理着手啊。”

    那么,向天亮和邵三河的“心理”,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在郭启军、余中豪和肖剑南冥思苦想的时候,向天亮和邵三河正在南河县县城东南区一个小院子的房子里养精蓄锐。

    这一养精蓄锐,又“养”又“蓄”两天两夜。

    ……

    又是一个深夜,十点过后。

    向天亮和邵三河再度下水,悄无声息的潜游在南河县县城的河水里。

    这是小南河,滨海和南河两县的母亲河,它贯穿整个滨海县和大半个南河县,并在两个县城穿过,它发源于向天亮的出生地,滨海水库附近,而它的终点有两个,向东汇入大海,向南汇入清河江。

    和两天前跳河的仓皇逃跑不同,这一次的准备工作做得相当充分。

    两套潜水装备,是大博士夏柳送來的,为了安全,夏柳不但兜了个大圈子,先从滨海赶到清河,待了一天之后才驱车折回南河,而且,夏柳经过了易容,乔装打扮以后,才进入处于戒严状态的南河县县城。

    潜泳的速度更慢,到达县委大院边上的那条小河时,整整用了两个小时,当然,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方面警方在城区的河道里加强了巡逻,为了躲开他们,向天亮和邵三河不得不多游点“冤枉路”,还有,为了节省背上的氧气罐里的氧气,两个人游的是那些安全性更为可靠的小河汊。

    在离县委大院还有一百來米的地方,向天亮和邵三河终于冒出了水面,游到了河岸边。

    “哎,我说天亮,咱们一定要通过下水道进去吗?”

    向天亮呵呵的坏笑,“三河兄,咱们这次行动的准则是什么?”

    “不能被发现,不留下一点痕迹。”

    “那你说,咱们能走着进去吗?”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能。”

    向天亮继续坏笑,“要想潜入一个地刻,只有三个选择,地上不行,咱们又不会飞,那就只能从地下钻进去了。”

    “嗯,看來也只能爬臭水沟了。”

    向天亮低声道:“象南河县县委大院这样的新建筑,都有一个完整的排水系统,它的排水管道的最终出口,就在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附近,是在水下的,我们就从那里进入,然后我们应该在县委大院主楼的地下层里出來,那个出口应该在水泵房,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水泵房应该位于地下的第三层。”

    邵三河笑道:“听起來蛮轻松的,然后呢?”

    “然后,我们进从水泵房进入隔壁的风机室,风机室是用來排风的,安装着几个大风扇,晚上沒人上班,排风系统不用工作,所以那几个大风扇应该是沒有转动的,我们穿过那几个大风扇,就到了那条前天晚上我们见过的通风管道的主管道。”

    邵三河惊道:“你是要重走老路,从通风管道再次进入机要室?”

    “一回生二回熟,这熟门熟路的,有什么不好吗?”

    “嗯,狗日的余中豪和狗日的肖剑南,做梦也想不到,咱们会这样杀了个回马枪。”

    向天亮继续说道:“通风管道的最大特点,是它经风扇的工作后,始终保持着干燥的状态,我带了一套手脚专用的吸壁器,我可以利用吸壁器先爬上去,然后我再用绳索把你拉上去。”

    “那就走吧。”

    “当然,你可以留在风机室掩护,我一个进机要室。”

    邵三河低声骂道:“他娘的,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留在风机室,离着机要室十万八千里,这还叫掩护吗?”

    “呵呵……我道歉,我道歉。”

    邵三河又笑道:“再说了,那些善后的活,我不去干谁干,就你那臭德性,要沒我管着,你说不定还会在机要室里写上七个大字:向天亮到此一游。”

    向天亮乐不可支,“呵呵……知我者,三河兄也。”

    邵三河给了向天亮一拳。

    “十二点了,少废话,快干活吧。”

    () ( 官道 /7/742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